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9章 一语惊人

第十九章 一语惊人

叶若维心下一沉,想着这男人着实够狠,果然当之无愧一国君主。

君清夜的眸光似乎也沉了一分,美眸一顺不顺的看着皇上,看似是被捏中了软肋。

君屏幽神色微动,嘴角牵起一抹难测莫名的冷笑,依然安静站在一侧等待下文。

其余人则都不敢有任何举动,都期盼能赶快结束,太煎熬了。

这话说的可真冠冕堂皇的,叶若维一时间分不清真假,更分不清楚太后到底安得什么心,明面上赞许清夜的眼光,暗地里又让平日里最不待见的皇上来找清夜,摆明了是不想看到自己和清夜搅在一起。

总之,这宫里的人事儿复杂的很,她懒得去理会。

想到这里,叶若维暗暗头疼,转而低下头,忽然注意到从刚刚就一直跪在地上的宛若,那瘦小孱弱的身影跪在地上恐惧死寂莫名。

哪里还有刚刚来时的朝气?才十二三岁,正是如花的年纪,她移开眼睛,漫不经心的道:“起来吧。”

宛若似乎没料到娘娘突然绕了她,顿时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叶若维,死寂一般的目光破碎出了一丝光亮。

“慢着!这贱婢刚刚所言是否属实?”皇上忽然低沉开口。

叶若维依旧无视,瞳仁一寸寸收缩,忽然想到宛若是这个身体的贴身婢女,那个人骂她贱婢,不就是间接着骂自己么?

既是辱骂,她有何理由接受?

“怀柔,回朕的话?!”君冥皓似是没想到他一番言语之后,怀柔竟异常的平静,比上次还要平静,这一次,干脆直接无视自己。

“皇上既然如此清楚皇后的为人,何须对一个贱婢的话挂齿?”一旁矗立许久的君屏幽终于开口,声音清润,不见丝毫情绪,但话语一出,众人面色顿时一白。

幽亲王这话摆明了是在嘲讽皇上心虚。

但都不敢对幽亲王有何意见,毕竟,那可是先皇最宠爱的皇子,地位远在皇上之上,一想到幽亲王五年不在皇城,如何一回京便直奔怀妃娘娘而去,如今更是为了怀妃,冲撞皇上,难不成也随夜亲王,看到怀妃娘娘转性了?

叶若维一愣,似乎没料到刚刚还一直隐在暗处置若未闻的人会突然站出来替她说话,一时间,内心有些复杂。

皇上闻言,面色一僵,眸光刹那汇聚上一丝恼意,但难得的没再反驳。

这下,所有人都震惊了,真没想到幽亲王这么轻易就让皇上瘪了嘴,一下子投去无比崇敬的目光。

叶若维眸光微动,不言语一个字,她还没有到谁都信的地步,何况那个男人腹黑的很,方才站了这么许久都不见动静,这会子突然站出来,指不定打什么不好的主意呢,她才不要轻易对他放松了警惕。

君屏幽似乎早就料到叶若维会如此,对她的反应没有丝毫意外,凤眸闪过一丝狡黠,嘴角微微勾起,甚是撩人:“怀妹妹方才说的只要本王娶了宛若就随嫁的话可还算数?”

果真一语惊人,此话一出,先前神情恍惚的君清夜也一并清醒了过来,愣愣的看了看他,转而无比惊异的看向叶若维。

靠!果真没怀好意!

本来以为皇上就够炉火纯青了,如今这幽亲王也不遑多让啊!果然是皇宫里生活的人,都不是人!难怪连皇上都没再还嘴,敢情还嘴的后果更恶劣,这人嘴这么毒,怕是想要拉他下台的人数不胜数,尤其是皇上,至今还能活的这么好,果然极是个人物啊!

尤其是这话语就是不见血的刀刃,若说刚刚对那冷血之人的无视只是一巴掌,那么现在这话就是一柄剑刺去,直接将她这个执刀之人推到了风口浪尖,底下这么多人虎视眈眈看着呢,还能有活路?

这二人不得不说在此刻上让叶若维佩服不已,什么叫无耻?这就是!她真该好好学学!

“来人,将这个信口开河污蔑皇后的贱婢拖下去乱棍打死!”皇上气极,原本还想给怀妃一个申诉的机会,如今看是自己多余了!一怒之下,将所有的火儿发到了宛若身上。

自古下人地位就卑微的很,没有人保自然容易打杀,何况,连宛若自己也彻底傻眼了,明明看到了眼前的生机,如同彻底变为了思路……一下子小脸惨白,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后背的冷汗打湿了本就单薄的衣衫。如今才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得罪了皇后,顶多是一死,谋害怀妃娘娘,简直就是一并得罪了所有人,便是生不如死,远比皇后还恐怖……若非怀妃娘娘心善,她如今哪里还能好好地跪在这里求小姐饶恕,几颗脑袋也不够砍的。一下子连悔恨之心都觉得多余,自己简直就是该死!

遂再不敢言语,周围再次陷入静寂,除了清风悠悠,再无半丝声音。

“还不将人拉下去!”君屏幽忽然也话音一转,看向身后那些额头直冒冷汗的侍卫,声音颇为严厉,“将嘴堵严实了,免得污了怀妃娘娘的耳!”

“是,幽亲王!”人群这才有了动静,两名侍卫立即上前,拉着宛若就往后山一处荒郊走。

叶若维似是没料到事情发展的趋势变成了现在这样,一时之间眸光呆滞,愣在原地,但很快,她就意识到,宛若可是怀柔的贴身宫婢,若真死了,日后再想要进一步了解怀柔就难了,她几经生死,也算是尝到苦头了,日后再想害自己也估计不敢了,何况自己也不是怀柔,没那么容易被害。

“住手!”眼看棍子就要下去,宛如紧闭的双眼,叶若维忽然厉声喝道,好歹也是她的人,要处置也是自己处置,凭什么轮到别人!

皇上闻言面色一窒,瞬间席卷一座冰山,怀柔今日是要反了他不成?

“都住手!”君屏幽并不理会皇上的反应,单单愉悦叶若维终于有了反应,嘴角笑意渐浓,挥手示意侍卫退下。

宛若看了一眼粗粗的棍子就在自己身上三厘米的位置即将下落,当即吓昏了过去。

君清夜眼中稍稍闪过一丝讶然,并不说什么。

叶若维则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眼神似要将他碎尸万段,却愈加激发了君屏幽的笑意。

于是,整座寒山独独幽亲王是怀着笑意的,也亏他还笑得出来。

但是,他喜欢的本就是这样的她,怀柔再温文尔雅,对他来说心也起不了一丝波澜。

不过众人更讶异的是,为何幽亲王如此袒护怀妃娘娘,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恍若视为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