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56章 静绾青丝

第五十六章 静绾青丝

晚膳过后,君屏幽忽然起身站起来,“夜色已晚,你既然不愿意留宿王府,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你送!我自己回去!”叶若维想着这人是无论如何都要粘着自己了,她偏不让他如愿,现在可不是两人打情骂俏的时候。

“我不是要和你回怀柔宫,而是去见冷将军。”君屏幽站在桌边看着叶若维,即便提到冷离疏,面色依然静静,看不出丝毫异样。

“嗯?”叶若维一愣,讶异地问:“冷将军,哪个冷将军?”

“冷贵妃的哥哥。”君屏幽温声答道。

“哦,就是那个一举拥护君冥皓继位转而被提升为威武大将军权倾一时的冷离疏?”叶若维低头寻思了一下,恍然想起她似乎是在那本图志上看到过冷离疏的事迹,但没见过此人,只知道他是冷贵妃的哥哥,不由得好奇道。

“嗯!”君屏幽点头。

“不对啊,皇宫入夜都有门禁的,何况君冥皓已经歇下了,冷将军这会儿不在将军府中待着,去宫里干嘛?”叶若维虽说对宫规不是很熟悉,但是这一点还是知道的,转而挑眉道:“再说了,你去见冷将军与我有什么关系,你见你的人,我回我的宫,根本没有什么冲突。”即便那个冷将军再权倾一时,对她来说也是个陌生人,没有交集的人,不认识也罢,何况这人摆明了绕路也要跟她腻在一起,她如何能买账?

“从那日你半路遭到暗杀后,不用说武功肯定是暴露了,如今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你确定回宫的路上不会有埋伏,他们可就等着你再次出手呢,若是不出手,下场就是被杀,若是出手,你以为皇上还能再不知道么?后妃习武可是大忌!”

叶若维皱眉,随即又摇摇头:“那你让蓝卿带我回去就是。”

“蓝卿?她方才已经被我派出了城,现在估计已经远在千里之外,你确定现在把她叫回来?”君屏幽挑眉,眸光闪过一丝什么。

“哼!还不是还有绿影么?”叶若维得意的点点头,他总不至于告诉她也被派去执行任务了。

“关禁闭一日,以暗室内部的设计构造,进得去的人往往很难出来,何况她现在功夫毛手毛脚,估计明日晚上才能成功的突破里面的陷阱,当然,你若是不急着回宫的话,留在王府等她明日出来带你回去也行……”君屏幽一脸淡然的道。

叶若维面上的得意瞬间僵住,恼怒的瞪着君屏幽,“你非得和我作对是不是?”

“你坐在我的车里,进了皇宫后自行离开,皇城里自有我的隐卫接应,到时候保你平安回寝宫,我保证不再阻挠,如何?”君屏幽声音忽然放柔,商量的看着叶若维。

叶若维想着她还有选择吗?最后被迫无奈极不情愿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有时候真觉得你像个孩子,唉。”君屏幽轻轻一叹,目光落在叶若维身上。

怎么不说他像个孩子,专门以欺负她为乐趣?叶若维咕哝了一声,只听君屏幽站在门口吩咐:“来人,去打两盆温水。”

“是,王爷!”似是王府的下人的声音,不多时,两个丫鬟端着清水进来。

“你打水干嘛?”叶若维白眼,原以为他是吩咐备马车,没想到居然平白无故让人端来两盆水。

“出去吧,哦对了,去将马车备好”君屏幽吩咐完下人,这才注意到一旁的白眼,嘴角微勾,“你的手不觉得油腻很不舒服么?”

“啊?”叶若维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方才抓过熏鸡,沾了鸡肉的汁儿,现在都干了,都结了一层油衣了。

“先洗手吧,马车被你拆了之后,装回去总要些时候。”君屏幽一副淡然的深入盆中,兀自洗了起来,洗净之后见叶若维还愣在那里,不由得温柔的伸手抓过她的双手浸入水中搓洗,一边无奈的叹道“就说你是孩子吧。”

叶若维一惊,但是却没有缩回手,只是忽然想起那辆玉色的马车,蓦然有些脸红,她当时一时情急才迫不得已骑走了宝马,没真心想让它空置的……

君屏幽洗了一会儿见叶若维难得的没有辩驳,内心甚是满意,不由得脱口道:“昔有美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

叶若维没有反对,想着的确是如此的,不过他干嘛要抓着自己的手发出这样的感慨?蓦然想抽回。却听他又道:“今有怀柔一人,足以与之媲美。”

不觉手一顿,想着这人如今是愈发的肉麻了。

“王爷,车备好了!”门外突然传来下人的声音,叶若维像是得了解放令似得,匆忙抽回手,也不顾擦干就推门而出。

君屏幽看着她的背影,轻笑了一声,拦是拦不住了,兀自擦了手,无奈的看着她愈走愈远的背影。

这一生,若是还有一样是他必须倾尽全力守护的,不是君氏百年江山,而是面前这个突然就夺门而出的人儿,一个从十几年前第一次见面就躲着他,失忆了之后还要甩开他的手,到如今好不容易被他抓住了小手却又突然溜走的人儿。

而她,却从来不躲君清夜,更不会躲一个人……

他曾一度的以为这样的她永远都不会喜欢自己。

可是如今她莫名的失忆了,就像换了一个人似得,是不是证明,父皇当年的预言是对的……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上马车送我回去啊!”叶若维走到门口,才发现那腹黑狂居然还没有跟上来,不由得回头怒骂。

“嗯!”君屏幽抬步走到马车前,然后轻松的走了上去,紫衣在晚风的轻拂下微微摆动,拂过一缕清香,叶若维不等他坐稳,伸手就吹了一声口哨,随后对着马儿道去皇宫,两匹马闻言瞬间嘶鸣一声,立刻奔腾起来,方向正是皇宫。

……君屏幽惊讶的看了看马车外,所幸他功夫底子深,倒也没那么容易摔,无非是惊异于不知何时起他饲养已久的马成了她的坐骑了,还那么的训练有素……

叶若维鲜有的没有露出得意之容,而是挑眉看着君屏幽的反应。暗想这可是她的绝活,马术一流,与马儿交流自然也不会在话下,身为少校,总要有一点儿立足之本。哪怕不似古代征战沙场的花木兰,她内心也有决然之意有一日要领兵千万攻下城池,保家卫国,所以,自小爱马,觉得有一批宝马在身边格外安心。

可惜的是现代没法把马匹带回家养着,何况军队里也不用战马,没办法,骑马只能当成了业余爱好,不过只要一有时间,她就会去骑骑马,散散心,这么多年没谈恋爱,倒是和无数马儿谈得甚欢。她与马总归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就像军人与军犬一样的感情,而她独爱马。

君屏幽上马车之后并未径自坐下,而是屈身走到叶若维的身侧,挽起她一旁的帘子,任清风灌进马车,也拂过她柔软的青丝。

随后,他款款而坐,目光注视着她随风而舞的青丝,不多时放下帘子。伸手掬起垂落的青丝,叶若维吹风正舒服,忽然没风了,不由得睁开眼睛,看到君屏幽手里自己的头发一愣,然后瞪着他,目光充满敌意。

暗怒,这人如今是愈发的得寸进尺了,在府里搂搂抱抱就算了,到外面居然还动手动脚的……

“方才头发未干,所以我没有说,但是如今干了还这么披着实在有损容颜,还是让我替你绾了这一头青丝吧。”君屏幽声音轻柔,可听上去却有一种不容拒绝的语气。

叶若维想想这么披着下马车的确不像样,遂也就没反驳,不过,她更好奇的是,一个男子如何会绾女子的头发,何况他还是养尊处优惯了的王爷,不由得藏了一副看好戏的心态,轻松的点了点头。

君屏幽见她答应,忽然从车里掏出一个梳妆盒来,打开镜面,让她拿着,自己则拿过了梳子,轻拂过那及腰的长发,柔软的青丝在他手中如蚕丝般韧性十足,一瞬间又如绢花,缠缠绕绕,婉转轻梳,不多时,就绾成了云鬓。

叶若维静静的拿着镜子,胸口装的再不是方才的看戏心态,而是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好似在一瞬间明白了古人为何要将绾发画眉,对镜梳妆誉为佳话。

这一刻静静而坐,从镜中看着身后人做着本不该是那一双玉手所做的动作,惊讶于那养尊处优惯了的人居然也能将她一个女子的发丝绾得这般好,任谁感受到了这份油然而生的惊喜都会变得温柔似水,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心仪的男子。

“君屏幽,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如今喜欢你?”叶若维忽然道。

君屏幽手一颤,本来要插入发间的簪子滑落,好好的一头云鬓散乱开来。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