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147

147.求推荐求订阅

“就这么走了?”行了几步,冷漓泫忽然挑眉道。

“不然呢?”怀柔头也不回。“留下等大部队追上来杀我们?”

冷漓泫忽然沉默。

怀柔也不再自讨没趣的反问,暗自斟酌着这群黑衣人的身份,很显然与刺杀她和君屏幽的百名隐卫不一样,气息也不同,但是杀意却是浓烈的。

所以,她即便对他们的动机不明也还是本能的出手杀了他们,并且,她了解,这群人也是死士,留活口肯定无用,就是来不及验尸查明了有些可惜。

“你就不好奇他们为什么要杀你?”冷漓泫忽然想起什么,开口问道。

“不管什么理由,他们想杀我还早一百年!所以我好奇不过是浪费时间。”怀柔道,语气平淡。

冷漓泫轻哼了一声,并不应话。

怀柔也不再说话,继续向前走去,想着这些人若不是太后派来的,那会是谁派来的?难道有人在自己身边安了眼线,还是料到自己迟早会……所以……?

如果是这样,那么安排君屏幽回来他一定也有功劳了。或许就在君屏幽前一刻刚到城中,他下一秒就安排了杀手守株待兔……怀柔心里忽然有些后怕,因为那人计算的竟如此精准,他如何料到她一定会走这条捷径,又为何这么刚好安插了杀手?

她忽然用余光瞥了瞥身后,冷漓泫依然神态自若的坐在马上。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似乎,一点儿也不关心周围会有杀机。

怀柔的内心不由得起了疑心,同时,阴夜朝她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分神。她不由得收回余光。暗暗绯腹,若他真要杀她。至于这么煞费苦心么?

四人又徒步走了一个山头,来到了平地。宛若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终于不得不妥协。一脸菜色的对怀柔道:“娘娘,我走不动了。歇一会儿吧。”

“能再咬牙坚持一会儿么?”怀柔看了一眼四周,询问道。

“不行了,抓马缰绳子的力气都没了!”宛若无力的道。

“一旦歇下,你就更不想走了!”怀柔忽然将手递给宛若,“过来,我带你!”

宛若坐在地上不动,见怀柔居然还要行路,一点儿也没有要休息的意思。她忽然耍起了小性子。

“若是你歇在这里,到时候杀手来了可别怪我顾不上你。”怀柔看着宛若微微瞥着的小嘴,慢悠悠的道。宛若当即站起了身,咬牙将手放到了怀柔的手里。私下里不满却也不得发泄,要知道往昔她只要一撒娇娘娘就会屈服的,如今却是不管用了。

怀柔失笑,轻轻一拽,将她拽着坐在了马前,回头看向阴夜和冷漓泫,两个人虽然脸色也并不是太好。但较之宛若,都好很多,她也顾不上询问他们的意见了。双腿一夹马腹,骏马顿时飞奔而去。

宛若被怀柔揽在马前,软趴趴的跟个大虾米似得。不禁让怀柔想起了儿时的情景,那个时候,这丫鬟就被自己带的四处游荡,没少被自己折腾,女子骑马本就不多,丫鬟更不可能有机会学到骑术,所幸她自小被自己带在身边。所以如今的骑术也算是炉火纯青,不过耐力还是不如自己。总会半路掉链子,从小就这样。为此,她没少罚她,不过都被她的撒娇给掩过去了,久而久之,竟也成了习惯,所以不管有没有体力,路程一旦过半,她就会想要掉链子。

正在她嘴角微微勾起的时候,阴夜忽然开口,语气有些不好:“蠢女人,你一人骑马儿已经吃不消了,还再带一个人,你不累,马儿还吃不消呢!”

宛若和怀柔听到这样的话险些齐齐栽落下马,不由得回头狠狠的瞪了阴夜一眼。

冷漓泫忽然嘴角勾了勾,大约是赞同的意思,但也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怀柔忽然气闷,冷哼了一声,对阴夜道:“我再重也比你轻!再废话你带这丫头上路!”

“可以啊,只要你不怕我半路将她摔死的话。”阴夜毫不客气的顶上。

好容易过了最危险的路段,阴夜开始寻乐子缓解气氛,不过,却毫不自知气氛正在一点一点变僵。

宛若忽然身子僵了僵,往怀柔怀里缩了缩,显然她还是不喜欢阴夜,也难怪她会怕他,怀柔有时候也惧怕这小阎王,所幸这一路他没有使什么绊子或是闹什么性子,不然她还真解决不了。

怀柔莞尔,伸手拍了拍宛若的腰,示意她坐好,语气不由自主带了丝笑意,“挺直了,不然我可真将你甩给后面那个小阎王了。”话落,宛若当即挺直了腰板,坐的无比精神。马速随之快了许多。

阴夜见状似乎哼唧了一声,但没有再说话,兀自骑马跟上。

除了荒山的山道走上官道,道路平坦了许多,官道上的水都被清理了,走了不一会儿路就是清業县了,本来两日的路程被怀柔等人一夜就走到了,路过清業县几人没歇脚,继续向下一个城池汤城走去。

出了清業县后就可以感受到水灾明显比走过的华安称等地要严重些,良田作物几乎都看不到,一眼望去尽是一片浑沌的水滩,只能依稀靠着路边的小树辨认出这个城中的官道。勉强往前踱步。

道路两旁的房舍草屋酒肆等几乎都已经倒塌,没倒塌的也都被淹没在水中,不过路上到没有再见到衣衫褴褛逃难别处的百姓,只有官兵们在挖沟排水。

怀柔忽然着急想看到君屏幽,即便日夜奔波骑马也不觉得疲惫。马蹄声踩在官道的水渍上。

发出啪啪的响声,骏马奔跑带起的风似乎都是清凉凉的水汽。

一路上再未遇到任何的阻拦或者埋伏,傍晚时分,怀柔等人终于来到了汾水城。

汾水城的受灾情况最严重,但似乎治理效果最好。逐一入城,就能够看到街道十分的整洁,除了砖墙房舍被雨水洗刷的很干净外,没有任何水污的痕迹,酒楼,茶楼,酒肆,歌坊。店铺等已经开始营业。虽然客流稀少,但也说明这里得到了最快的恢复。

进了城,怀柔勒住马缰,对宛若吩咐,“去打听一下,看看君屏幽在哪里?”

宛若应了一声,知道娘娘心思,立马去了。

怀柔端坐在马上,看着汾水城,想着君屏幽大约从那日离开竹屋后就没再休息,单凭这一路上没有听到或是见到丝毫的哭喊声,就可推断出君屏幽没少下功夫,肯定是止损的同时也尽力安抚了百姓。

“娘娘,幽亲王已经离开汾水城了。”不多时宛若回来,对怀柔低声道,语气带上一分微弱。

“什么时候走的?”怀柔极力的克制住自己悸动的心悄声问道。

“今早刚走的。”宛若小心翼翼道。

“去了哪个方向?”怀柔忍不住蹙眉,她日夜兼程想要见他,没想到他如今已经不在汾水城了。不过想想也没什么奇怪,这几日他日日夜夜都在这儿治水,既然已经安排妥当,自然不会再停留,应该去别处继续治水了。

“不知道……奴婢连着问了好多小厮,都说不清楚。不过肯定没有回京城。”宛若摇摇头道。

“嗯。”怀柔点了点头,又寻思了一会儿,道:“除了汾水城还有哪里是地势低洼且偏穷困的?”

宛若看了一眼冷漓泫,低声道:“娘娘,您不先去看冷贵人么?”

话还未落,怀柔果然感受到冷漓泫传来的较为阴森的目光。

她不由得一颤,只好压低声音,装作不知。

宛若又低声道:“洛河县受灾虽然不重,但是地势比汾水城凶险得多,据说好多泥石流一夜崩塌,困住了不少人,死伤更不在少数,若是娘娘您执意要先去那的话,奴婢可以代替您去看冷贵人,而且幽亲王大约也想你想得紧了,更何况治水奴婢帮不上忙,不过照看冷贵人奴婢还是帮得上忙的,娘娘只需要告诉我怎么做就行了,更何况冷贵人一时半会儿也生不下来,我帮您先稳住她。”

半晌,她又道:“而且,夜阁昨日已经赶赴那里,但至今还没有消息,似乎……是山路中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

怀柔忽然沉默不语。

“娘娘,要不要奴婢联络无月去探查一下?”宛若试探的问,这一路来一直赶路,自然没时间与无月联系,她刚刚不过是问了几个牵马的小厮,顺便得到了幽亲王离开汾水城的消息。

“不必了,君屏幽肯定去了那里。”怀柔忽然制止了宛若,以她对君屏幽的了解,他离开肯定会知会自己,如今没有告诉自己,只有两个原因,一是知会不了,二是他不想让自己知道。

至于为何不想,或生气,或怕自己挂心,总之……不想说的理由千千万,而能说的却不多。

总之,她如今还能知道他的行踪,这便是最好的安慰了。

宛若应了一声,一脸忧色的看了娘娘一眼,似乎看不清她如今在想什么,但终是没敢再开口打扰她。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