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大结局7

大结局7

大家都没有防到这一招,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白琴身体一僵,眼看着刀子刺过来,她手忙脚乱的躲闪,堪堪避过,手臂上的衣服划破,幸亏是冬天,穿的比较厚才没有受伤。

记者们不断的惊叫,也有人不断的拍着照片,把安雪疯狂砍杀的一幕记录下来。

一瞬间,会议厅乱了。

一直很安静的张世凯突然起身,想要趁乱逃走,却被卓立青拦下。

安雪见一刀不中,又红着眼发疯的刺向白琴,因为现场混乱,大家都怕被误伤,所以不断的躲着,挤着,卓立青带来的保镖们被冲散在人群里,一时间走不过来。

白琴只能自救,她不断的闪身避过安雪疯狂挥来的刀子,被人挤推着,也不方便施展手脚自卫。

忽然一声惨叫,一位律师无辜的被刺中肩膀,鲜红的血汩汩涌出。

白琴顿时怒了,她停下,双目凌厉的盯着拔出刀子再度冲过来的安雪,准备一击即中夺下安雪的刀子。

“哐啷!”一声巨响,巨大的落地窗被一个黑影撞碎,众人还在震惊有人能撞碎钢化玻璃的同时也被飞溅而来的玻璃所伤。

白琴愣愣的看着那个急速奔来护住她的人,看着那张每晚梦中都会出现的英俊脸庞,墨绿色的眸子绽放出冷沉的光芒。

“楼驭西……”眼泪一闪,白琴停下动作,失神的喃喃自语。

楼驭西……他没有死……

白琴完全失去了反应,她的眼中只看的到楼驭西,她的耳朵嗡嗡作响,其他人全都成了背景

白琴静静的站着,周围的嘈杂似乎与她不相干,她的目光只追随着楼驭西的动作。

看着他瞬间夺走安雪手中的刀,看着安雪惊恐的尖叫,看着安雪的脸被楼驭西毫不留情的划花,看着安雪挣扎的时候被楼驭西刺中小腹,看着安雪倒在血泊中,左眼被碎玻璃扎伤。

“啊,死人啦……”不知道是谁惊天惨叫一声,人群开始惊恐的朝门口涌去。

可是白琴只是失神的站着,看着站在一步一摇的楼驭西,那么冷漠的看着安雪痛苦在血泊中挣扎,那么的……英俊冷硬。

白琴想要大声尖叫,可是她喉咙似乎被堵住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视线也一点一点的模糊。白琴生怕一切只是自己思念过身的幻觉,她猛的抬手用力的揉着眼睛,想要更清楚的看清他。

楼驭西站着,看着白琴,眼睛里闪过各种情绪,迷茫、不解、恍惚、痛苦、种种一掠而过,最后只剩下全然的陌生。

白琴只觉得心脏深处有个地方酸酸的,软软的,她看着楼驭西用那种陌生的眼光看着自己,心痛的厉害。

“砰!”一声巨响再度传来。

白琴的注意力被巨响吸引,却发现张世凯被卓立青推开的同时又被几个挤着推搡的记者给绊倒,人已经逼到窗口,脚下踩到血泊里的童安雪,整个人失去重心摔向那个早已失去玻璃的空荡荡的窗口。

“啊……”极度恐惧下的尖叫,让人听得一阵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