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大结局9新文来袭

大结局9(新文来袭)

看着楼驭西沉睡的俊颜,白琴心痛的落泪,这两年,他到底是吃了多少的苦啊。

不过楼驭西以前被强行注射的魅幻二号似乎消失了,医生诊断楼驭西可能是在吃了许多海中的生物,所以身体里有一些毒素沉淀,不过这些都是可以治好的,注射一些血清蛋白就能过滤血液中的毒素,身体休养一段时间就会好的。只不过脑中的那颗子弹有些麻烦,压着记忆神经,动手术拿出来风险太大,稍有不慎就会危及生命,但是留在脑子时间长了也会有麻烦。

白琴不敢冒险,就想等等再说,先把他的身体养好。

关于楼驭西体内的魅幻二号,这两年也有生物学家研究,已经不是什么可怕的病毒了,在海水的浮游生物中有一种酵素可以抑制吞噬这种病毒。当初楼驭西中枪坠海,歪打正着就被海水冲洗中和了体内的魅幻二号。

当初楼驭西在跟南宫凛打斗中手手伤,开枪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力气了,至于有了偏差,却又避开了要害,没有死亡,只是坠海后昏厥了。

根据医生的分析判断,卓立青简直叹为观止,直说楼驭西命不该绝。

怕克制不住楼驭西,镇定剂的份量很大,楼驭西整晚都安安静静的躺在**。

白琴坐在床边陪着,出神的看着他,房间外走廊上的灯光照进幽黑的房间,添了一丝淡淡的光晕,虽不明亮,却足以让白琴看清楼驭西的表情。

白琴贪恋的盯着楼驭西那张久违的俊脸细细的看着,仿佛永远也看不够似的,只想就这么看下去,看一辈子,把他所有细微的表情和轮廓都镌刻进心里。

他就这么真真切切的躺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不再是梦里遥远的距离,朦胧的影象。

轻轻的,几不可闻的叹息,“你终于又回到我的身边了……”

“知道吗,我爱了你二十年了,我努力的爱了二十年,才能这么心无旁骛的靠你这么近。”

“楼驭西,快点好起来吧,我爱你……”

“接下去的日子我会一直陪着你,楼驭西……不要再丢下我了。”

“楼驭西,爸爸没有害楼伯伯楼伯母,我们之间没有仇恨……”

“楼驭西,下半辈子,我们之间只有爱,可好?”

朦胧的光线下,女人细细柔柔的说着话,呢喃着,镌刻成世间最深情不悔的永恒。

病房门外,瞳瞳依靠着门坐着,脸上挂着泪水,却无声的笑着,笑的那样开心,那样满足,那样的幸福。

从今天开始,爹地回来了,他有妈咪,也有爹地了。

把妹妹接回来,他们就一家团聚了。

“爹地,瞳瞳也好想你。”瞳瞳背靠着门,心里无声的重复着这句话,一遍又一遍。

晨曦的光透过窗户洒进病房,楼驭西一睁开眼就看见旁边坐着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子,欣喜的看着他睁开眼。

“你醒了?饿不饿?”

莫名的熟悉感和幸福感顿时笼罩着他,让他静静的躺着,沉淀了所有的浮躁和不安。

看着楼驭西眼中的陌生和不解,白琴忽略掉那些涩涩的酸痛,她咧开大大的笑容,“我是你老婆,欢迎你回家,楼驭西。”

没关系,他忘记了,只要她还记得就好。

从今天起,她会让他一点一滴的记起来的。

从卓立青那里反馈回来的消息,张世凯从九十八坠下,脑浆迸裂,当场死亡。而童安雪左眼球被碎玻璃刺中失去光明,小腹被刺中伤了子宫,永远的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而容貌被毁因为整|容过度再也无法修复的她半夜看到自己的鬼样子终于疯了,被拘留在华盛顿的特殊精神病院了,这里关着的都是有犯罪前科的精神病人。

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时候到了,自然会报。

楼驭西待在医院里这半个月,白琴事必躬亲,事无巨细的照顾着楼驭西,让他暴躁不安的情绪一点一滴的稳定下来。

等到景岩希的到来,这个神经外科和脑科的天才医生又一次展现了他非凡的医学才华,将楼驭西脑子里滞留两年的子弹取了出来。

留院观察了一周,身体没有大碍之后就出院了。

白琴带着楼驭西和瞳瞳去了雪影古堡,去接他们的宝贝女儿。

楼夜念,念念,念念,终于把爹地念回来了。

然后一家三口回了A市,楼驭西圣岸庄园休养,公司由季天漓和白琴打理,瞳瞳去上学了,念念陪着楼驭西。楼驭西很喜欢这个长得像白琴的女儿,而念念也神奇的很依赖这个才刚认识不久的爹地。

楼驭西慢慢的能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有想不明白,白琴也会耐心的讲给他听。

日子一天天过去,生活更加的和谐,以往的那些伤害似乎也在离他们渐渐远去。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