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弃妃难自弃

万圣节嗨皮哟

万圣节嗨皮哟

房间再度恢复了安静,怀柔乏得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却一直是她刚下马时的场景……

硕大的冷将军府偏殿,冷贵人抱着肚子躺在**,才短短两个月不见,却已经瘦得不成人形。

怀柔疾步走到床前,床前的两名侍女立即让开,她看到了**有一滩血,冷贵人捂着肚子,全身颤抖,衣裙被褥都是血迹,见到她进来,眼睛聚了一抹光,“怀姐姐,姐姐,……求你,……救救孩子……”

“妹妹放心,能救我一定救!”怀柔立即伸手按住了冷贵人的手腕给她把脉。

冷贵人点点头,眼睛一顺不顺的盯着怀柔。

怀柔刚碰触到怀柔的手腕,便感觉到从她手腕处传来一丝入骨的凉意,这样的寒气是从她身体发出来的,难怪她的身子不停的哆嗦,不全是疼的,而是冷得。

按理说冷贵人即便胎位不正也未必会导致滑胎的下场,这倒像极了中了寒毒的征兆,并不似直接被冰蝠蜇了那般厉害,而是间接的中了寒毒……,才会如此。她唇瓣忽然紧紧抿起,细细把脉。

“姐姐……,怎么样……孩子是不是保不住了?”冷贵人见怀柔半晌不说,心在下沉。

怀柔抬眼,就见冷贵人眼中已经没了光彩,灰蒙蒙的一片晦涩,她刚要开口,便听到脚步声走了进来,不必转头也知道是冷漓泫,她本来要说的话生生吞了回去。

冷漓泫来到了床前,看着怀柔急声问,“怀柔,孩子能不能保住?”

“你想这个孩子保住,还是不想这个孩子保住?”怀柔忽然挑眉。

“废话!我自然希望我的侄子能保住!”冷漓泫闻言勃然大怒。

“冷将军。你别忘了,他既是你的侄子,也很可能是未来的太子。你希望太子保住么?”怀柔无视冷漓泫的怒意。再次挑了挑眉。

冷漓泫闻言一怔。

“你……你出去……”冷贵人忽然闭上眼睛,出声赶人。不必猜,她赶得人自然是冷漓泫。

冷漓泫忽然大怒,“我自然希望我的侄子,未来的太子能够保住!怀柔,你到底想说什么?孩子究竟能不能保住?”

“我让你……出去!”冷贵人加重了声音,再次出声赶冷漓泫。

“妹妹,别任性!你肚子里的是皇上的骨肉,更是我的侄子。看着你难受哥哥也担心,你就别和哥哥置气了,为今之计是先想办法保住孩子要紧。”冷漓泫面对冷贵人忽然软了语气。

冷贵人闭着眼睛,态度强硬,“出去!”

“你……”冷漓泫已经骑宠肝胆,他何时对谁低声下气过?如今这般话语都说了,冷贵人居然还不买账,他想发怒,但这般情形怒意只能压制住发不出来,他一口气憋在胸口。死死的看着冷贵人。

“出去……”冷贵人似乎只会说这两个字了。

冷漓泫两眼涌上怒意,但还是强自忍下,不再看冷贵人。对怀柔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告诉我,孩子到底有没有救了?”

怀柔的脸也沉了下来,“冷将军还是出去吧,这里躺的虽然是你的妹妹,但毕竟不是亲的,要说起来她也叫我一声姐姐,我自然是要救她的,不过孩子。就不一定了,你要是再留在这里。大人跟小孩两个要保命,估计华佗再世都难救了!”

“你……”冷漓泫大怒。

“你在这儿也帮不上忙。相反还影响我做手术,所以,还是出去吧!”怀柔此时不但脸色不好,语气也不好。

“哥哥,你……出去,我不想见到你……”冷贵人坚持着最后的力气强硬道。

“哼,好,我出去!”冷漓泫怒不可遏,对怀柔凌厉的道:“你最好给我保住冷贵人以及腹中胎儿的性命,否则我唯你是问!”

话落,他大踏步走了出去,脚步有些微沉。

“宛若,关上房门,从现在起任何人不准放进来。”怀柔对身后的宛若吩咐道。

“是!”宛若立即应声,定了定情绪,利索的关上房门,落下门把手。

怀柔的手一直按着冷贵人的脉搏没松开,其实在同冷漓泫说话时一直输送真气进入冷贵人的体内,她因为中了寒毒,体质特殊,所以一受凉,身体就会抖得不行,怀孕之人最忌体寒,如今这般如冷藏室的身体,胎儿自然禁受不住,所以开始有了滑胎的迹象。

“姐姐……”冷贵人看着怀柔,眼中露出祈求的光芒。

“妹妹,你先安静听我说,现在有两个选择,你需要马上做出决定,一个是,我可以保住孩子,可是……他生出来就会夭折,因为寒气已经伤及了他的五脏六腑,他那么小,禁受不住。未来自然也当不上储君了。而且你现在的体质要保住自己的性命已经是不易,生下他,很有可能……二是,我动手术将死胎取出来,然后助你驱除寒气,若是输血顺利的话,你有很大的几率可以活下来,我会给你几个方子,你照着方子好好养身子的话,未来还是很有希望再怀上孩子的。”

冷贵人闻言,颤抖的身子仿佛有了片刻的停顿,脸上的痛苦之意僵硬在了一瞬间。

半晌之后,她才流着泪做出了决定。颤抖的道:“孩子,……是娘对不住你……没有保护好你……来生……千万不要投入帝王家了!”随后麻药起效,失去了知觉。

看着冷贵人带着泪水昏厥的样子,怀柔好似叹了一口气,为人母大约都是这样的心情吧,但是此刻她没有多余的功夫去感慨,她必须尽力救活她。

此时此刻的她眉眼坚毅,第一次感谢自己修行的云轴神功,再次派上了用场。虽然之前救屏幽已经有了经验,但是她还是明显感觉到体内的真气正在快速的流失。

宛若一直守在怀柔身边,不时的替她擦掉额头的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殿内静寂,殿外不时传来来回踱步的声音,显然冷漓泫还没有离开,而是守在了门外。

将军府内外气氛紧张。

天明时分,怀柔终于撤回了手,身子一软就要向地上再去,宛若立即扶住了她,担心的喊:“娘娘!”

“姐姐?”冷贵人麻药劲儿过去,逐渐恢复苏醒,睁眼看到怀柔要倒下,也焦急出声。

怀柔扯了扯嘴角,气息有些虚弱,对冷贵人摇摇头道:“我没事儿,就是有点累。”

“灵儿,快扶怀妃娘娘到榻上休息。”冷贵人连忙出声对府里的丫鬟吩咐道。

那名被唤作灵儿的丫鬟立即应声,上来扶怀柔上软塌。

怀柔这才注意到角落里还站着一个丫鬟,一直安静的站着,悄然无声。在灵儿和宛若的共同搀扶下,怀柔顺利的歪倒在了榻上,感觉连太瘦的力气都没了,但脸上还是显出了暖暖的笑容,“方子我待会就开给你,要好好养身子,不要太伤心,孩子,还会有的。身子最要紧!”

冷贵人看着怀柔,眼泪不觉淌了出来,“姐姐说的是,妹妹一定会好好养身子,只是,辛苦姐姐了……”

“没事的,救活你我就也算是可以交差了!”怀柔摇摇头,“别哭了,你身上还有伤,情绪不要过激才好。”

冷贵人点点头,连忙止住了眼泪。

“灵儿,贵人是怎么中的寒毒,你知道么?”怀柔忽然对身边那个毫无存在感的丫鬟出声询问。

灵儿忽然露出一副为难的神色,“奴婢……奴婢虽然一直守在贵人身边,连贵人的饮食行动都极为谨慎,尤其是这两日,我更是连步子都不敢移开贵人身边半步,夜间也都守在房内,……照理说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才对……所以,奴婢也不知道。”

“奇怪……真是奇怪!不对!一定是那个丫头!”怀柔再次回忆,忽然惊觉。

一直在房内,她竟然没有察觉到那个丫头的气息!

“什么丫头?”

君屏幽刚好入眠,只听怀里人儿忽然警醒的喊了一句话,让他不得已醒过来追问道。

“灵儿!”怀柔心思一动,回答道,丝毫对如今是深夜没有察觉。

“灵儿是谁?”君屏幽再次追问。

“冷贵人的丫鬟!”怀柔再度答道,这一次被眼前的情况拉回了现实。尤其是看到君屏幽一张莫名其妙的脸看着自己,瞬间一张脸红到了脖子根。

“你都回来这么久了,还惦记着那个冷贵人啊?”君屏幽忽然好笑的挑眉道。

“我也不想的,可是,实在是太可疑了,而且我两次都遇到了伏击,居然是同一个地点!时间也掐算的恰到好处,就好像之前安排好的一样!”怀柔解释道。

“你来我这里之前遇到了刺杀?怎么没听你提起?”君屏幽闻言,脸上瞬时不好。

“嗯!”怀柔点头,对上君屏幽不好的脸色立即道:“又没什么,我三两下就对付了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没想到他们还会来第二次,所幸我的贴身护卫回来了,所以我没事。”

君屏幽忽然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

“他没那么容易伤到我。”怀柔忽然得意的道“就算没有护卫,对付他们我还是足够的,你可别小瞧我!”

强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