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横生醋意8

横生醋意8

白琴表情一冷,不敢苟同道,“我们只是各取所需,楼驭西你不要错把演戏当现实,分不清楚状况。”要不是楼驭西的逼迫,她根本不屑跟这样花心又无情的男人站在一起,扯上任何关系。

白琴带刺的话令楼驭西波澜不惊的俊颜有了一丝裂缝,很显然,白琴刻意的保持距离影响到了他一向冷清无谓的心。

这从头至尾的一幕,通通落在了另一角落里那个清雅俊秀的男人眼中。

楼驭西不再去跟白琴争辩,随着旁边人的招呼,转身投入男人之间的话题,而白琴则再度隐去人群,寻找安静的角落消磨时间。

静谧悠扬的音乐在流淌,白琴坐在昏暗的角落,止不住的哀伤在她白皙精致的脸上流泻。

说好了不再为他伤心,大脑可以如此理智,但是心情怎能做到真正的不伤。

身边传来的笑声似乎跟她隔得很远,似乎周遭的一切都跟她没关系,白琴不断的想着瞳瞳可爱的小脸,童稚却惹人怜爱的言语,只有这样,才能忘记楼驭西带给她的伤害和耻辱。

木然的眼神盯着光影流转的地面,直到盯着一双白色皮鞋发觉视野中这双鞋子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才幡然回神。

白琴一惊,顺着鞋子视线往上,一直对上南宫凛那张带笑的清雅面庞,才轻声惊呼,“凛……”

身体下意识的想要站起来,却看到南宫凛优雅的伸出手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时身体一顿,白琴了然的点头,绝美的脸上绽开一抹释然放松的表情。

“既然觉得不开心,为什么要为难自己?”南宫凛走近,坐在了白琴旁边空着的沙发上,低柔的声音却带着一种穿透人心的力量。

白琴神情黯然,看了一眼南宫凛,无力开口,“如果只是我一个人,我当然能说走就走,可是我还有一个儿子,在他的生命里我已经缺席空白了五年,愧对他的,我想弥补给他,我答应过他,会陪着他保护他,不会再离开他了。”

白琴的话让南宫凛一下子沉默了,他跟楼驭西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白琴不知湮灭与否的爱,还隔着一个楼墨瞳,那个曾经白琴为爱生下的孩子,一个永远无法抹去的爱的证明,同时也证明着他的执着是多么可笑。

白琴见南宫凛沉默,便轻声询问,“凛,你怎么来这里了?”

南宫凛很想告诉白琴,他就是为了她而来,那么冲动,不顾一切的跟来了,想看她好不好,想要带她离开楼驭西,想要保护她,想要……

可是毕竟南宫凛是理智而谦和的,他更不想在什么都没有确定之前就吓到白琴,给她本就烦恼纠结的感情徒增困扰。

压下心中叫嚣的情感,南宫凛脉脉温和一笑,温润坦然的声音中似乎仅仅只有对朋友的那种单纯关心,“你突然失踪了,我当然得跟过来确认一下你们的安全。”

白琴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她并不是迟钝没有感觉,可是如今为爱伤痕累累,心力交瘁的她真的不敢,也没有信心去展开一份新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