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29章 顽固如他

第二十九章 顽固如他

回房后,叶若维长长的睫毛垂落又抬起,总觉得周身没了一百双眼睛盯着的感觉了,好生不习惯。难不成是那个腹黑狂真的生气了,再也不管她死活了,遂随身拔走了安置在她身边的暗装?不对啊,要生气也是她生气,准确的说是怀柔生气才是,那个腹黑狂如今摆什么架子!

如此想着心里愈加变得不爽,紧接着脑子不听使唤的开始回放起刚刚的情景……

那个时候,君屏幽刚刚简要的叙述完宫中的近况,她还在消化,却不曾想君屏幽忽然突兀的问她是否喜欢清夜……

叶若维自然是没料到他会这么问,顿时蒙上一股恼意,佯装生气道:“我与你半丝关系也无,干嘛要告诉你!”

“哦?”君屏幽美好的唇线细细的勾起,温浅的眸光织染上一抹灼耀,忽然一笑,衣袖一甩,手中多了把扇子,定睛一看,正是当日那面上好的墨色山水折扇,扇尾不知何时挂了个白玉环儿,如今一看,只觉整体愈发的清寒了,只见他将扇子动了两圈,扇面忽然“啪”的一声打开,照在了叶若维的头顶上,随后身子顷刻间倾下,毫无偏差的覆在了叶若维的身上。

这一变故太快,叶若维根本来不及躲开,顿时恼怒,欲施内力将其推开,却想到这个家伙的内力远在她之上,用了也是白用,不由懊悔自己干嘛要住在他房里,这不是羊入虎口么?

偏偏她还养成习惯了,如今不在他房里便不习惯…,如今只能眼看着自己的肠子悔青了。

不禁抬眼看向君屏幽,明明是个优雅清贵的男子,这一刻却无处不体现着危险,暗想果然还是低估了他,这可不是一只温顺的猫。

“如何?现在还没有关系么?”君屏幽低头俯视着叶若维,那专注的眸光像是对待心仪女子,手中的折扇扇面照在她头上,似乎在给她遮凉,他的手随意的支撑在软塌一角,但又恰恰地将叶若维的身子困在他身前,精妙的是偏偏是在外人看来如此亲密的姿势,但两人身体却没挨着,甚至连衣服的布料都没擦到。

“幽亲王连自己的弟媳都不放过么?”叶若维知道打不过他,遂泄了内力,转变了攻势,懒洋洋的问道。似乎对他的突袭早已成为了习惯。

“呵呵,那就是承认有关系了?”君屏幽道。

叶若维轻吐了一口浊气,忽然笑了,她自诩好强不认输,却不曾想这个人比她要强百倍,甚至连这样的气话也能与她较上真。“我还真是荣幸!能得幽亲王如此厚爱,甚至于这半丝的关系也要牢记于心!”叶若维笑道。

“似乎是!”君屏幽点点头!那样子似是极为赞同。

“你猜我现在喊一声会如何?”叶若维挑眉,“妾身的名誉毁了到无关紧要,倒是幽亲王尊贵无比,若是被世人知道有个喜欢非礼弟媳的癖好不知道他们会作何反应?”

“我想想……”君屏幽忽然垂下头,睫毛一顺不顺,认真的看着叶若维,若有所思片刻道:“先入洞房,然后再八抬大轿迎你过门!这样虽然顺序颠倒了些,不过也不算太不合礼数!”

叶若维“嗤”地一声笑了出来,忽然用头猛撞了君屏幽一下,趁他眩晕赶紧翻下床,打开大门大喊:“来人啊!有人非礼本宫!”

君屏幽忽然一笑,对于她方才的“铁头功”并不放在心上,道:“就知道你即便在最弱的时候,也是一只藏了锋利爪子的小猫,自那日你服下甘露茶起死回生后,就一直是这副慵懒对何事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明明是最容易对付的时候,却偏偏也是最难亲近的时候,你若方才要杀我,其实也很容易吧,但是,你没有,你想知道我究竟会如何,呵呵,你赢了!我走便是。”一番话下来,语气竟是那般的温柔,像是两个人在绵绵情话,但又淡淡飘着一丝哀伤。

叶若维立即寒了一下,心头忽然升起几分怪异,她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道:“幽亲王,你可以好好说话,否则即便我不杀你,也会控制不住内心的恶寒出手封了你的嘴!”

君屏幽轻笑,用似乎对叶若维商量的语气道:“或许,你可以现在杀了我。”

“为什么?”叶若维一时跟不上他的思路。

“因为,我还是不会放弃娶你的决定!”君屏幽的语气再一次变得无比的认真。

“你就那么想死?”叶若维挑眉。

“不想,可是,你希望我死。”君屏幽似是有些委屈。

“因为清夜?那日他说要娶我,遂你也…”叶若维反问。

君屏幽愣了一下,声音忽然有些淡漠:“你是这样认为的?”

“不然呢?”叶若维想着除此以外,确实拿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了,她只不过是一个亡了国的公主,国破家也破,如今与皇上的关系根本淡的和白开水一样,即便她勉强是一位妃子,但与冷宫的弃妃有何异,有名无份罢了,皇上至今没有碰过她,大概也多少能证明与她的感情连白开水都比不上。遂她即便不休了皇上,也很快会再次被休,所以她的身份加地位,很快便会变得一文不值,这样的她就算有人要,那个人也绝对不会是他!

她不是傻子,更不是瞎子,如何不知道世人对他的赞誉,加之先皇对他的厚爱,若非他自愿,没有人能够奈何得了他半分,如今腻着她,无非是觉得她新鲜很好玩罢了。加之清夜对怀柔的旧情,古来今往,皇室之间对一个女子的争夺纷争又不是没有过先例,有几个是真心?到头来还不是为了江山而抛弃了美人?当然也不乏有不少昏君为了美人弃江山于不顾,若真那样,她反倒宁愿是前者,她是一名军人,最见不得一个帝王不爱民,烽火戏诸侯的故事为她所唾弃,一骑红尘妃子笑的典故为她所嘲讽,遂,无论如何,她都看不透他究竟是怀着何种心情对待她的。

“那他呢?”君屏幽笑看着叶若维,眸光深邃,“他对你的喜欢就是真的?”

清夜?这个腹黑狂是咬定自己对清夜的感情了!叶若维的脸顿时寒了不少,“对!起码比你真!”

君屏幽脸色变幻了一瞬,忽然直起身,收回了那面墨色山水扇,玉环借着窗外的月光忽而一闪,闪射出一道寒光,映在他本就如暗夜深邃的眸子上,透露出一股寒意,良久,拂了拂袖子,温浅一笑“弱女子还有这么锋利的牙齿,果真很让人想欺负,也难为从来不近女色的清夜会对你此般特别!”君屏幽目光似乎向窗外看了一眼,回身对叶若维道:“即便他有一日会弃你于不顾,我也不会放弃你!”

叶若维一怔,但很快记起这个男人要强起来跟自己有得一拼,怎么会轻易就言弃?脸色再次下沉不少,真恨刚刚没出手掐死他。

近身格斗讲究的稳准狠用来防身足够了!

君屏幽话落,便抬步走了出去,再不管屋内人如何冷眼相送。

哼!走就走吧,还叫蓝卿传什么话,这分明是故意惹她烦心,告诉她他去去皇宫就来,说不定明天处理完了就又立马赶回来气她了!这个腹黑狂!简直就是黑神!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