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怀孕10

怀孕10

安雪拿着文案,整了整仪容,噙着无懈可击的完美笑容走进总监办公室。

“总监,这是你前几天让我做的市场调研,我把数据做了对比统计,这是我赶出来的报告,请您过目。”

安雪说着,就走上前将手中的资料递到张世凯面前的桌上,弯腰低头的瞬间,馨香的发丝不经意拂过张世凯的脸庞。

乍然而至的幽暗香气令埋首工作半天精神处在萎顿状态的张世凯微微一怔,随即绅士般的微微后仰身体以拉开两人之间的尴尬距离。

“好的,谢谢你了,安雪,没想到你效率这么高。”

低头臻首的童安雪用眼角余光观察到了张世凯的动作之后眼中闪过一丝挫败和不甘心,她优雅一笑,“这是我的工作嘛。”

直起身子,安雪后退一步,踩着十公分高跟鞋的她撞了一下张世凯办公椅的脚,顿时身子一歪,失去重心朝旁边栽倒下去。

“小心!”张世凯见情况危急,也没多想,直接伸手去拉安雪。

“啊……”眼见要跌倒,安雪惊的花容失色,双手在空中乱舞乱抓。

十一月的天气已经透着寒气,可安雪只穿了单薄的藕色雪纺连衣裙,露出白皙的藕臂和纤细笔直的小腿,庄重优雅中透着一丝小俏皮小妩媚,将她的优点展露无遗。

“呲啦!”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在空气中浸染的非常清晰。

张世凯出手拉住安雪的裙子腰带,但是很明显纤细点缀用的腰带不堪重荷被拉断,连带着腰际接线缝合处的线头开裂,连衣裙的半边都裂开了,从腰际往下一路到大腿,里面的春色顿时一览无余。

张世凯眼看着安雪要落地了,他伸出另一只手在安雪小蛮腰上一抄搂住,用力往回一拨--

安雪也在慌乱中拉住了张世凯的衬衫一角,顺着力道往回一扑,整个人跌进张世凯的怀里。

安雪的小脸刚好不巧埋进张世凯的裤裆里,惊呼未合上的嘴更是好巧不巧的撞上了张世凯的重要部位。

“嗷!”猛烈的撞击,让脆弱的部位既疼痛又敏感,心中一阵激荡,一阵电流刷遍全身,于是发出痛苦又销魂的叫声。

安雪的脸涨得通红,更令她羞涩的是张世凯那个被撞的尴尬地方正在以为燎原的神奇速度**,害她埋在他双腿间站也不是不站也不是。

张世凯下意识的低头,还没开口,就看见安雪裂开的裙子下一大片令人遐想冲动的美好春光。

转眼白琴离开七个多月了,眼看预产期一天天临近,肚子也越来越大,行动不便的白琴这几天一直窝在租住的小屋,身体越来越笨重了,她也懒得动了。

小家伙在肚子里刚刚闹腾了一阵,才消停,白琴觉得有些困了,便想回房间睡一觉,昨晚胎动的厉害几乎没睡着。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在安静的屋子里听起来很瘆人,手机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白琴快步跑过去拿,这样突兀而急促的铃声莫名的令她觉得心慌。

“喂?”

“琴丫头啊,爸爸这几天身体不舒服住院了,公司里出了点事,你能回家一趟吗?”白宇霆苍老的声音沉沉的,透着无尽的疲惫和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