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第125章 饿狼传说

第一百二十五章 饿狼一传说

东方渐白,一夜晃过,晨雾四起,当曦曙之光透过层层的轻雾射到怀柔的脸上,周身忽然萦绕上一抹淡烟,好似金光灿灿,好似云中仙子。

离山岳关只差一条激流了,怀柔忽然驻足不动,那熟悉的身影不是他还会是谁?一夜未眠,不停不歇用尽了力气靠着毅力才赶来这儿,在见到他的那一刹那所有的情绪便烟消云散了,原来,最好的回报是他的亲自相迎。

怀柔没有过河,而是静静站在河边懒洋洋的看着君屏幽。

君屏幽虽然闭着眼睛等待,却也是一夜未睡,见到怀柔先是一喜,随即眸光幽幽的看着她。

怀柔想着隔着一条激流看着君屏幽,却好似隔了一条银河,而那银河繁星点点,众星璀璨,但幸好她还能看得清君屏幽的面容,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他面容上的每一个表情。那么这样是否值得她跨越千山万水走到他身边?就算一路刀枪剑雨荆棘遍地也不怕?!

“还算你有良心,知道来找我!”君屏幽忽然出声,声音有些喑哑。

怀柔不说话,眸光好似被河中的雾气浸染,拢上一层水雾,但水雾中却破碎出一丝光华,来自天边,又好似来自眼前,那丝光华凝聚成一面镜子,镜子中直直映着君屏幽的容颜,如诗如画,压制风华。

“过来!”君屏幽再次开口,喑哑依旧。

“凭什么过去?我要回去!”怀柔忽然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哼了一句,转身就走。但脚步还没迈出,一袭紫光飘然而落,胳膊已经被人拽住,面前照下潋滟光华,她抬眼去看,腰身被一只手臂紧紧揽住,刚要开口。唇上一软,被淡雅如清晨新味的气息覆盖上,她睁大一双疲惫的凤眸瞪着君屏幽。

君屏幽如玉的手覆下,将她双眼盖住。本来覆在她唇上的唇瓣改为轻轻的啃咬,将她柔嫩的粉唇含在口中。

怀柔眼前一暗,不曾试过这般亲吻,心忽然轻轻颤了起来,连带着身子也轻轻颤栗。

君屏幽加深这个吻,唇齿间缱绻旖旎,不急迫,不狂热,却是该死的缠绵纠缠,似乎要将她整个人化成水。揉进他身体。

晨风拂来,衣摆飘荡,激流撞石,发出轻灵悦耳的响声,君屏幽固有的清新的气息融入大山飘来的独有的自然气息。淡淡的浓烈享受,浅浅的沁入心脾,既矛盾又和谐。

怀柔在这样的气氛中,心里脑海中一切的一切都飘远,似乎天地间只剩下她自己和抱着她的这个人,她如大海里的一叶小舟,被一股大浪卷进了漩涡的中心处。百转千回,将她一寸一寸割裂,一点一点吞噬殆尽,却又倍加享受这突如其来的激荡!

许久,直到怀柔几欲窒息,只能靠着君屏幽度过来的气息呼吸时。君屏幽才放过她,她身子一软,就要向地上滑去。

君屏幽抱住她,又将她揽回怀里,低低轻笑。“瞧你这点儿出息!”

怀柔大口大口的喘气,闻言顿时恼怒的瞪着君屏幽,愤声道:“登徒子!”

可惜她虽然愤懑,却无论是神态还是声音,都染上了情动的沙哑娇媚,那一嗔一怒,不但毫无半丝威慑,却更加令抱着她的人心神荡漾。

君屏幽忽然低下头,唇瓣又落下。

怀柔立即偏头躲闪,却还是被他吻了个正着,他瞪着她,对上他雾蒙蒙的眸光里倒映着的她粉面娇颜,红如云霞的小脸,尤其是她自己的那一双眸子水波盈盈,在他的眸光里看得清清楚楚,她忽然闭上眼睛,觉得自己这辈子估计真栽在这个男人手里了!

这回一吻极深,深到无法自拔。

许久,君屏幽忽然推开怀柔,将她拦腰抱起,轻放在河边初长出来的嫩草上,怀柔有些晕乎乎找不到今夕是何夕的感觉,只觉得身子突然就腾空了,如同处在一团云雾之中,飘飘渺渺,却又轻盈落下,直到她后背贴在了微凉的草地上,她才拉回一丝神智,闭着的眼睛挣开,君屏幽的身子已经俯了下来,压在了她的身上。

唇再次被吻住,裙带被扯开,绫罗衣衫从她双肩滑下,露出精致的锁骨和如雪肌肤。

“怀柔,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今日阔别重逢,你是不是已经很想要了……”君屏幽声音极低极哑。唇齿从怀柔的唇瓣移开,划过她的锁骨肌肤,留下一个个红粉的痕迹。

怀柔忽然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被挑动的跌宕起伏的心跳慢了半拍。须臾,她连忙用手支住君屏幽的胸膛,语气有些惊,有些骇,有些低,有些哑,有些喘,还有些凌乱和可怜,“不……”

“不?”君屏幽挑眉。

“嗯,不想!”怀柔坚决摇头,这荒郊野外的她还不想被一只饿昏了的野兽吃拆入腹。

“我以为你其实很想,都学会自然而然的扯男人腰带了!”君屏幽看着怀柔,眸光已经看不到他以往的清泉润色,如今里面被雾色和隐隐的红色填充,那红色自然是欲火。

“我不想,真不想……”怀柔一怔,心想这腹黑狂就算离她千里之遥,也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甚至与她挑衅文清时的场景他都一清二楚……黑的有些可怕啊……想到这里,怀柔果断猛然摇头,有些急迫的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为了……啊……”她一句话未说完,胸前最敏感的部位被君屏幽毫不留情的咬了一口,有些麻,有些痒,还有些疼,撩拨着她的心颤了几颤,几乎就要控制不住喊出声。

“为了挑逗?”君屏幽抬眼看着怀柔,将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青黛似的墨眉微挑,“不如不解释!”

“就是……玩玩他…罢了……”怀柔不敢看君屏幽的眼睛,声音细弱蚊蝇。

“嗯?玩?怎么个玩法?”君屏幽伸手掬起怀柔的一缕青丝,用那缕青丝挑拨着她红透似苹果的小脸。

怀柔觉得脸上有些痒,欲伸手去拂掉,手却被君屏幽握着动弹不得,五指交缠在一块儿,好似要交织在一起,她又用另一只手去拂,却又突然被他抓住,将她手臂抬过头顶,两只手被迫被他囚禁在一只手上,还不算最糟,君屏幽另一只手挑拨似得覆在她胸前的那两团清雪上,来回揉捏,指尖连流处,温柔似春水。

“我……君屏幽…住手,天快亮了,会被人看到的!”怀柔憋了半晌,吐出一句话。

“嗯,这倒是个问题。”君屏幽似乎认真思考着怀柔的话,就在怀柔刚要松一口气时,他忽然话音一转,挑眉道:“可这是荒郊野外,没有人。”

随后,他唇瓣落下,含住了她的唇瓣,唇齿掠过,将她口中的所有气息都融合成了他的气息之后,他喑哑地道:“你葵水是不是早就来过了?”

“来过了也不可以,我…我还没长开!”怀柔只觉得自己就不该来寻他,这不是羊入虎口么?还是只发狂的猛虎……完了……还没有入虎穴就要被吃拆入腹,吃抹干净了。

“没长开?”君屏幽忽然眨了眨眼睛,雾色迷蒙的眸子打量了身下的怀柔一眼,目光从她脸上,唇上,耳朵上扫过,又看向她锁骨,胸脯,一路向下,将怀柔看得整个身子就快要烧着一般之后,他才慢悠悠从容不迫的道:“不会啊,该长开的地方都张开了,就算没……我也不介意……”

怀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活了两世,第一次被人这般打量完之后说长开了,没长开也不介意……明摆着还是嫌弃她……她撇过头,不再看君屏幽,红着脸愤道:“王爷若是那么将就,何不去寻别的女子作乐?”

“将就应该不至于,反正这荒郊野外的也没有什么女人了。”君屏幽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欠扁模样挑眉道,随后身子再次俯下,准确无误的对准怀柔的脖颈,手沿着她胸前轻挑滑下,在她腰间盘旋了一圈,落在她下腹处流连,大有向下的趋势。

“君屏幽……”怀柔忽然有想哭的冲动,她虽然有些时候大胆狂放,但也分什么事儿,这种男女之事,她其实骨子里还是极其胆小保守的,以往君屏幽和她也不是未曾亲密过,也有过狂热的,但都不会像今日这般对她精神摧残到极致身体被挑拨到极致的,她还是个初谙情事的,哪里经历过这种风流阵仗?身子守不住,软绵绵的提不起一丝力气,身下却情不自禁的颤抖。

“嗯?”君屏幽应了一声,却是自顾自地埋头亲吻和抚摸,似乎上瘾了一般,品尝着她的美好,呼吸喷洒在怀柔的脖颈和胸前,明明是宽广的青草地,却令她呼吸不畅。

怀柔只觉得她已经快要被欲火燃尽,就算没有,也受不了这么浓烈的焚烧了。

君屏幽的手终于徘徊到了怀柔的大腿内侧,离私处还有几厘米的距离……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