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39章 生亦何哀

第三十九章 生亦何哀

君屏幽似乎看出了叶若维心中所想,低声道:“放心,即便不能成功,我也会在最后一刻护住你,我死了,你也死不了。”

“说什么废话!给我闭嘴!”叶若维骂了一句。

君屏幽不再言语。

叶若维感觉她的真气虽然在融化君屏幽心脉处盘踞的那座冰山,可是,怎么也觉得那只是冰山一角,怎么融都融不完,反倒是自己的真气在不断消耗,如此下去,她非但救不了君屏幽,也会真气枯竭被寒毒反噬而死。

不行,必须换策略!

急攻果断是行不通的,正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叶若维当机立断将真气撤了一些回来,一半用于循环再生成,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这股真气的确能在她体内源源不绝,恍若水循环般,取之不竭用之不尽,但是,一旦离了她的身体就会干涸的很快。

所以,她仅仅抛出一半的真气去消融冰寒,留剩下的一半真气在体内循环不绝,用于再生。

时机到了,再抛出新生的一半真气。如此反复,虽然消融冰山的速度慢了不少,可是却不至于因真气枯竭而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叶若维只感觉周遭一切都不存在,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不断的重复用真气消融那座似乎沉入深海多年的冰山,直至真正将它消融殆尽。

而君屏幽亦是感觉周遭的一切都恍若不存在,他如今只剩下一件事,那便是闭目养神,恢复内力,以待叶若维微弱不足时迅速给她补上,让她不至于拼尽真气最后枯竭而死。

两个人的容颜似乎都化成了冰像,除了专心一致,再无旁骛。

蓝卿伫立已久,但是丝毫不敢有任何动静,仍然极度专注的观察着四周,时而担忧的看向二人,但只要他们没事,她的心就好过一些。

这一丈方圆,天地静谧,恍若没有了白天黑夜,没有了丛林鸟兽,没有了人声鼎沸,没有了俗世纷扰。几乎都因为二人的心无旁骛而逐渐远去。

穿越时光的命运之轮千载轮回,一成不变的却是那两颗曾经一度相吸却又一度排斥最后紧紧相依的心,都在此刻变得无比坚韧,恍若无坚不摧。

诚如叶若维,诚如君屏幽。

生亦何哀,死亦何苦。

叶若维真气倾尽一半之时,君屏幽体内的冰山似乎也消失了一半,顿时让她信心倍增。至少证明这种方法还是有效的,只要有效就不愁看不到冰山彻底消融的那一刻!眉眼间,那抹坚毅愈加的明显。

君屏幽浅紫色的锦袍已经湿透,再由内而外结成冰,一层冰刚刚消融,另一层就再次袭来,周而反复,似乎无穷无尽。

原本莹白的玉颜愈发的剔透,那时冰雪浸透了每一寸肌肤且由内而外恍若洗礼般的结果。

不比清泉滋润万物,那是硬生生用千年寒毒之气腐蚀每一寸肌肤的感觉,已经没法用言语形容那种痛苦,但诚如他这般倔强的人,如何能吭一声?只见他神色依旧,风轻云淡,眸光透过冰封的薄雾可以透析里面温润如和田玉般的色泽。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叶若维体内的真气似乎经历了好几番循环反复,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

千年冰山只剩下最后一角,“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哈哈哈……”叶若维大笑起来,顿时眉飞色舞,似乎不用她用任何力气,她体内那股重生后的力量就会自发的传输到他胸口的位置,然后消融那顽固的冰山一角。

君屏幽嘴角勾起,浅浅一笑。如画的眉目似乎也注入了生机,恍若有千朵雪莲在周身盛开。

“幸好我坚持吧?你这个不识趣的人!但凡我有一点儿退缩或是被你打击,估计我们俩现在躺在这儿就是两具死尸了!”

叶若维又恢复了本色,一旦松懈下来就想着要还嘴。

“嗯,这回我认输!”君屏幽笑着道,转而扬眉,“愿赌服输,我一定会对你负责到底了!”

叶若维起先还得意洋洋的,因为终于听到这腹黑狂如此诚服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辗转听到后半句,顿时一股悔意袭来,丫的居然忘了还有这茬!但是,救都救了……只能认栽了!

这腹黑的果然是不肯吃一点点亏!

叶若维收起得意神色,转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想着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他,现在最紧要的是乘胜追击。遂再不言语,开始专注的调理真气,她怕自己一个怒意击败了理智,体内真气就会不听使唤四处乱闯,到时候可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君屏幽显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再说话。黎明的曙光就在眼前,还有什么比坚持更重要。虽然不知道这新的一天将会发生什么,但是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能掉以轻心。

关键时刻,最能展现一个人的本色。

蓝卿看着还有力气互相拌嘴的两人,悬着的心稍稍放下,转而又被提起,正是最关键的时刻,她绝对不允许有人打扰!

半个时辰后,顽固的冰山一角终于消融,消融后,叶若维仿佛看到了一望无垠的烧焦后的灰炭和荒漠,果然和之前探知的无异,草木枯死,寸草不生。

她想着这就是七年前差点要了这个人的性命的那一掌留下的致命摧毁,竟然比预料的还要……。

算计他的人,等着好了!姑奶奶日后定让你也尝尝生不如死是什么滋味!

“我试试,看看能否将这一处恢复生机。”叶若维虽然口中是这么说的,但心下却是坚定的,

她曾一度的感觉自己体内的真气拥有不可思议的重生力量,就像清泉一般,温温的,暖暖的,一定可以润泽这片枯涸的心田,再度赋予生机。

“嗯!”君屏幽从容的点头,他也感觉出了叶若维体内真气的变化,再不复先前的阴阳失调,而是无限的相互交融,转而无限的循环新生。

叶若维片刻不停歇的就开始了春雨般的洗礼,因为,这一片已经死寂的太久了,她再不忍心看到这般荒景。

君屏幽缓缓的闭上眼睛,早先如同被冰割一般的疼痛退去,只感觉周身清凉一片。转而又好像暖暖的,就如泡在温泉水中一般舒适。

竟然有些贪恋这种暖融融的感觉,水温刚刚好,不冷不烫舒适的不想醒来。

————————————————————————————————————————

默默的发现今日是中元节,遂念及各位亲应该会待在家中~~~加更一章,就不求赏了,但求乃们能喜欢~~~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