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21章 静等局变

第一百二十一章 静等局变

昏暗的天幕渐渐的已经从窗外蔓延进屋内了,怀柔忽然等得有些乏了,竟不知一碗药熬起来这么费时间,想起自己方才……实在是太不应该了…都是花遗害的,不过,总归是自己先招惹他的,大不了扯平了。

“娘娘,奴婢可以进来么?”思雪的声音忽然响起。

怀柔这才想起方才她跑出去了一会儿,如今怕是没地方去又回来了。

“进来吧。”推开门的瞬间,怀柔忽然听到一阵风铃声,忽然循声探去,忽然看到窗户上不知何时已经悬挂上了一个风铃,难得的是居然会发光。

因为它的来临,整间屋子不必点灯也突然亮了许多。怀柔不自觉的被吸引了过去,那是一个双环扣系在一起的两个风铃,本就样式奇特,中间还镶入了夜明珠,有画龙点睛之美。

风吹来,它便发出清越润耳的声音,如百灵鸟儿在歌唱,又好似是八音盒的美妙音符汇成的曼妙曲子,随风力大小而定,每一支曲子长短不一,却是鲜有的悦耳动听。

她记得小时候曾与哥哥提起过有一种奇特的风铃,只可惜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它会随风而舞,舞出来的曲子就像是天籁之音。或许是房间被照亮的缘故,怀柔这才注意到这儿虽然是客间,但是里面的布置却与她在南诏宫廷时住的公主阁内几乎一样,不由再次惊讶。

“娘娘?”思雪进屋见怀柔一直站在窗边不动,轻声唤了一声,将手中的衣物递给了她,“娘娘,药已经煎好了,就是还在去苦味儿,怀公子说让您先去沐浴,更衣之后用完膳再喝。”

怀柔闻身回头,接过衣物。点了点头,拿过衣物向屏风后走去,走了几步忽然道:“思雪,风铃是从何而来的?”

“风铃?是窗户上的那样物事儿嘛?”思雪好奇的问道。她不知道风铃是什么,但看娘娘刚才对着窗户上那样发光的物件儿发愣,大约是的。

“嗯。”怀柔点头。

“怀公子只说让奴婢给您送衣服的时候捎上,说您一定会喜欢的。”思雪顿顿道,“当时奴婢还以为这是小灯笼呢,闪闪发光的。原来它叫风铃啊。”

这个世界还没有风铃,知晓风铃存在的人无非只有她罢了,而哥哥只是儿时听她提起过便记到如今,一时有些怔然。果然这房间的布置也是哥哥事先安排好的了。一时竟不知该欣然还是懊丧了,因为哥哥和那个腹黑狂一样都是料事如神的存在。居然早就料到她会来,准备好了一切。

怀柔对思雪温浅一笑,虽然不喜欢娘娘的称呼,不过她已经叫惯,突然让她改口确实有些为难。不如随意。

叫什么都是无所谓的,关键是怎么看待,封建观念迟早会被民主所代替那么,又何妨现在怎么称呼。

“娘娘,奴婢伺候您沐浴。”思雪话落,随着怀柔一块儿向屏风后走去。不知怎地突然想起方才煎药时怀瑾过来与她谈话的场景,她总觉得这像是梦。但是却是真实的,他告诉她他便是那晚的黑衣人,还对事出突然来不及说明感到抱歉。

那样尊贵的一个人,竟也没有一点儿的架子,这种感觉与幽亲王很接近,不过。幽亲王是看似亲近实则接近不了的人,而怀公子则不一样,分明是浸染在黑暗中却是那么柔和的一道光,分明是微乎其微的光亮却也不可小觑,他能照亮人的心。就像赶夜路的人手中执着的灯笼,分明无法与太阳想比,但是没有他却依然无法在暗夜中行走。

对怀柔来说,哥哥亦是特别的存在。

从转世重生醒来的那一刻,她感受到众人的视线,然后睁开眼睛,虽然第一眼是娘亲,但是余光却落在他身上。她其实很喜欢看到那个男孩儿,但是却会讨厌他捏她的小脸从而不愿意待见他。

就是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会是自己生命中很重要的人,所以,他们可以连着好几年没有联系,但是却依然坚信着对方会拼了命的找到彼此。因为身上的血缘能让他们彼此紧紧被系在一块儿,无论隔得多远总是能找到对方,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意,不是情人间的,而是亲人间的,不同于阴夜,那是隐匿于血液里的感觉,很奇妙,但是确确实实是存在的。

分别那日,她那段空白的记忆之所以被花海填补,到如今还恢复不了,或许,并不是封印未解除,而是与哥哥分别的记忆太过悲伤,所以两人都选择刻意的忘记了。

毕竟,让哀悉的记忆拖累回忆是一件很沉重的事儿。

不过,她愿意将父母双亡和亡国之痛铭记在心,那是必须要面对的,唯有如此,她才能有意志回去面对南诏的所有难民,所有亡灵。她相信哥哥也是如此。

泡在水里的感觉很舒服,怀柔实在是太累太过疲乏了,夜晚都没有好好休息,白天也没有时间补眠,好容易才撑到的现在,却在沐浴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

思雪不忍心叫醒怀柔,只能放任她在池中靠着,不多时,一股久违的香味儿飘来,怀柔忽然从梦中醒来,看了看周围,只见思雪正端了一碗水饺过来,看到怀柔惊喜道:“娘娘,怀公子果然了解您,他只说让奴婢端这个过来您一定会醒,没想到是真的!”

“哥哥?”怀柔醒来,看了一眼碗中的饺子,眼角露出倦色,不过却没有再闭上。

其实,这包饺子的活儿还属她最拿手了,以前过年都是她揽下了包饺子的活儿,但是也都是一个人吃,好容易等有机会做给家人吃了,却也好景不长,那时候哥哥大约是吃过几次的。但她竟不知他也学会了做法,包出来的饺子与她的一模一样,这些年她一直都怀念着这个味道,只是没有了家人在身旁,什么都变了。

“娘娘,您饿了吧,快上来吃吧。”思雪道。

“不用了……还是你吃吧。”怀柔看了一眼饺子,终是没有下筷,眼角的倦意再次袭来,她朝思雪摆了摆手。

这个世界的人似乎不会包饺子,这么多年她反正从来没见到过饺子,无论是皇家的宴席,还是王府的宴席,或者是平民百姓的饭桌,她走过许多的地方,看到很多的小吃,也尝过很多稀奇的,却从来没有见过饺子。然而,饺子却是她生活的世界每到年节一定要吃的东西。

思雪愣了半晌,见娘娘果真没有胃口,又不能浪费了怀公子的手艺,一时不解于娘娘的突然回绝,但也对娘娘的回绝表示感激,她可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稀奇的吃食儿,包的那样好看还那么香。塞进嘴里一只便还想再塞第二只,不多时一嘴的饺子,满口留香。

怀柔终于从池中上来,不过,她还是觉得哥哥这么做保有原因,但结果是简单的,无非是想留下她,不管用什么办法。她知道的,他从来不喜欢逼迫她,但是正是因为从来不喜逼迫,所以所有的办法都是那样的绵软无力,可她偏偏就吃这套,奈何性子被看得通透?

思雪终于将饺子吃完,但心下却是不舒服的,“娘娘,要不奴婢给您去熬碗粥吧?您这样不用晚膳会饿着身体的。”

“不必了,我困得紧,先睡了。”怀柔出了浴池便躺在了软塌上,困乏的道。

“哦,那奴婢就不打扰您休息了,不过药得先喝了,不然……”思雪话音未落。

怀柔注意到她放在一侧的药碗,顺手拿起,一仰而尽,然后继续闭上了眼睛,困倦袭来,似乎药味儿也没那么明显了。

“那怀妃娘娘就好好休息,奴婢暂且退下了,还请娘娘若是想用膳了知会奴婢一声。”思雪说完,取过碗筷恭敬的退了出去。关门前依然不放心的看了怀柔一眼,但没有再开口,看她的样子,问是问不出结果的了。

“主子,溪风崖传来消息说冷贵人失踪了,疑似被人劫走,还未追到犯人。主子怎么看?”怀柔刚躺下,耳边便传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是夜阁的人。

冷离疏离开皇宫也有些日子了,若说当日在他眼皮底下逃走令他不觉才是假的,所以冷贵人八成是被他给接回去的,不算是劫走,顶多是讨回亲妹妹罢了。

想到这里,怀柔闭着眼平静的回道:“等。”

的确,现在也只剩下等待了,哥哥的安排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他将她的安全放在了第一位,自然要极力避免她再去趟浑水,或许是得知了冷贵人出事才这般,亦或许是君屏幽已经去了山岳关,但不管如何,哥哥是决计不会让她去涉险的了,她知道。

“蠢女人,听说你出不去闹绝食?”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忽然响起一个极为邪魅的声音。

怀柔睡了一会儿,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便看到阴夜直直的对着她的脸视线丝毫不避讳。

怀柔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坐了起来,“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进来了?”

其实更想说的是,为何不好好在**待着,到处乱窜?

不过,不管说哪句阴夜都明白的,他们之间最不需费口舌去理解。

“一向来你进我房间也从不敲门啊,我们扯平了。”阴夜邪魅的回道,继而目光落在她瘦削的脸颊上,“若是饿死了,我可不负责烧香给你啊。”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