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破唐

第57章 逆战(上)

第057章 逆战(上)

李茂第一次到东海城是给攻城的镇海军押送给养,千五百石粮、两百付甲、两万五千枝羽箭。当时镇海军已经围城十天,低矮破旧的东海城墙上白茫茫的一片,插满了官军发射的羽箭,但城却还巍然屹立。

张叔夜意图用弓箭把城射下来的计划宣告破产,他正组织陷阵军,准备强攻夺城。这两百付甲和两万五千枝是打了欠条从清海军借的。佐吏在跟镇海军交割时,李茂提刀登上一座土山,这是镇海军为了攻取东海城,临时堆垒起来的,用于观察战场形势。

李茂信步走过去,一路畅行无阻,竟无一个人阻拦,站在土堆顶部的望台上,整个战场形势一目了然,从未经过战阵的李茂这才能理解张叔夜为何要耗费如此大的人力物力堆垒起这样一座山。

东海城外的树林被砍伐一空,都做了攻城的云梯,雀老三不善用兵,由此可见一斑,这本也不奇怪,雀老三只是海盗头子,指挥小股人马打家劫舍或是一把好手,指挥这么多人驻守城池却是地地道道的门外汉,至于能把城守这么久,除了镇海军不擅攻城野战,还有就是张叔夜心里一直存着保存实力的念头,不愿硬碰硬。

土墙上那密密麻麻的箭矢就是明证!

东海城久攻不下,密州刺史李师道如坐针毡,自雀老三叛乱以来,他兄长李师古一直没有给他太大压力,但这并不表示李师古会轻易罢手,如果东海城久攻不下,平卢军早晚是要插手的,而一旦插手进来,李师道将连挣扎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因此之故,他给了张叔夜施加了巨大的压力,催促镇海军尽快拿下东海城。张叔夜被逼的无路可走,只能硬着头皮舍命搏他一下。

两百付甲衣很快分发给张叔夜的亲军,这支亲军约有四百人,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在李茂看来唯有这支亲军才勉强能算的上是正规军,其他军士嘛,说乌合之众,其必不服,但实际上他们也只配得上这四个字。

大队镇海军士卒还在乱糟糟地集结队伍时,东海城的东门悄悄地开启。站在东海城城头的雀老三眼见张叔夜摆出这等阵势,知道他是被逼急眼了,于是把张叔夜上三代女性逐个问候一遍后,决定来个先发制人,趁镇海军队列不齐,发动突然袭击。

北门开启,雀老三一马当先,领着十余骑和四百步卒呐喊杀出。

战场形势风云突变,正在闹哄哄列队的镇海军士卒,猛然见贼兵杀到眼面前,呐喊一声,丢弃了刀盾,扭头就跑,正在分发箭矢的虞侯队猝不及防,被溃军冲动阵型,呼啦啦败下阵来。李茂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此刻站的比任何人都高,看的比任何人都清楚,貌似强大的镇海军恰如一个巨大的肥皂泡,被雀老三轻轻一戳,便原形毕露。

这,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对于这个时代的行军布阵,李茂的看法有一个嬗变过程,起初他看到清海军在校场上花费大量时间训练阵型,觉得十分可笑,战场情况,瞬息万变,全靠随机应变,这又不是阅兵,搞那么整齐的阵型有何作用。

直到经历了成武县民变后,李茂才理解了阵型的重要性,这时代的士兵,哪怕是正正规规的官健,训练也很不够,他们即如后世机关里上班的科员一般,按时点卯,按时回家,多数人因军饷不足以养家,还搞点副业生产,心思根本就不在军事上。即使在营时间,也不光都是训练杀敌技巧和研究战法,多数时候他们都在干一些与军事无关的勾当,譬如帮长官家俢屋砌墙,割麦插秧,挖塘养莲,宰羊杀羊等杂事。

训练不足,战场指挥困难,加之通讯手段和工具十分原始,几百几千人的队伍若无统一的阵型约束,根本形成不了战斗力。

至于那些临时拼凑起来的兵,则更需要阵型的约束。

列阵的好处是可以把一群从未经过训练或训练很少的“兵”投入战场杀敌,坏处是一旦阵脚被冲动,便会引起雪崩之势,主将根本无法控制。

故而古人常将“兵”与“势”结合,形成“兵势”一词,为大将者首要的任务就是识别这种势,控制、运用这种势,使之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势一旦形成,就具有其固有的惯性,凡人无力左右,所谓气势如虹时,可贯日月,兵败如山倒时,任是兵圣转世也只能望而兴叹。

因为站得高,所以看的远,因为置身局外,故而看的比局内人要清。镇海城如潮水般溃败之时,李茂突然打了一个寒颤,一刹那,他颖悟到了“兵势”二字的内涵。

镇海军除张叔夜亲军外,皆是老弱之徒,张叔夜摆出这偌大阵势,用意只在试探敌军虚实,吸引敌军注意力,掩护真正的主力攻城。张叔夜对这支前锋豆腐军本来就未寄予希望,只希望他们能拖上一段时日,给自己的亲军做个垫脚石。

却未想到还未开战前锋豆腐军们就一溃千里,不仅自己败下阵来,还牵动全军阵脚,眼看着就要形成全军总崩溃的局势。

正向主力亲军面授机宜的张叔夜大惊失色,在军旅多年,大小仗打过几十回,他深知兵败如山倒的厉害,一旦颓势传染开来,纵然手握百万雄师也只能落个兵败身死的下场。

张叔夜不及多想,他拔刀在手,临阵大呼杀贼。

被选作攻城的是张叔夜的亲军卫队,人数约两百。这些人待遇最厚,装备最精,绝大多数都经历过战阵的洗礼,与张叔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理解张叔夜此刻的心情,也深明他的用意,他们尾随其后,呐喊向前。

李茂站在望台上看到了这样一副诡异的景象,一面是镇海军前锋如风吹海浪般败下阵来,一面是逆势而上的张叔夜亲卫。张叔夜逆势扛强,胜败未知,但这股英雄气概还是深深地感染了李茂,李茂唤过青墨,吩咐护兵准备刀枪。

青墨显然对逆战的张叔夜并不看好,犹豫了一下,还是劝阻道:“老将妄自托大,怕是要吃败仗,咱们只是来送粮的,犯不着趟这浑水。再说就凭咱们这点人,给人塞牙缝怕都不够,去了也是白送死。”

李茂喝摩岢神通:“你去传令。”摩岢神通拱手应诺,飞奔而去,李茂瞪了青墨一眼,道:“战场上形势瞬息万变,主将对全军务必要做到如臂使指,方有取胜的希望。你我兄弟归兄弟,战场上只分上下,你怎敢抗命质疑?”青墨吃了一惊,忙谢罪道:“我错了,下次不敢。”忙下土山去备战。

《杀破唐》最新章节由云起书院首发,最新最火最快网络小说首发地!(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