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听话的女人2

听话的女人2

那一晚,跟夜蔷过招之后,楼驭西离开会馆在回家的路上鬼使神差的进了百货商场,买了一瓶跟夜蔷身上散发着同样香气的香水。

“嗯,好,我马上去擦。”席梦媛讨好般的甜甜一笑,随即起身退出楼驭西的怀抱,走到旁边拿起香水喷洒在手腕,耳后等。

房间里顿时弥漫着一股令人身心愉悦沉醉的淡雅百合香气,楼驭西微微眯起狭长的凤眸,脑海中浮现一张倔强的平凡小脸,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放任她打了自己而没有采取任何回敬举措。

是什么原因,让他愿意放任她的嚣张,她浑身的刺竟让他觉得新奇刺-激。

擦完香水的席梦媛重新腻进楼驭西的怀里,她柔嫩的粉唇轻轻吻上他线条刚毅的侧脸,一路沿下,刻意的避开楼驭西的唇。

熟悉楼驭西的女人都知道,他的禁忌是他的唇,任何女人都不能吻他的唇,要不然会触怒他,引发他滔天的怒火。

轻如蝶翼的吻循序渐进的恰到好处,既不躁进又不过于温吞,这一方面,席梦媛将火候掌握的恰如其分,她深知,楼驭西不喜欢在这方面过于主动的女人。

身体一寸一寸的紧绷起来,楼驭西反被动为主动,席梦媛身上的味道令他有些冲动,有些亢-奋。

轻而易举的将已然沉醉的席梦媛抱起走向床边,扬手轻轻一掷,身穿黑色薄纱长裙的席梦媛就被扔上床,半透明的真丝裙摆散开,姣好无暇的白皙身躯在楼驭西眼前展露无遗。

墨绿色深沉的眸子闪过一抹危险,充蓄着强悍力量的古铜色身子随即覆上去,展开一波猛烈持久的攻击。

月光静静铺洒,房间里的喘息持续了良久良久,直到月光退去才完全停下。

自从那个暧昧不明的晚上过去之后的将近一个礼拜,夜蔷都没有再见到楼驭西,想着那晚被她狠甩一个耳光之后他居然什么都没做就那样转身离去,夜蔷还是觉得听不可思议的。

这太不符合楼驭西一贯的作风了,像他这样的男人,通常是别人敬你一尺,他就回你一丈,狠狠的报复才是他一贯的行事作风。

这天夜蔷接到南宫凛的电话,说是他也来H市了,什么时候有空见上一面。

约定好第二天见一面,夜蔷刚刚收起电话,看着正趴在地上肆意泼墨挥毫的楼墨瞳思忖明天该怎么去见南宫凛,该不该带上这个调皮的小鬼。

“瞳瞳,你在干什么?趴在地上不嫌脏吗?”突然一道略显刺耳的女声打破了满室的宁静,也让陷入沉思的夜蔷回神。

顺着声音来源扭头,夜蔷不期然的对上那一张绝美的脸庞,心神一凛,神经顿时紧绷起来。

这个家的女主人,楼驭西的明媒正娶的妻子白琴终于回来了。

夜蔷下意识的站起身子,一双美眸凌厉的在对方身上打量,想要看穿她。当年楼驭西害死了白宇霆,逼的唐心珠宝破产又并吞并了它,可是白琴最终还是嫁给了楼驭西,这背后是出于什么原因?

如果只是单纯为了孩子,为何又会对瞳瞳不管不顾,不闻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