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袭击6

袭击6

楼墨瞳的膝盖重重撞上坚硬的石头,小孩子骨骼比较脆嫩,所以有些骨裂,但是没什么大碍,很快就恢复了,只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就好。

本来还需要留院观察几天,但是考虑到安全问题,楼驭西做出了带着医院的医护人员和医疗器械一起回家。

“总裁,那夜老师呢?”季天漓请示,夜蔷虽然带瞳瞳出门受了伤不对,但是毕竟也是尽全力保护孩子,受了很重的伤到现在还没醒。

楼驭西深不可测的眸子微微一转,脑中想起刚刚看到的一幕,一个儒雅俊秀的出众男人深深款款的守在夜蔷的床边……

墨绿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危险的厉光,楼驭西冷声道,“一并带走!”他才不会给其他男人染指他相中的猎物。

“是的。”季天漓马上转身离开,去着手办理出院的手续。

“为什么要让那个女人回家?都是她,才害得我们瞳瞳受伤的。”听到楼驭西的决定,一旁假装因为瞳瞳的伤势而难过啜泣的安雪马上出声抗议。

“她是我请来的,负责教导和保护瞳瞳。”楼驭西面无表情的开口,眸色暗沉加深,要是安雪有点眼色,那么就应该知道楼驭西已经开始动怒了。

但是她显然没有感觉到,继续尖声反对,“保护?要不是她非要出门跟相好的私会,我们瞳瞳能受伤吗?还有这个女人太嚣张了,她居然敢对我不敬,你请的这是什么佣人。”

楼驭西别过脸去,压抑着不悦冷声开口,“这里是医院,你克制一下自己的声音。还有夜蔷不是佣人,她做错了我自会惩罚她,跟你无关。”

“你……”安雪气的怒不可歇,“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楼夫人,你不要忘了。”

“不该你管的事情就不要多嘴,好好的做你的楼夫人。”楼驭西不愿跟她所说,冷冷的喝斥中透着浓浓的警告。

看看时间差不多,楼驭西抱起还在沉睡的瞳瞳准备离开病房。

安雪却拦在楼驭西面前,用怨愤恼火的眼神瞪着楼驭西高大健硕的身材,“楼夫人?哼,结婚五年,你有真的把我当你的妻子吗?”

楼驭西拨开她,朝着外面走去,他不想再跟这个刻薄虚荣的女人说话。

“等一下……”安雪情急之下,伸手挡住她,略显冰凉的手指轻轻抵住楼驭西精壮的胸膛。

这样的触感并不让人觉得舒服,楼驭西停下,微微挑眉,冷声嘲讽,“怎么?要在这个地方急着想要尽你身为楼夫人的义务吗?”

安雪脸上一烫,快速的缩回手,绝美白皙的脸上一片羞恼的神色,“楼驭西,你不要欺人太甚。”说的好像她跟怨妇一样求着他临-幸,其实她根本不屑他,巴不得他永远不出现才好。

“不是?那就滚开!”楼驭西再一次不留情的错开安雪,抱着瞳瞳走出病房。

被羞辱的安雪站在原地,看着空荡荡的病房,有种想要歇斯底里大吼大叫的冲动,可最终还是克制住了,咬牙切齿的跟了上去。

她绝不会让那种平凡低-贱的女人来动摇她楼夫人的地位的,即便楼驭西轻视她,但是他仍然娶了她,他所给予的身份地位,财富荣耀,这些她都会好好的守住,紧紧握在手中,谁也别想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