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08章 沐浴更衣

第一百零八章 沐浴更衣

无月么…宛若也只知道他是南诏王室的隐士之主…相传就连南诏王也没有见过他真正的样子,因为他就如暗月一般神秘,容颜变幻莫测,但不知为何娘娘却能引得他现身,易容之术也是受的他亲传,所以较之寻常的易容之术更能以假乱真,甚至于本人不点破根本辨不出真假……但是……那样传奇的一个人物却随着南诏国灭时一同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也没有人知道他还没有活着。

事后多年,娘娘都没有提及他,宛若也就因此忘了他,还以为他死了,没有想到今日娘娘突然提及他的名字……竟然有些陌生了。但是,却感觉事态严重了,因为娘娘从来不会轻易唤无月出来,而且,他出来……就意味着……

宛若不敢再往下想,赶紧换了装束,这么些年,娘娘都将她带在身边,娘娘的举手投足她都看得分明,生来就不傻,但久处深宫不得不愚钝多年,如今到了该聪明的时候,自然要放聪明些。

其实,那一年,怀柔挑中她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她的身形,虽然小她几岁,但是身形却与她无几,再往后,教了她易容,她当时就曾出色的完成过几次替身任务,可以说,经验十足。

深居简出的那段时间,怀柔并不是真的闭门不出,两耳不闻窗外事,而是人根本就不在皇宫,所以经常一去就是半年,甚至更久,所以,以至于先皇突然病危,她都毫不知情,众皇子守在御塌的那段日子,只有君屏幽和她不在宫中。

或许就是因为他们不在宫中,皇宫才会突然变得乌烟瘴气。

君屏幽在先皇的特许下外出游历寻觅治疗方法,怀柔则一心想揪出幕后黑手,找宛若当了替身,没多久也出了宫,去了很多地方一直在调查那个黑衣人落下的竹罐,虽然相当于海底捞针费了很长时间,不过她终究不悔,只是没能想到……后面的事情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先皇居然驾崩了,她甚至没来得及回去看他最后一眼,君屏幽也没能。而四皇子君冥皓却趁机带兵攻取了南诏,她的父王母后在一夜之间暴毙,替身太子没能幸免于难,神女以身殉国,所幸哥哥还活着,但也不知去向……

国破家亡,看似不该是一朝一夕就会发生的事儿,但却确确实实的发生在了一瞬间,她得知消息的那一瞬间。

昏天黑地,所有的感觉都好像被剥夺,连哭的权利都没有,她渴望自己还会哭,而是却悲伤到掉不出一滴眼泪。

她不知道是怀着怎样的心情重回故土的,但是,南诏所有因战乱被四处驱逐流离失所的百姓却让她重拾了心情,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然后给他们一个交代!

所幸,阴夜还在,他回来了,虽然还没有练就剑圣传授他的最后一重武功万剑归宗,但对付一些兵马已经足够。

在他的帮助下,怀柔四处招募南诏幸存的壮士,重建军队,也就是西山大营的那些兵马。军队建成之后,怀柔又暗自潜藏了一支隐卫,隐居于溪风崖底,个个能以一敌百,归阴夜调遣。

随着岁月的流逝,队伍逐渐扩大,到如今已经足够与天澈的兵马匹敌。只不过,能对付的也是普通兵马,无法与天澈皇室的潜伏军抵抗,所以,还不够,还不到时机。

想到这里,怀柔收回了思绪,她必须再拖些时日与那个老女人周旋,等君屏幽和阴夜归来,在那之前,她要确保朝中动荡维持到最低。

所幸去得早,祠堂并未有人来。她用了些手段,将自己反锁进了屋子,开始适应里面的黑暗。

尽管太阳已经升起,可是屋内依然如暗夜,还好怀柔的夜视力一直很好,不过能看清的也不多,顶多能看到自己的手。

大约是两个时辰后,门外才有了动静。怀柔想起昨日思雪与紫鸢的对话,估计是太后身边的丫鬟又来了。

果不其然,一个身穿浅绿色衣服的丫鬟打开门走了进来。怀柔意识到自己应该伪装成瞎子,所以眼珠一动不动,单是循声抬了抬头。

借着门开的那一瞬间光线,她打量到那个丫鬟就是之前在太后面前多次指责她不懂礼数的人,看这打扮,看来在太后跟前地位很高。

想起她曾颐高气指的指责她见了太后也不下跪,怀柔便心生闷气,想来日后得好好治她,今天先绕过她。

“紫鸢公主,太后昨日的话奴婢也算是传到了,不知您考虑的如何了?”青芜好似看她又好似没有在看她,眸光轻蔑,大约脑海里根本就没有对太后以外的人怀恭敬两字。

怀柔内心狠狠一瞥,神色不动,学着紫鸢的样子淡到极致得点了点头。

“这是同意了?”青芜挑眉。

怀柔再次点头。

“想通便好,太后娘娘还是惦记着您的,所以为您安排了这门婚事,希望您嫁过去之后别再心存芥蒂了,太后娘娘已经放出了您回京的消息,您待会儿只需配合演一出戏”对于她的话,怀柔只觉得可笑,且听她俯身附到她耳边道:“最好识趣些,否则……呵,您是知道太后娘娘手段的。”青芜言辞冷冽。随后起身就往门外一招手。

两个丫鬟便走了过来,然后将怀柔伪装的紫鸢公主扶了出去。

“去,给她收拾一番,打扮的端庄些,别让她污了天澈皇室公主的尊容!”青芜话落,两个丫鬟点头,恭敬的扶着怀柔出去了。

怀柔期间一直未曾说话,想来现在不说话是最安全的。

不多时,身上的旧衣服被扒了去,怀柔被伺候着沐浴,更衣,虽然感觉怪了些,不过所幸那些丫鬟服侍的还算得力,此刻无比感慨古代的易容术防水又仿真。若是能沿用至今,估计也就不需要整容化妆了,不过也暗自唏嘘,要是人人都学会了,最后克隆来克隆去的,世界就该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