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幸好有个孩子2

幸好有个孩子2

目睹这一切的季天漓正是进也不是,走也不是。

“唔!”楼驭西吃痛的松手,白琴这一口咬的很厉害,完全不留情,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咬到鼻息间充满血腥味,直到口腔中溢满腥甜的味道才松口。

楼驭西快速抽回手,用力一甩,就将白琴甩在地上。

“砰!”白琴被推倒在地,脑门重重磕在车库的水泥地面,发出一声闷响,撞得白琴眼冒金星,许久都回不了神。

楼驭西站着不动,就那么居高临下的冷漠看着白琴趴在地上,他刚刚不是故意推她,但是出于一种自我保护意识和惯性使然,他在身体受到攻击之下的自然反应,自然也没有控制好力道。

可是地上的白琴一动不动的趴着,显然摔得不轻,而不是作秀赖在地上不愿起来。

白琴,她也不是那种惺惺作态的女人。

“白琴……”楼驭西心里开始有不好的预感,蠕动嘴唇刚想出声,觉察不对劲的季天漓已经快速奔过来蹲在地上将白琴抱起。

楼驭西瞪着季天漓的手,心中有酸涩的情绪在发酵,但是在这种时候却没说什么,眼睛紧张的看着白琴,之前的愤怒和不悦已经消失大半。

“怎么会……”当楼驭西触及白琴前额的那一滩触目惊心的猩红血迹时,愕然的瞪大双眼,话说了一半没有栽继续,而是下意识的紧张走上前从季天漓手中抢过白琴及紧紧抱在怀里。

冰冷的唇贴上白琴受伤的额头,轻柔的刷过,带着后悔和珍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可是这样道歉的话他说不出口,白琴微微睁开眼帘,透过殷红血雾,她冷怒的推开楼驭西的靠近的脸,彻骨的痛让她大脑更为清醒,拒绝他狠狠伤害之后的温柔。

“走开!”沙哑的声音带着受伤的粗嘎,却是决绝厌恶的语气。

楼驭西动作一僵,有一种蚀骨的痛,一下子钻进他的心里,让他一下子失去了面对白琴那带着无声谴责和愤恨目光的勇气。

接过季天漓递上的毛巾,楼驭西轻轻按在白琴淌血的伤口,轻柔却不容反驳道,“按着,我们去医院。”

说完,就抱着白琴走到他的座驾商务车上,关门之际看到季天漓上车,楼驭西微微蹙眉,淡漠命令,“天漓,你开白琴的车先回公司吧。”直觉的,他不想别的男人靠近白琴,对她展现他所不曾展现的关爱。

季天漓上车的动作一顿,斯文清冷的脸闪过了然闪过黯然,最后只是僵硬的问白琴拿了车钥匙下车。

是他逾矩了,有些事他本就不该搀和。

楼驭西一路疾驰,不时的从后视镜里看望白琴的表情和气色,但也没再开口。

到了医院,楼驭西直接找了院长,由院长和最专业的医生全程战战兢兢的接待,看着楼驭西虽然冷漠但言行之间对白琴透露的紧张和爱护,不管是医生还是护士都倍感压力和羡慕。

白琴做完脑cT扫描之后就觉得头晕恶心胸闷,推开楼驭西的扶持想要去厕所,没走几步就捂着心口在医院走廊干呕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