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27章 安好便可

第二十七章 安好便可

叶若维难得老实下来,不过,还是嗔怪道:“早知道就不等你了。”

叶若维活了这么大,终于体会大什么是一个女人的口是心非。不知怎么的,这腹黑的一下子服软,她就浑身不适应,只能作势抱怨道。

颇有一番小女人的架势,若是摆在前世,定能让人大跌眼镜,一向女侠范儿的队长大人非但会掉眼泪,还很傲娇的靠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哭!!!太阳一定打西边出来了!

“再不会让你等了!”君屏幽终于肯松开怀抱,认真的看着叶若维的泪眼道,第一次如此为一个女子的眼泪所心疼,他以为这么多年过去,自己的心早就寒如千山雪,冰若万丈冰了,却不知,它还能如此的为一个人紧张,疼痛。

良久,伸出小指,摆在叶若维面前道:“我们拉钩!”

叶若维终于破涕为笑,想不到面前这个气死人不偿命的男人也会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不过,她却是开心的。

因为性格孤僻,她从小没有朋友,遂就连过家家,拉钩儿做承诺的小孩子把戏,她也曾一度羡慕到眼红,没有人跟她玩,她就自己和自己玩儿,殊不知一个人玩是多么无趣又是多么无聊的事儿!

“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随着叶若维的话落,两只如玉似雪的小拇指在那一刻紧紧的相依,如同两颗本是遥遥相隔的行星忽然闯入了同一个运行轨道,不知为何,内心的感觉很奇妙。

抬起头看着君屏幽,才发现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叶若维这才蓦地清醒过来,暗想着自己大抵又被耍了,脸立即沉下来,怒气冲冠,瞬间撤回手道:“不过是小孩子的把戏,如何能当真?”

“是啊,我竟不知小孩子的把戏怀妹妹也能如此认真的对待!”君屏幽一如既往的腹**,但仔细些,便能发现,他的眼眸较之刚刚清明了许多,不再是丝丝的怜惜,而是盈满阵阵的笑意。

“你!!!”叶若维气极,却也无可奈何,只好上前去捶打那个无良的男人,

一方面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再度被那个男人的腹黑所击败。

清风徐徐的北厢院子里,久久回荡起男人爽朗的笑声……

其实,她不知道,他的笑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心虚。

就连君屏幽自己也魔怔了,他分明是不喜欢盈盈弱弱的女子,但方才看到怀柔的眼泪,才发觉,自己不是不喜欢女子柔弱,而是还没有遇到一个心仪的女子,才会一贯的以为自己讨厌女子的眼泪。

直至真真切切感受到胸口传来的疼意方才清醒过来,嘴角微勾,暗自嘲讽:君屏幽啊君屏幽,想不到你也有一日会入得魔障之地!

但是,倘若是这女子,他也甘愿!

这一日发生了太多的事儿,虽不是全然因为她,却也多多少少与她有所关联。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在宫里待这么久,唯恐皇上处理不当,令她受冤。

皇上回宫后果真当即开始着手查明忘情花一案,得知真相后的他勃然大怒,为了安抚冷贵人,也为了给她哥哥一个交代,冷然要将皇后赐死,更是一把夺过了她的凤印交还给了太后,太后得知事情真相后当即赶来替皇后求情,虽然不是她的亲侄女,但是毕竟是皇上的结发妻子,身后的背景不凡。虽然她一贯不喜皇后嚣张跋扈的做派,不过,若能因此拉拢穆王府的势力,她也算得其所道。

太后看得出,皇上这一次是彻彻底底对皇后寒了心,连穆老王爷带着文武百官跪在堂前也视而不见。但太后终归是後宫之主,皇宫里地位最高的人,最后关头总算是稳住了皇上,免了皇后的死罪,但死罪能免,活罪难逃,皇后最后落得被打入冷宫的下场,至此一蹶不振。

没有人知道,皇上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如此龙颜大怒,只知道他一回宫就跟变了个人似得,非但亲自彻查了冷贵人一案,还怒气冲冲的来到皇后的寝宫,碧莲到现在还被吓得直哆嗦,因为她看到皇上走到皇后面前时,头顶的天都变了,恍惚就是那么一瞬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不用想也知道,皇上这是积压了很久的怨气突然得到解脱,遂在一瞬间全然爆发。

不过这一切在叶若维平复下来后听君屏幽道来却是另一番滋味,不管皇后之前是如何与她作对,这毕竟是个可怜的女人,相反,她到是对那个太后更加另眼相看了,以前就觉得她不简单,如今看来,果真是越老的姜越辣!

若非那本图志,她如今还以为太后也出自穆王府,却不知这位太后只是母凭子贵,先皇过世后直接从妃子之位跃升至太后之位!而真正的太后却因膝下无子嗣被冷落寒宫最后抑郁而死,甚至于死后还不得入族谱尊为太后,只得一先皇后之位与先帝合葬。穆王府虽不满,但却也无奈于这是新帝登基,朝中所向。但是,即便如此,若这样就想动摇穆老王爷在朝中的地位,也未免将这老狐狸看得太简单。所以先皇后一病逝,他就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亲孙女送入後宫,借此稳固六宫实力,里应外合对付太后,一心想将朝中重心再度揽回自己的手里。

其实,皇后本性并不如此,但,一入宫门深似海,久而久之在後宫生活,竟也变得心狠手辣。或许,直到死的那一刻,她才会明白自己一直怨错了人,也报复错了人,更爱错了人!有时候,一个人的地位愈高,反而会害了自己。

叶若维曾恨过她,因为她那般心狠手辣的对付怀柔,却也可怜她,因为地位之高此生都得不到皇上的爱,相比皇后的遭遇,叶若维却无比警醒的意识到後宫那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愈发的激烈了,皇后之位一日悬空,妃子之心就一日不会消停,且日后在这宫中相处除了提防她们更要小心太后那个老女人!

除却这些,她对那个男人的做派倒是丝毫不出意料,且全然不以为意,她觉得依那个冷血男人程度,哪怕亲手害死自己的父皇都有可能,何况是杀了自己不爱的女人,这么些年,他怕是早就在等机会,想除了皇后,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如今穆王府的势力日益趋大,遂他不得不先下手为强,比起一直畏畏缩缩避着朝中元老,不如一次性肃清,哼,不愧是沿袭了圣祖的作派!足够冷血!

若说以前她还厌恶这男人畏惧皇后背后势力处处偏袒她,现在倒觉得这男人冷血起来还真就像那么一回事儿,不得不令她汗颜叹服。

君屏幽淡然的看着叶若维神情的变化,似是整个天澈的景象也不敌她一个微妙的反应,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心生愉悦,不管怎么看,都还是无法厌倦。

对叶若维来说是一入宫门深似海,而对他来说,如何不是一入情关深似海!

但只要她安好,他便安心!所幸的是他回来,她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