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5章 寻找清夜(2)

第十五章 寻找清夜(2)

待回过神来,不得不惊叹,这是怎样一张倾城容颜,又是怎样一个清华如水的人儿。

黛眉颦蹙,明眸皓齿,香腮似雪,玉容琼资……

未施脂粉,却嫌脂粉会污了仙容,未点朱唇,却嫌丹朱不如她的唇红。

一身云白色的罗裙,不华丽,无点缀,没有配饰,只有两条裙带随着微风轻轻飘摆,未经挽起的三千青丝如一匹锦缎,随风飘扬。

她就那么翩翩而过,午后明媚的阳光倾洒在她的身上,一袭白衣便镀上了灿灿金光,轻骑玉龙雪马一闪而过,似乎万千的景色都成为了她的陪衬。

一身清冷淡漠,却掩不住她身上的素雅光环。

那光华不强烈,却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忽视不了。

这样的女子,如出水芙蓉,又似天山雪莲,坠落尘世中,似乎多看一眼,都是对她的亵渎,但偏偏管不住自己的目光。

须臾,众人才惊醒,转眸看向城门外,或许,这只是一场梦。

两匹玉龙雪马在并驾疾驰下,恍若一体,默契度竟如此完美?!

叶若维并不看马,单听马蹄声便知两匹马的速度不相上下。纵汗血宝马也不恐不敌这一双绝世宝马。

蓦然想到君屏幽,想不到,那个男人对她倒是真心的大方!

阳光透过城西外的竹林隐隐约约的射来,投下斑驳的暗影,射在叶若维洁白如云的白衣上,落下星星点点。

骏马飞驰而过,两边的竹子只虚晃两下,犹如清风徐过。清新的竹叶味道流窜在她鼻息之间,身下宝马几乎要与这片竹林融为一体。

叶若维缓缓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这一路清幽的惬意,四下静谧的只能听见脚下的马蹄声伴随着风声,还有竹林里清脆悦耳的鸟叫声……

只是,刚闭上眼睛,便听到竹林里簌簌叶子摩擦的声音,并不似鸟儿能引起的动静,难道,有人?!

轻身跃下,只轻轻一拍马背,两匹玉龙雪马便恍若卸下了全身的戒备,俯身无比优雅的咀嚼起了竹叶。

叶若维随后寒着脸向林子里走去……

静静的观察了片刻,叶若维嘴角微勾,对着竹子顶端扯出一抹淡漠的笑,眸光扫了一眼无声飘落在周身的竹叶。若是利器,恐怕她早已没命!

竹子顶端是一名男子,一身黑衣修长秀雅,慵懒的躺在这片茂密竹林梢端的竹叶之上,甚是惬意。

忽然,身上的白玉剑忽然一动,周身的竹叶便如天女散花般倾洒而下,但是速度并不快,而是缓缓的落在叶若维的身侧。

自然是看到了叶若维那张倾城绝色沉鱼落雁的容颜,微微一怔。

也只是一怔,立刻反应过来并不是有人要偷袭他,所以即刻收回了内力,任竹叶如花瓣倾洒而下。

随即目光看向叶若维淡漠清寒的眉眼,那周身凉薄的气息似乎将她隔绝与尘世之外,但是却偏偏与这林间的寒凉之气如此相配。

结合绝色的容颜和周身清华的气质于一身,处在尘世中,却脱离尘世之外。

男子凤眸微微眯起,天澈还有如此女子么?

叶若维同样打量着男子的装束,只见他一身黑色锦缎长袍,俊逸秀雅的身影飘然于林间,片片竹叶遮住了他的容颜,看不清他的眉目,只是依稀看到一双堪比白玉还通透堪比凝脂的手。

单凭这些,也感觉的出,那一定是个秀雅雍容,翩翩卓然的人。

他身侧恍若有什么正在发光,凝视良久,竟是一柄犹似白玉材质铸造的宝剑,发出的淡淡白光,清冷中透着柔和,与周遭的气息格格不入,一如他的人!

眸光微微眯起,叶若维对上那道视线,用同样的眼光透视回去。

想不到这城西的野竹林,竟也隐匿着如此人物!

突然接收到叶若维同样透视的视线,男子似是一怔,随即讶异的看着叶若维,她居然不畏惧自己?

两道目光相撞,似是在林间竖起了一道屏障,周身一切万物冷凝。

须臾,叶若维蹙眉,眸光乍然清冷如冰。眉眼似是染上了一层冰霜,周身如利剑刺去,看不清男子容颜,亦分不清是敌是友,焦躁之下,只能警告他别妨碍自己。

男子微微一顿,比刚刚更讶然的看着叶若维周身凝聚的杀气,几乎是一瞬间,就向自己袭来,那种感觉,就像是汹涌无比的潮水,顷刻间能将自己淹没。

与之对应的是她的冰寒颜色,四周恍若拔地而起万丈玄冰。不由得缓缓摇头,哑然失笑。

真没想到自己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招来这么大的杀气。

这女子,还真是特别!

大抵是听到男子清越低润的笑声,叶若维也随之一顿,尽管依旧看不清他的容颜,但是那秀逸的身子微微抖动了两下,她蓦然肯定,他一定在笑!

秀眉紧蹙,随即收回了冷意,不管如何,可以确定他并无阻挠之意了。

转身就往竹林外的小路走去,转而脚步一顿,回身看向男子,“阁下久居于此,方才是小女子失礼了,试问阁下可否看到一名身着墨绿色锦袍的男子经过此地?”

事到如今,叶若维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不管有没有看到,她都要确定一下。

“哈哈哈,是在下失礼在先,姑娘不介意才好,”男子话落,眼眸轻扫西侧竹林一眼,淡然道:“姑娘若是信在下,尽管向西再行十里,那里有一座寺庙,名曰清泉,到了那儿自会有你想要找的人!”

“多谢!”话音未落,叶若维便飞身上马,一路向西而去。

动作之果决,堪比英豪。

“呵呵……”男子看着两匹玉龙雪马消失而去的方向,低低的笑了起来,似乎甚是愉悦。

“公子,您?…您笑了!”不多时,一名书童模样的清俊少年从云端飞落,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家主子脸上的笑容,那时发自真心的笑容。

不由感慨,主子的笑容真好看,自己都快记不起是有多少年主子没有如此笑过了。

“嗯!”男子点点头,收了笑意,足尖只轻轻一点,便无声无息的飘落至地面,正好落在少年身侧,低润开口:“隐月!去查查那名女子是谁?”

“是!”书童模样的人立即应声,瞬间消失了身影,如出现一般,无声无息。

男子继续驻足,饶有兴味的看着手中的白玉剑,缓缓道:“你也觉得她很特别,是不是?”

白玉宝剑在一瞬间倾洒出月光之色,片片荧光映照在他白皙的手上,转而又随之往上,逐渐映照出一副欺霜赛雪的容颜,是一张精致俊美到无可挑剔的脸。

美如冠玉,淡眉秀雅,鼻梁高挺,唇形绝美,脸庞白皙,棱角分明如鬼斧神工之下的不朽雕刻,如梦如幻,但更令人惊愕的不是他的五官,而是他整个人的气质。

那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美,高贵与优雅,风华与飘逸,同时又结合了着装的深沉和内敛,阴郁和深邃……

整个人由内到外,焕发着一股子无法用言语描述的仙气,不似天人,胜似天人,因此,他的五官较之这天界之气,便成了其次。

这么一副好的皮囊之下,他就那么悠闲而慵懒的躺在林间睡午觉,无论从哪个角度看,

他都是一个俊美非凡,风姿卓悦的翩翩浊世佳公子。

端的是皎若秋月,灼灼其华!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