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大结局3

大结局3

当天下午,白琴给瞳瞳做了简单的午餐,收拾了必备的药品和简单衣物就坐飞机去了华盛顿。

卓立青已经派人等在那里了,一路上卓立青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白琴,原来童安雪贪婪的想要独吞楼驭西的产业,不知从哪得知楼驭西中病毒吞枪坠海的消息,知道生还无望,尤其见白琴没带瞳瞳出现,便认定白琴跟着楼驭西一起死了,于是两年一到便以楼驭西前妻的身份申请死亡申请书,等法院确认,她就可以凭着那张脸坐收渔人之利,季天漓已经被他们软禁了。

如今新闻也发布了,就等法院的裁判了,毕竟楼驭西给律师的遗嘱也是将一切留给白琴,没人会怀疑安雪的那张脸。

想不到白琴的不争,居然给了童安雪这么大的一个空子。

“现在我需要做什么?”白琴冷静的问。

“我因为黑道的背景不能直接出现,不过你放心政府那边我已经疏通好,童安雪的真实身份,包括她的整容手术术我都拿到了,三天后会有一场举世瞩目的记者会,到时候你只要拿到法院的判书出现拆穿她就可以了,这三天内我会让你把天漓救出来。”

“嗯,我知道了。”白琴摸着乖巧安静的瞳瞳的脑袋轻声点头,“谢谢你。”

白琴和瞳瞳被安顿在圣岸集团不远的五星酒店里,白琴给瞳瞳的双腿按摩完之后就让他吃了药去洗澡。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隔着一道门声音并不大,但是在寂静的夜里还是听的很清楚。

白琴临窗而立,站在二十六层俯瞰华盛顿的夜景,看着七彩流光的霓虹灯在冰冷的夜绽放,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孤独。

“楼驭西,圣岸出现危机,为什么你还是不出现?”轻轻的,细碎的,仿若喃喃自语。

浴室的水声停下,瞳瞳裹着酒店宽大的浴袍走出来,小小的身体缩在大大的浴袍中,袖子太长手都伸不出来,下摆拖地,几乎没走两步就要才一下浴袍下摆。

“妈咪,我忘了拿衣服进去了。”瞳瞳慢慢的走向白琴。

白琴回神,看到瞳瞳湿漉漉的头发,马上去浴室拿了一块毛巾,温柔的替瞳瞳踩着湿发,“冷吗?怎么把头发都洗了?”

瞳瞳坐着,享受着妈妈的温柔,舒服的靠在白琴怀里,微微的眯上眼,许久才合着眼轻轻开口,“妈咪,等过两天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我们能去旧金山看看妹妹吗?我有两个月没见她了。”

白琴擦头发的手一顿,随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轻轻的应了声,“嗯。”

是了,那将近一个月的霸宠欢好,楼驭西给她一个女儿,如今也已经十五个月大了。

这也是当初白琴走出那间关闭心灵的房间的一个原因之一,小女娃也很可爱,取名楼夜念,小名念念。小念念眼睛是黑色的,更像白琴多一点,除了鼻子和嘴巴,已经偶尔皱眉瞪人的神态像极了楼驭西,其他都长的像白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