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破唐

第50章 大变局

第050章 大变局

贾直言立在成武县西的一个土坡上,久久凝视着摩岢人弯弯曲曲西行的队形,对身边的李茂说:“你这祸水西移之计,不够厚道。”李茂道:“摩岢术有罪,本当严惩,但此人尚有归化之心,相比摩岢拨还算是一个好首领,当给他一个自新的机会。希望经此一番教训,他能幡然悔悟,带领族人革除固陋,虔心归化。”

贾直言摇摇头,有些不以为然。他眯着眼睛四处打望了一圈,回身问李茂:“节帅对薛明府能临机决断平息城中叛乱,十分的赏识,欲辟他为观察判官,你也想跟着挪一挪吗?”

李茂道:“孤山镇走引使任上尚有一堆烦心事,只怕我想走,他们也不肯放,待我忙完了这一头再说,届时还要请先生多在节帅面前保举推荐。”

贾直言点头称赞道:“做事有始有终,很好。”

青墨和一个少年说说笑笑上了山,见李茂和贾直言在说话,二人停止说笑,肃然而立。贾直言问青墨:“前锋到哪了?”青墨道:“已出成武县境,济阴县派人在界桥接应,州军严阵以待,只给他们一天时间过境。”

贾直言摇了摇头,道:“这样不好,都是我大唐的子民,怎么能当贼防呢。”

说完这话,他倒背起双手优哉游哉地步下土坡。

李茂看那少年有些眼熟,便要青墨引荐,青墨道:“这是摩岢神通,摩岢族的少年勇士,他和我不打不成交,如今想留在将军您面前效力。”叫摩岢神通的少年单膝跪拜,用生硬的汉话说道:“请将军笑纳我。”

李茂虚作搀扶,道:“笑纳,笑纳。”青墨扶起摩岢神通,夸道:“我怎么说的,我们将军为人最四海,最好结交天下英雄,他肯定愿意收纳你。”

这句话摩岢神通显然听懂了,咧着嘴嘿嘿地笑了起来。

李茂无奈地摇了摇头,经历了这件事后,他对摩岢人是一点好印象都没有,青墨这家伙不打招呼就给自己找了个胡人随从,让他怎么高兴的起来?他斜了眼摩岢神通,这少年满脸阳光,笑的一派纯真。

那一刻,李茂忽有所悟,摩岢族长老设计鼓动乞丐帮作乱,致使城中百姓蒙受了一场大劫难,在他看来自是罪恶滔天,不能饶恕。但站在摩岢人的角度看,何尝又不是英雄作为,为族人谋取独立尊严,不正是为领袖者应尽之责吗?

世界尚未大同,族群之间的竞争是实实在在的,摩岢人入中原六世不肯归化,在自己看来他们是不明大势,冥顽不化,但站在他们的角度上去想,人家又有什么错,他们何尝不是为了保持族群的传统和独立,挣扎着不肯消亡于苍远的历史长河中?

自私、卑劣的首恶元凶已经得到了惩罚,摩岢术虽侥幸逃过一劫,却被迫带领族人继续迁徙流浪,冥冥中岂非报应?

李茂做了个深呼吸,脑袋清醒了许多,心境也敞亮起来。再看摩岢神通时,似乎也不那么讨厌了。

闻知摩岢人被递解出境,薛戎心情大好,在府中大摆宴席,宴请尹牧、贾直言、李茂和桑容等人,尹牧和贾直言面和心不合,只是看着薛戎的面子,才维持着表面上的客气,这顿饭吃的热热闹闹,却又寡淡无味。

送走客人,薛戎留李茂在书房,言道:“郓帅辟我去观察幕,你有什么打算?”得知李茂想继续留在孤山镇时,薛戎沉吟片刻,才道:“罢了,你如今是八品司戈,起步不算差,经历了这场风波,我也看出了你的能力,从今往后你可以单飞了。”

单飞是李茂一直以来的夙愿,私下里不知想过多少回,但乍然听来,却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强压着心头的激涌,勉强笑道:“兄长这是要不管我了吗?”薛戎摇摇手,笑道:“当初我来淄青,是为卢公推举,郓帅抬爱,故不忍拒绝,我本意是不愿意来搅这趟浑水的,当初是,现今仍是。你兄长我是个性情散淡的人,不耐烦官场上的世故。人在官场,三心二意,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此番能全身而退,全靠了你的机智和果敢,说关照你,早已力有不逮,今后的路就得靠你自己去走了。”

虽知薛戎早有去意,虽然李茂一直在谋求独立,且如今已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但亲耳听到薛戎的这番话,李茂还是彷徨无措,似被人抽调了脊椎,连腰杆都直不起来。

薛戎的辟书很快下达,他仍旧是成武县令,却有官无职,他的新职务是淄青观察幕府判官。开元年间,大唐国力鼎盛,领内人口和领地急剧增加,朝廷直领数百州府,政务繁剧,不堪负重。开元二十一年,张九龄奏设十五道采访使,“准刺史例入奏”,代朝廷监察地方。到开元末,采访使进一步扩权,“许其专停刺史务,废置由己”,由此成为凌驾于地方州县之上的一级行政机构。

起初,采访使并不掌军,军政分治,且采访使与节度使的区域划分也并不完全吻合。常常是一个地区既有节度使又有采访使。后因边境战争频繁,军政分治不利于集中力量应付频繁的战事,故而采访使与节度使逐渐归一。

天宝九年,安禄山以平卢节度使兼范阳节度使的身份,兼领河北采访使,军、政、财务一把抓,势力膨胀到极点,终于酿成安史之乱的惨祸。

为了平息安史之乱,玄宗皇帝授权各道节度使自调兵食,总管内征发,任免管内官吏等权利,采访使的权力被节度使架空。乾元元年罢省采访使,改置观察处置使(观察使)。

在不设节度使的道,观察使循例兼任都防御使或都团练使,统管地方军政。而在设节度使的道,观察使例由节度使兼任,淄青观察使便是由节度使李师古兼任。观察使虽由节度使兼任,其幕府却是独立的,依旧设有副使、判官、支使等幕职。

在地方诸幕府中,观察幕府地位仅次于节度幕府,高于支度、营田等幕府,观察判官地位清高,很多人在此磨砺一番后都能继续往上走。

薛戎以县令而出任观察判官,普遍被认为是重用。接替薛戎暂摄成武县政务的是李茂,县令缺位循例该由县丞暂摄政务,但县丞冯荫深知眼下这幅乱局不是他能应付的,故而推辞不肯接手。贾直言便向郓州推荐了李茂,李茂却不甘心陷在成武县,他向贾直言请辞,贾直言道:“成武县情况惟有你最熟悉,你不出面,这个烂摊子谁来收拾?”

李茂细思贾直言这话大有道理,城中这幅乱局,自己若不出面收拾,换做一个人,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乱子来。他答应暂摄成武县政务,但要贾直言承诺待乱局平定后即放他回孤山镇。贾直言捻须微笑道:“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放着好好的县令不当,非要去做什么出力不讨好的走引使。”李茂道:“县令乃是亲民官,事务繁剧,责任重大,一身关系数万百姓的福祉,李茂才疏学浅,岂敢耽误苍生。”

这话很得贾直言的胃口,也就同意了李茂所请。

《杀破唐》最新章节由云起书院首发,最新最火最快网络小说首发地!(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