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01章 倾心相谈

第一百零一章 倾心相谈

“到现在你还一心护着他?”怀瑾忽然冷笑一声,眸光微冷的看向她。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怀柔轻声解释道。

“不是我想的那样是哪样?我只相信我亲眼看到的,他口口声声说要保护你,我只看到眼前的你险些就没命了!”怀瑾的声音愈发的低沉,忽然转身,足尖一点就欲离开。

怀柔当即上前抱住了他,迫不得已用传音入念回道:“哥,他是我挑中的夫君人选,别无候选,所以,就相信妹妹这一次,今日之事纯属意外,是我赶他走的,也没有料到阴家主会寻来,我知道你还在气我收留了阴夜给自己染上了一大堆的麻烦,不过,这都是陈年旧事了,失忆之前是我不好,一直没有机会和你道歉,改日,在父王和母后的墓前,我亲自给你道歉好不好?你就消消气吧,生气时的你实在有些可怕!”

怀瑾并不说话,只是看着怀柔环在他腰间的手,心里一紧,撤回了内力,转过身将她的手揽入自己的怀中,亦用传音入念回道:“你看你,还跟小时候那样,一着急就往我身上扑,也不看看自己的手,不怕疼啊?”

怀柔这才发觉自己的手如今还伤着呢,不由小脸一红,垂下头去。

怀瑾只好又细致的将玉露重新拿出来给她上药,眸光恢复之前的温情似水,就像小时候那样,温柔而平静的看着她,转即道:“可不许这么鲁莽了,这几日伤口不许碰水,知道了么?”

怀柔听话的点点头,虽然头依然低着,不过却能想到她这是在真心忏悔,所幸哥哥的衣服是黑的,没有弄脏……

怀瑾上完药后,径自走向厨房,怀柔一怔,这才想起宛若还在里面,便一同跟去。

厨房的门已经破旧不堪,所以只需到门口便能看到里面有入侵过的痕迹,此时的宛若正缩在角落里,被一堆的柴火儿覆盖着,泪眼婆娑。看到怀瑾,先是一怔,但又看到他身后的娘娘,先前好容易忍住的眼泪又留了出来,由于嘴被堵着,只能吱吱唔唔的说着些什么。但两人却是明白的,她在控诉那老者,还有……就是看到怀瑾……很激动!

怀柔对她浅然一笑,然后轻声在她耳边道:“什么都不必说,也不要问,我们都明白的。”

只见宛若当即拼命的点头,眼泪汪汪,怀瑾这才解开了她身上的绳子,然后拿出怀里的玉露递给她,温声道:“你家主子手被烫伤了,这几日不准让她进厨房,还有也别让她碰水,每日上药三次,记住!”

话落,怀瑾又看了怀柔一眼,温浅一笑,足尖轻点,飞出了怀柔宫。

仿佛是昙花一现一般,宛若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手中的玉露,然后又看向门外。那个人简直就是太子长大后的翻版!不,应该说就是太子!难道是亡灵吗?可是手中的玉露却明明白白的摆明了不是,剩下的只有惊喜了,她没有想到太子殿下居然还活着!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了!不由攥着瓷瓶的手更紧了。

怀瑾走后,怀柔被宛若推出了厨房送到了内殿歇息,还小心仔细的给她包扎了手,并劝慰道:“娘娘,您这手烫伤这么严重可千万不能碰水了!晚膳就交由奴婢了,说什么也不会让您再进厨房了!”

怀柔一听,当即皱眉,那怎么行,阴夜可从来不喜吃外人做的饭菜,嘴巴挑着呢!遂试探性的问道:“晚膳本宫想了几道菜,不过眼下伤了手,也不便动手,就在一旁指导你做可好?”

宛若听出了娘娘口气中不可置否的意味,也不再推辞,既是不沾水不做活儿,怎样都好吧,所以默默的点了点头。

“耽搁了这么一会儿,加之你手生,需要时间练习。也该是做晚膳的时候了,你先去厨房收拾一下,本宫待会儿过来。”怀柔见宛若点头,平和说道。

“是,娘娘!”宛若自然是欣喜的,娘娘亲自教她做菜,这可是前所未有的光荣,证明娘娘是真正打心眼里接受她了,她如何能不喜?

待宛若退出去后,怀柔一个人在房中头疼起来,平静日子几乎没有过几日,又陷入一堆的麻烦当中去了。好容易将冷贵人安置好,还没有尾声呢,阴家就又找来了,哥哥因此对君屏幽介怀,阴夜,不必提,他的存在现在是最大的问题!

与此同时,阴夜则依然在暗间睡得昏天黑地。这几日没有睡好胳膊的伤好得愈发的慢了,昨日虽然睡了一天但却没有真的睡着,一想到屋中有外人他就睡不着,明明这么久了,还是这么的没有安全感。

怀柔头疼归头疼,但是还是担心阴夜的,他和自己一样,毫无睡醒,这一会儿不知压着胳膊没有,这样想着,她不自觉的就进了暗间,虽然悄然无声,但还是惊醒了阴夜。

阴夜哼了一声,从暗间的软塌上坐起,背对着她。

怀柔冲着他的背影笑了笑,小心翼翼的问:“还在生气呢?”

阴夜不语,怀柔只好坐到了他的旁边,刚欲开口,就见他毫不留情的将头撇了过去,“晚膳呢?!”

“还没到时候!”怀柔回道。

“没到时候你进来干嘛,出去!”阴夜欲发作,开始赶人。

怀柔无奈一叹,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淡到只剩几句话,还溢满无情。

“阴夜,不气了可好?我是真拿你当家人的,甚至是哥哥!所以,也真心希望你能接受君屏幽,因为我爱他,从小就喜欢,甚至到现在也不能说出一句不喜欢,但为了你,我可以狠心的将他从身边赶走,但是,你应该了解,他不是说赶就轻易会走的人,今日他走也算是对你低头了,所以你们能不能不要起争执,一见面就打架,就算是为了我,好嘛?”怀柔认真的道。她最不愿意伤害的就是这两个人,可偏偏这两人一见面就相互伤害,君屏幽从小倔强,她能让他做到如此已经是极限了,但阴夜不一样,他只是外表的强硬,内心还是很软的,所以,她希望他能先摒弃前嫌,原谅君屏幽之前失去理智的所作所为。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