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大结局1

大结局1

在她心里,宁愿当做楼驭西到了海的另一头,或者去了另一个不知名的空间,至少心里寄有希望,至少在没有见到楼驭西的尸首之前,她是不会承认楼驭西的死亡的。

当年楼驭西死后,白琴也依稀的零零星星的从季天漓和卓立青那里得知楼驭西被极夜抓走注射了一种叫做魅幻二号的神经病毒,活不过一个月,再加上后来他吞枪自杀,坠入大海……其实根本没有存活的希望。

可是白琴不信,死也不信,只要没见着楼驭西的尸首,她是不会承认他的死亡的。

“妈咪,爹地还会回来吗?”瞳瞳如今已出具少年人的雏形,眉宇间隐隐的英气,冷静淡漠的气质,尤其是那一双墨绿色的眸子,总让白琴有一种在看楼驭西的错觉。

“姑且这么相信着吧。”静了片刻,白琴才轻轻的叹息。

这两年,她的外表虽然看不出什么变化,可是心已经老了,寂寥了,对于生活再也没有期待和憧憬。

“那……圣岸集团呢?”瞳瞳问,“前两天季叔叔又打电话给我了,说让我劝你回去总公司坐镇。”

这两年都是季天漓在打理楼驭西的事业,当初楼驭西跟律师交待过,等他死后,他所有的动产不动产全部转增白琴名下,可是白琴不接受。

她不想去管楼驭西的事业,要是哪一天出现困难了,楼驭西一定不会任他一手打下的王国毁掉出出现的。所以她撒手不管,圣岸一旦出现危机,楼驭西肯定会回来的,她要相信楼驭西没死,如果连她也放弃了,楼驭西就真的永远消失了。

“就当季天漓管着吧。”白琴淡淡的看着看起平静的海面。

这样,至少还有希望,虽然……只有千万分之一的渺茫希望。

可是,这一丁点微薄的希望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妈咪,我们回去吧,天快黑了。”徒步走到山崖边也需费一些时间和精力,车子停在公路尽头,开不进石子路。

“嗯,走吧。”再一次留恋的看了一眼夕阳下沉静的大海,白琴牵着瞳瞳一起往回走。

坐了当夜的飞机,直飞德国柏林,这两年白琴带着瞳瞳一直住在柏林郊区,每隔两个月景岩希都会过来为瞳瞳的腿做检查,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现瞳瞳重组的双腿有异变的可能,景岩希说瞳瞳的双腿情况比他当初想象的要好,但是还是不能大意,一旦觉得不舒服要马上联系他。

回到柏林郊外暂居的公寓时已近天亮,白琴替瞳瞳简单的准备早餐就让他吃过去休息了,自己则一点睡意都没有。

都两年了,若是楼驭西还活着,不论他受了多大的伤,断手断脚也该爬回来了。

可是,他没回来。

心头上百种念头和情绪充斥着,白琴直觉的胸口闷闷的,烦躁的很。一个人坐在客厅,打开了电视机,因为怕吵着瞳瞳音量开得很小,是一个国际新闻频道,白琴平时并不看这种新闻便起身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

正准备转台,忽然画面切换出现一张熟悉的脸……

按着遥控器的手一顿,这是一则社会新闻,可是因为其背景影响,在全世界直播。

画面中是一个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女人,那个女人有着一张非常美丽的熟悉脸庞,即便她戴着大大的墨镜,白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是童安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