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离婚吧6

离婚吧6

“你放心,景学长只是对人冷淡,跟人保持距离罢了,但是他人很好,并不是那种见死不救没有同情心的冷漠医生。”关于这一点,南宫凛不由的着急要扶正景岩希的形象,但是说到最后却是表情有些凝滞的迟疑。

“南宫叔叔,那么瞳瞳真的能再一次恢复完整站起来吗?不是依靠拐杖和假肢?”瞳瞳从头到尾都是静静的聆听,表情由冷淡到专注,再到希冀。

“嗯,一定能的。”南宫凛清雅温润的脸上透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

“凛,可是你似乎在担心什么……”白琴忧虑的开口,她没有忽略南宫凛刚刚在介绍景岩希的时候一闪而逝的迟疑。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南宫凛有些急切,他急急的打断白琴的不安,加重语气坚定的安慰,“你别担心,我迟疑是因为景学长从十年前在太平洋上空因为乘坐的飞机|失|事,连同他的五个好友一起凭空消失了,任是那些超凡绝俗,惊才绝艳的少年背后巨大的财政集团和惊人势力如何寻找,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想不到十年后,他活着回来了。”

“所以,你在怀疑这个消息的可靠性是吗?”白琴直接说出了南宫凛的隐忧,“你担心传递这个消息的人只是遇到了长的相似的人或是故意冒充的人是吗?”

“妈妈?南宫叔叔……”瞳瞳的小脸再度闪过许久不见的慌乱和失望。

南宫凛温润清雅的脸上表情冷峻凝重下来,他思索片刻,“这样,我坐今晚的飞机去埃及,亲自去证实这个消息的可靠性,如果真的是景学长,那么我会带他一起回来的。”

“嗯。”白琴沉重的点头,一颗心也是沉重无比,这个意外的消息带来的希望,却令她忐忑,希望不会一觉醒来不会发现只是梦幻一场。

她不想给了瞳瞳希望,又在瞬间狠狠扼杀。

“那我先回办公室处理一下手头的事情。”南宫凛不再多说,看了一眼有些忐忑不安的瞳瞳,柔声安慰,“瞳瞳,别急,再多等叔叔两天。”

瞳瞳迟疑而紧张的轻轻点头,终究还是双手揪紧了盖住双腿的羊毛毯子,一双无辜又明净的墨绿瞳仁交织着希望和惶恐,“嗯,瞳瞳相信叔叔。”

南宫凛匆匆离开后,白琴开始收拾房间,然后给瞳瞳洗头,喂他吃药。

瞳瞳从妈妈微微颤抖的指尖可以看出,其实妈妈也很紧张很激动,但是她却用沉默来掩饰。

忽然觉得心里酸酸的,又暖暖的,想哭,却流不出眼泪,瞳瞳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奇怪的感觉,看着妈妈故作忙碌的身影,脑海中浮现了这半年来妈妈的陪伴,悉心照顾,清理伤口上药,那些隐忍沉默,那些眼泪悲痛……

心里涌起一种由感动演变的冲动,瞳瞳鼓起勇气对着白琴的背影小声开口,“妈妈,你带我去写生吧,我忽然很想画小树林旁边的湖泊。”

白琴忙碌的动作一顿,随即快速转过身看着瞳瞳,惊讶中带着隐隐的激动,“瞳瞳,你真的愿意?”

瞳瞳重重点头,“妈妈带我出去透透气吧。”

白琴忽然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但是她很快控制住眼眶中泛起的湿意,欣慰笑着,“好,妈妈这就去给你拿画画用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