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圈套10

圈套10

“你,给我马上滚回家!”楼驭西心中的愤怒已经酝酿成惊涛的骇浪,足以将整个国际酒店淹没,可是越是情绪波动大,他的表面看起来就越冷静淡漠。

对着白琴,以冷厉的命令式口吻说完,他绝然转身,大步离开这个肮脏的,令他想要一切撕裂毁灭的地方。

白琴心头一颤,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楼驭西的不信,他的一次又一次的不信,伤透了她的心。

早就告诉自己,不要再痛,也不要再爱了,鲜血淋漓,痛彻心扉的感觉她真的尝够了。

心冷了,麻木了,可是无论心里怎么安慰建树,真正面对的时候还是觉得痛,觉得曾经的那些爱,那些不顾一切很悲哀,不值。

但是,一次又一次,被这样彻底磨灭的爱恨折磨,终于筋疲力尽,次数多了,竟也麻木了。

白琴捂着心口,那里有看不见的伤口在淌血,钝钝的,不再是那么尖锐了。

有些迷惑,这是不是意味着,她的爱已经在一点一点的收回了?所以被爱而伤的感觉就没那么痛了?

这是不是,也算一个好现象?

“白琴,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是清白的,你别往心里去。”南宫凛看着白琴悲哀的自嘲一笑,终于忍不住心疼的劝慰。

季天漓转头看了一眼已经恢复神智,脸色却开始泛白的南宫凛,淡然指正,“无论你的身子有多正,影子永远是斜的,这是永恒的定理,不要自欺欺人,更不要滥用不恰当的比喻。”

南宫凛转头看了一眼清冷淡然的季天漓,微微抿唇,却没再开口。

不管是不是真理,刚刚药效发作动情的那一刻,他很清楚自己的心,不仅仅是因为被药迷惑,更多的是被情迷惑,被心迷惑。

所以,他真的没办法去理直气壮的反驳季天漓的话。

白琴绝美的脸一黯,不管别人信不信,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还是留着口水暖暖肚子吧。

无论她怎么伤心,或是怎么抗拒,最终还是得听楼驭西的话,滚回家去。

因为,她答应了瞳瞳,会很快回去,回去陪着他。

没再开口,甚至没来得及跟好姐妹秋璐打招呼,她低下头,敛去所有的情绪,匆匆走出套房的大门。

季天漓看着白琴离开了,也跟着一起离开,临走之前还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目光紧紧锁定南宫凛的秋璐。

“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秋璐急于知道,南宫凛怎么会到了酒店跟白琴纠缠在一起,他明明知道她即将会过来,不会那么不自知分寸的。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南宫凛一向温润的眼神一寸寸的冷却,目光透着凌厉,泛着冷意。

秋璐一愣,眼神不解而无辜,但很快明白过来后俏丽明媚的脸一沉,严肃中透着一丝不被相信的受伤,“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在设计你?然后带着楼驭西他们来看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