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袭击3

袭击3

凛冽刺骨的疼痛蔓延,夜蔷抱着瞳瞳一起摔倒。

瞳瞳咬牙闷哼,他不敢哭出声来,怕夜蔷分心会受更多的伤。

脆嫩的膝盖骨撞上地上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发出轻微的咔嚓声,钻心的疼痛令他顿时全身**,布满冷汗。

关键时刻,南宫凛踢动地上的石子踢飞黑衣人手中的刀,锋利的刀落地,在太阳下闪着银晃晃的冷光,让人不寒而栗,刀口还淌着鲜红的血迹。

最后一个黑衣人很快被南宫凛制服了,南宫凛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夜蔷面前,用手按住汩汩流血的伤口,“没事的,我们马上去医院。”

夜蔷眼前发黑,失血过多的后果是身体发冷,颤抖,不断哆嗦的发白唇瓣让她无法开口说一句完整的话出来。

却在触及怀里不断发抖的孩子时,惊呼,“瞳瞳,你怎么了?”

楼墨瞳膝盖撞上了石头,疼的整个人蜷缩在一起,小身子一抖一抖,他咬牙挤出一个字,“疼……”

“哪疼?”夜蔷挣扎着起身要上前检查伤势,心里自责是她没有保护好瞳瞳,这才摔伤了他。

可是楼墨瞳没有回应夜蔷,而是直接痛晕过去了。

夜蔷眼前一黑,一个踉跄再次跌倒,这时一双温暖有力的大掌扶住了她,“别动,你伤的不轻。”

夜蔷昏厥之前皱眉呢喃,“瞳瞳……”

南宫凛无视身后横七竖八躺着哀嚎的黑衣人,直接抱着一大一小上车直奔最近的医院。

楼驭西接到瞳瞳出事的消息时正在开会,因为会议很重要,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反应很冷静,甚至连表情都没有变化一下。

“打电话给白琴,让她去医院。”楼驭西眼睛眨也不眨,直接命令向他禀告这个消息的季天漓。

季天漓颔首,沉默的转身退出会议室,楼驭西继续神情不变主持被打断的会议,各国参加视频会议的出席人届时怔愕不已,楼驭西的冷血令他们震惊,继而胆颤心惊的做着会议报告。

会议一直持续到半夜才结束,楼驭西步出会议室已经是四个小时之后了,一拉开门就看见季天漓神情凝重的侯在门口。

“总裁,我联系了很久,就是联系不上夫人。”季天漓一见楼驭西,就出声禀告。

脚步一顿,楼驭西蹙眉,俊脸一沉,声音如腊月寒风拂面,让人打从脚底冒起一股寒气。“联系不上?”

季天漓顿时感到一阵头皮发麻,背脊寒气入侵,他低下头硬着头皮开口,“是的,我联系不上,夫人的手机未开机。”

楼驭西转身,朝自己的总裁办公室走去,对着跟在身后的季天漓吩咐,“我知道了,你去备车,我马上去医院。”

“好的。”季天漓停下脚步,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出办公区。

楼驭西回到办公室,掏出手机,拨通白琴的另一支电话,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白琴不知道在忙什么,口气微微有些急促。“喂,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