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离婚吧8

离婚吧8

白琴听着秋璐沙哑粗嘎的嗓音眉头皱着更深了,“你到底怎么了?”若是没事,也不会特体这样来找她了。

“刚刚回来,看到你跟瞳瞳出来,就跟过来了,想找你说说话。”秋璐解释,却有些苍白,欲盖弥彰的味道。

白琴皱眉听着,静静的等在她的下文。

“刚刚见了凛,他为了你,又抛下那么一大堆紧急的正事要去埃及。”

“我劝了几句,就被他喝斥了,心情真的很难平静,我是为了他好。”

“可是他说瞳瞳的事情最大,他要找到神医来重塑瞳瞳的骨骼……”

“我们吵架了,可是我却愚蠢的在吵完之后忍不住向他表白。”

“不用猜也知道,他肯定拒绝我了,还是那样坚定决绝的拒绝,丝毫不给我想象和希望的空间。我暗恋了他这么多年,终于也成空了。”秋璐脸上笑着,看在白琴眼里却是那么苦涩和无奈。

“对不起,我说过不会造成你们之间的困扰,可是现在还是……”白琴道歉,虽然不觉得自己错了,但是她深刻的明白那种爱而不得,被爱而伤的滋味。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太执着于不属于我的东西,是我看不清楚现实。”秋璐快速而急切的打断白琴的话,双手挥着,有些慌乱和不知所措。

白琴看着她鼻头红红,憔悴落寞,想哭却强忍着的样子有些不舍,如果不是为了瞳瞳,或许她真的不会回到这里来,造成任何人之间的阻碍和不快。

“璐璐,难过的话就哭出来,如果恨我怨我,也可以打骂我一顿出气,我知道,虽然不是我意愿,但还是在无形中伤害了你。可是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跟凛……”白琴心口似乎被秋璐惨然的笑堵住了,窒闷难受。

“说什么呢,我说过,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就算凛跟你在一起,我也会……祝福你们的。”秋璐佯怒,却安慰的异常艰涩。

“璐璐,你这又是何苦呢……”白琴叹息,伸手轻轻抱住了秋璐单薄了许多的身体。

而另一端,瞳瞳对于白琴的离开似乎毫无所察,趴在画架前,动作娴熟,如行云流水的将面前的景致印入画纸上。

沉浸在浑然忘我的意境中,墨绿色清透的眸子熠熠生辉,眼波是不是快速掠过湖泊对面岸边的那株开着黄|色花朵的美人蕉,快速在画纸上画着。

直到,视线里出现一张犹如芭比娃娃精致可爱的娇憨笑脸,瞳瞳才动作一顿,眼神紧张的看着已经俏生生站在面前小女娃,粉雕玉琢的脸上笑意吟吟,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正好奇的打量着他,以及面前的画。

瞳瞳神经顿时紧绷起来,他手中的画笔脱落掉地,双手下意识的抓紧盖着双腿的毯子。

“大哥哥,你会画画呀,画的真像,真好看,你真是太了不起了。”小女孩也不认生,主动弯腰拾起地上的画笔递还到瞳瞳面前,眉眼笑的弯弯的,煞是可爱。

瞳瞳的手指抓着毯子,指尖已经隐隐发白,他瞪着眼前不请自来的小女孩,没有开口也没有去接她手中的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