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75章 忽然出手

第七十五章忽然出手

“怀妃娘娘?”蓝卿见到怀柔显然一喜,但看到她身后趴着一名年轻男子后面色一变,瞬间住了口,绿影更是发怵的看着她准确的说是看着她和身后闭着眼睛沉浸在梦里安睡不醒的阴夜!

怀柔抿了抿唇,看了蓝卿一眼,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平和,“你这是要出城?”显然是无话可说的说辞,她如何不知君屏幽的王爷身份,即便不是,要出城又何须在城门口候着时辰等城门开?只能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刚好来到主城门。

蓝卿看向怀柔,目光落在她身后的年轻男子身上,动了动嘴唇,一个音也没发出,须臾,她收回视线,看向身后的车厢,车厢帘幕紧闭,车中没有动静和声音传出,她低声喊:“王爷……,是……是怀妃娘娘……”

“嗯!”车中传出一个极淡的声音,好似下一秒连声音都会消失在空气中一般,但仍掷地有声的吩咐道:“出城!”

蓝卿看着车厢,心下叹了一口气,转回头看了怀柔一眼,不再言语,绿影再不等她说话,伸手就是一挥马鞭,两匹玉龙雪马吃了痛,不由得转过不舍的头向前奔去,很快,马车与怀柔错身而过。

怀柔手中的马缰攥紧,骏马静静矗立,她看着马车与她错身而过,车中人自始至终没有挑开帘幕,也没有丝毫言语是关于她的,不恣意的松开了马缰,骏马缓缓向前走去。走了两步,怀柔忽然又勒住马缰,回头对蓝卿问,“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回怀妃娘娘,王爷奉皇上之命要去西山视察。”蓝卿闻言也立即勒住了马缰,回头看了车厢一眼,见车厢内还是没有动静,她只好恭敬作答。

怀柔蓦然蹙眉,是巧合么?去西山?!视察?视察什么?!

“赶车!”君屏幽声音依然淡到连空气都捕捉不到。

蓝卿无奈的看着怀柔刚想说王爷受伤很重,到如今一颗药丸也没吃,也没开方子入药,更是不准人医治……但听到车厢内不容置否的命令不由得生生憋了回去,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绿影已经再次挥了马鞭,马车顿时出了城。

怀柔看着马车出了城,向西山驰去,不出片刻便转了道看不到踪迹,她忽然有些不安,立刻调转马头,打马重新出了城门,身下骏马奋力追了上去,很快与马车齐平,不多时,她冲上前去调转马头,迎头截住了马车。

蓝卿似乎没料到怀柔会追来,更没想到她会突然半路拦截,蓦地一怔,瞬间勒住马缰,马车停住。有些惊喜的看向怀柔,她就知道娘娘不是无情无义之人,更不是对王爷无心之人,即便如今记忆恢复了,可是与王爷发生过的一切还是无法抵消的。

怀柔看了蓝卿惊喜的脸一眼,目光掠过,看向车厢,其间自动忽略了一旁怒火连篇的扫射。

车厢依然帘幕紧闭,她看了片刻,车中仍然没有动静,也没有声音传出,只是隐隐约约可以感知到昔日熟悉的清浅若无的呼吸声,不过,今日却有些浊重。她唇瓣紧紧抿起,并未说话。

“怀妃娘娘,王爷他……”蓝卿见怀柔只看着车厢半晌不言语,终于忍不住开口。

“姐!”蓝卿刚一开口,绿影忽然出声打断她的话。

蓝卿说了一半的话顿时一噎,生硬的卡在喉咙间,有些恼意的看了绿影一眼,但终于变为哀怨,垂下头不再说话。

怀柔只是静静的看着车厢,依然未开口。

“我当是谁这么大的架子!原来是幽亲王!”阴夜闭着的眼睛忽然不舍的睁开,看着紧闭帘幕的车厢,扫了一眼怀柔偏头对向车厢紧抿着的唇瓣,趴在她微凉的肩膀吃味的道:“我见你脸也不热啊,怎么才这些日子不见,就跟上赶的鸭子似得,喜欢贴人家的冷屁股了?”

怀柔面色微微一沉。

“看看如今这等情形,瞎子也都看得出来,人家不过是觉得你新鲜抢来玩玩而已,如今玩够了,腻了,自然不可能再理会你了,你还要厚着脸过来自讨没趣干嘛?人家已经清傲的对你不屑一顾了,连一句话也懒得与你说,连一面都不肯再见了……”阴夜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继续道:“我看你还是收回什么一人之重,天下人之轻,人家锦衣玉食在云端住的好好的,干嘛要去沾染你这个亡国公主,後宫弃妃呢?再说了一日吃杂粮是新鲜,总不能日日都以杂粮为主食,所以你还是收了这份心,回去好好当皇上的妃子。”

蓝卿忽然抬起头,目光冷然的看向阴夜,不多时,绿影欲出手,但终被她拦下。

怀柔却恍若未闻,依然微沉着脸看着车厢。

“云端高阳,才华横溢,盛名远播,天下推崇,也不过就是一个养尊处优不问世事的废人而已,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阴夜话落,无视马车前座传来的怒意,忽然冷哼一声,“快点走,走走停停的,趴在你背上都睡不安稳!”

“最好是睡着睡着从马背上摔下来摔死你!”怀柔忽然收回视线,对着阴夜瞪了一眼,一转马缰,骏马让开车前,她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四蹄扬起,返回城内一路飞驰。

蓝卿见怀柔就这么走了,脸色发白,对车内急喊:“王爷!”

君屏幽恍若未闻,并未出声。

骏马与马车错身而过时,怀柔忽然无声的笑了一下,似嘲非嘲。

阴夜邪魅的扯着嘴角看了一眼密封的车厢,收回视线继续趴在怀柔身上闭上眼睛。他眼睛刚闭上,只感觉身后一丝冰凉入骨的寒意袭来,他一惊,宝剑瞬间而至,已经直达他的后心。他邪魅的笑意收起,面色微变,知道躲闪不过,便也不躲,一动不动的趴在怀柔肩上。

怀柔不恣意一惊,向后挥出一掌,堪堪在距离阴夜后背离心一寸的地方用气流截住了突然袭来的玉扇,她调转马头回身,没看见人,只看到车帘紧闭。蓝卿和绿影纷纷瞪大眼睛坐在车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