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囚禁7

囚禁7

很快,楼驭西昏过去,重重的倒在洒满试管玻璃碎片的地面。

“好好看住他。”极夜冷哼,没再看楼驭西一眼就离开混乱的实验室。

楼驭西一直昏睡到第二天上午,蓦地睁开双眼,一双深沉的墨绿色眼眸此刻大睁,眼眶布满血丝,一阵诡异的红光闪过,身体的血管里有急速的东西在涌动,肌肉一阵阵膨胀,**。

“啊……”楼驭西浑身抽搐,最后一声凄厉惨叫,整个人发狂般的挣脱锁链,砸碎实验室的玻璃直接逃出禁闭室。

一阵阵急促的警报声响起,“快,快,研究对象发狂了,砸破玻璃要逃走了……”

实验室一片慌乱,楼驭西森冷嗜血的看着不断涌来的人。

“快,抓住他,要是后续不持续注射魅幻二号,他活不过一个月的。”研究人员大喊。

楼驭西力大无穷,手臂一挥就能甩开三五个大汉,很快就将所有打趴下,极夜躲在一旁看着,任由楼驭西逃走。

看着满地的狼藉,极夜突然冷冷一笑,魅幻二号是一种控制神经和意识的病毒,深入脑髓之后能够控制支配人的意识。

只要他合理利用,毁了婚礼,毁了南宫凛,甚至毁了整个雪影组织都不是问题。

白琴听了楼驭西蛮不讲理的话顿时没了胃口,心情说不出的抑郁,难道这辈子只为他高兴就得被囚禁在这个屋子里?

虽然已经饿了两天一夜,身体也几多不适,白琴没再跟楼驭西辩论,因为那等同于鸡同鸭讲,不会有结果。于是表情淡漠的放下筷子,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楼驭西气结,他狠狠的甩掉筷子,这一次用尽了全力,筷子摔得老远,最后在角落了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他忙了大半天为她准备了一桌子的菜,不就是想跟她心平静气的吃顿饭好好谈谈吗?这女人居然不领情,真是太过分了,他都没怪她想嫁给南宫凛了,她还在那置什么气啊?

看着一桌子用心做的菜静静的摆在桌上,无人欣赏,楼驭西墨绿色的眸子闪过一丝妖冶的红,脑子里一阵阵不可抑制的刺痛传来,楼驭西终于忍不住扬手把桌上一桌子的菜一股脑的包在桌布里,连盘带菜的扔进垃圾桶里。

不吃算了,大家都不要吃了,看你一会儿饿肚子。

看着餐桌上到处是汤菜残羹,就连餐桌旁的地板也不能幸免,狼藉万分,楼驭西冷冷一哼,便踩着重重的步子上楼了。

经过主卧的时候发现房门紧闭,他不用试也知道,肯定被反锁了,楼驭西又是一哼,直接越过主卧朝着书房走去。

白琴看着凌乱大**的血迹斑斑忽然觉得心烦意乱,他明明受伤了,昨晚还那么疯狂。今天他还未自己做饭,偏偏自己不领情,要是以前的自己,会觉得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可是,他们之间隔着上一代的恩仇,是他们永远垮不过去沟鸿。

用力的扯掉床单,从衣橱里找到一套新的床单被面,白琴换了上去,坐在**微微喘息。

经过这么一运动,饥饿的感觉更加明显了。

肚子瘪瘪,咕噜咕噜的声音不时从肚子里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