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她要结婚了10

她要结婚了10

南宫凛这才放下心来,他小心的揣度着白琴的表情开口,“婚礼筹备的差不多了,但是因为答应你等瞳瞳情况稳定一些再议,所以我们要结婚的事我没有对外公布,婚礼也是暗中筹备的。你看,我要不要发一篇新闻稿,同时也通知雪影的人三天后回来参加婚礼?”

白琴静默片刻,轻轻开口,“我们要结婚的事情秋璐知道吗?”

南宫凛摇头,“我虽然没亲口对她证实,不过从她的反应,她应该能猜到七八分,所以这段时间都跟我保持不疏不近上下级关系。”

“嗯,那就照你的意思去办吧,我没什么意见。”白琴淡淡开口,从表情上看不出喜怒,更看不出即将成为新嫁娘的娇羞。

南宫凛始终温和的说道,“那你休息一下,我下去准备了。”说完,上前轻拥一下白琴,又很快退开,转身离开房间。

心中却失落叹息,他没有忽略刚刚他上前拥抱她时瞬间的僵硬,更没有忽略她的隐藏的压抑和抗拒,终究是他乘人之危,是他强求。

可是他不后悔,如果说利用自己的伤情来留住白琴是他的自私,那么请允许他这辈子唯一的一次自私。

是的,这件事用自私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两个多月前雪影内部的那场混乱,要不是楼驭西救了花随风,并且出力解救,那场混乱不可能伤亡这么小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平息。更严重的,只怕雪影的内乱至今都没能结束,又或者整个雪影组织已经落入奥格和极夜之手了。

从花随风口中得知实情的那一刻起,他就清醒的意识到,他要失去白琴了。从前他可以无私付出,可以骄傲的说他比楼驭西更倾力照顾他们母子。可是从楼驭西出手帮了雪影帮了他开始,他就知道,他不如他,他欠了他,他也失去了拥有他们母子的机会。

尤其他受伤毁了容,毁了身子伤了尊严,他失去了身为一个男人的资本,所以变的消极自卑,他开始自暴自弃,看着外公昏迷不醒,他甚至恶劣的想为什么躺在那里的人不是他。

直到白琴回来,不管她是同情还是爱情,愿意留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贪恋不已,所以做了这辈子最自私无耻的一个决定。

他要留住白琴。

就算自私一回,他也要留住白琴。

可是现在,他不禁扪心自问,到底做的对不对,留得住她的人,却留不住她的心啊。

三个小时后

花随风皱眉听着南宫凛发布的最新新闻稿,沉声开口,“去,把这则消息通知楼驭西。”

“是!”属下很快下去,但是很快又折回,一脸的着急为难,“老大,楼总的手机打不通,就连季特助也联系不上。”

花随风虽然是雪影的副首领,但是从前一部分跟着他的人都习惯叫他老大。

花随风眉心高高隆起,拧成一个死结,沉默许久才道,“晚上再联系。”如果他没料错,此刻楼驭西跟季天漓应该在飞往英国伦敦的飞机上,暂停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