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幸好有个孩子8

幸好有个孩子8

白琴又在医院观察了一天,等医生确认没事才办理出院。

如若不是白琴因为太伤心太失望以至于选择了对楼驭西漠视,那么她一定会发现楼驭西从头到尾眼底流露出的自责和紧张,以及他一举一动都在弥补的温柔。

可惜,白琴并没有看到,或者是看到了却不相信,所以选择无视。

回到庄园,楼驭西甚至默许了白琴搬到瞳瞳房间跟孩子一起睡,没有在强迫什么过分的要求。

一连几天,楼驭西虽然面对白琴是面无表情,但是从他柔和的目光中,白琴还是慢慢的觉察出一种夹杂着后悔和歉疚的意味来。

这天白琴接到秋璐的电话,约她到外面见面,说有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说,并且透露她跟凛即将要回旧金山了。

白琴稍稍迟疑片刻便答应了,听秋璐的语气很欢快,估计跟南宫凛误会解除了,要不然两人也不会一起回去。

刚挂电话就看见楼驭西一身休闲打扮出现在楼梯的拐角,难得见到楼驭西穿的这么休闲,看起来清贵优雅,年轻好几岁的样子,白琴不由的多看了两眼,但也并未主动开口。

楼驭西神色冷峻,但是看着白琴的目光还算柔和,掠过白琴手中的手机,见她不说话便主动淡声发问,“有事?”

白琴点头,淡淡应了声嗯,便准备上楼。

一个下楼,一个上楼,擦身而过的时候,楼驭西回眸看着白琴笔直瘦弱的背影,欲言又止。

他本来挤了几天的时候,准备带着白琴和孩子去马尔代夫散散心,白琴虽然是他名义上法律上承认的妻子,但是却因为他人的假冒顶替并没有跟他一起经历婚礼,虽然现在为了孩子和他的逼迫不得不留在他身边,心中的委屈和愤怒可想而知。

以前他没有意识到,可是现在意识到了,就想要尽力的去弥补。

“哦,对了,我一会儿要出去见朋友。”就在楼驭西收回视线的时候,白琴突然转身开口。此时她已经走上楼梯,站在最上端,用一种平静冷淡的语气通知,犹如高高在上的女王,绝美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见……南宫凛?”楼驭西再度转身,对上白琴无惧坦然的眸子,努力维持的好心情正在流逝。

白琴想了想,便点头,“是。”她是去见秋璐,但是南宫凛也在,所以说去见凛也并没有错,有些东西一旦被破坏,她觉得没有必要再修补,补了也不是原来的了,所以对于楼驭西的误会,她也不想费力解释,误会就误会了吧,已经没有差别。

楼驭西努力克制着情绪,转身下楼,故作无所谓的淡然道,“以后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不要告诉我,我很忙的。”

白琴明眸闪了闪,没再开口,转身去了三楼的音乐多媒体房间,小家伙这时候正在练习弹钢琴。

快中午的时候,白琴带着瞳瞳,自己开车去约定的餐馆了。

餐馆靠近机场,离庄园有些远,白琴到了才知道今天秋璐跟南宫凛就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