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怀孕7

怀孕7

大学就是本市有名的工商管理学府H大,没多久白琴就去学校报道了,开始成为一个本本分分的学生一族了,一转眼,一个多月就过去了。

这天清晨白琴刚起床就觉得胃部一阵阵的不适,当时她还以为是昨晚吃路边小吃吃坏肚子了,并没有太在意。

可是当白琴急了牙膏刷牙的时候觉得恶心冲到抽水马桶上一阵阵干呕,捂着抽搐的胃部大吐特吐之后,她宛若虚脱了一般,揉着坠胀的小腹坐在马桶旁边的地上虚弱的喘息。

“难道真的吃坏肚子了?”白琴呼吸不稳的自言自语。

平喘了一下子,白琴才从地上站起来,简单的漱洗一下就决定去医院。

九月末的天气已经不若盛夏那么炎热了,白琴穿了一条嫩黄色的蕾丝连身裙,外罩一件浅一色的同色针织开衫,就奔去医院了。

“这不是吃坏肚子,而是怀孕了。”医生盯着检验单子,透过老花镜瞥了一眼坐在对面震惊不已的白琴,笔下快速的在病历本上龙飞凤舞的写着字,“成年了吗?你再去做个B超吧。”

医生见白琴略显青涩稚嫩的脸上写满震惊错愕,以为又是一个未成年在青春期没忍住偷尝禁果的无知少女,眼中一闪而过对白琴的鄙夷。

“怀,怀孕?多久了?”白琴紧紧揪着小腹前的裙子,清澈水眸中越聚越拢的是震惊之后后知后觉的强大喜悦。

她以为,她跟楼驭西之间只有那么一晚的交集,却不想缘分这么不可思议,他们之间还会有孩子这长长的永远也剪不断的纽带牵连。

从最初的震惊中回神,白琴对于突入而来的孩子显然是充满惊喜和期待的。

“先去交钱做B超吧。”医生紧抿嘴唇,从白琴呆愣的表情中她以为白琴会不负责任的将孩子打掉,所以心中充满不悦和不屑。

“哦,哦……”白琴拿起医生递过的单子忙起身走出去。

交钱,排队,B超检验,等待……

白琴在俩小时后拿着B超单子重新回到那老医生办公室,“医生……”

“孩子已经四十二天了。”医生结果B超单子看着开口,随即拿起笔公事化冷硬开口,“孩子要吗?如果要做掉的话,未成年人需要监护人的陪同下才可以做。”

“什么跟什么呀。”白琴皱眉,下意识的用手护在小腹上,“孩子是我的宝贝,我当然要。”这可是她跟楼驭西的结晶呢,她高兴都还来不及,怎么会不要呢?“再说了,我已经成年了,也有足够的能力养育我的孩子。”

医生没想到白琴的反应这么大,微微一愣之后认真的看着白琴开口,神情明显软化不少,“那就好,出了医院及时去建档,以后按时到医院做检查,出了门去护士站领一些资料,注意妊娠期营养和休息。”

“好,谢谢医生。”白琴收好自己的东西站起身,双手小心翼翼的护在小腹前,开心的道谢之后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