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041章

第041章

两辈子加起来的第一次,见到方良寿,蓝执盈还是有点纠结的。

综上所述,怎么看两个人都不像是能和平相处的样子。

蓝氏还是如同往常一样,门庭若市,但又秩序井然。

蓝执盈从后门进入,按照叶红雪的指引到了一楼小会议室。远离了整个蓝氏大厅,这边也显得宁静而致远。

郭墨还有一个蓝氏的新人,如果蓝执盈没记错的话,是叫做梁栋的新人也在。而会议室里的第三人,看起来就是那位方良寿了。

“!!!!”

身为一个专业演员,蓝执盈是真真正正的明白,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能做到眼睛里‘有戏’这件事情的。

但是这个认知的范围里,一点都不想包括能从别人眼中看到无数感叹号。

“方先生?”

宽大的白t,胸前是占据了整个篇幅的自己的头像。头上还绑着‘女王蓝执盈’的飘带,放在桌子上的大本子就不说了,不论从哪个方面看这都是自己一个普通的粉丝而已。

蓝执盈心里最后一点侥幸——也许是同名同姓的人——也被打破了,虽然大框眼镜还有厚刘海遮盖了大部分面容,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这人五年后的样子。

的确是那个精神有点不正常的鬼才方良寿——话说这样说自己的粉丝是不是有点不好?

蓝执盈径直走到方良寿面前,礼貌的伸出手。

而方良寿,再次刷新了蓝执盈对……狂热粉丝的认知。

方良寿几乎是以火烧屁股一般的速度站了起来,然后快速将双手在衣服两边摩擦了很多下。

在确保了手心上绝对没有了汗渍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双手捧着蓝执盈的右手,直接单膝跪地虔诚的在手背上亲吻了一下。

说实话,蓝执盈真的有点被吓到了。正常的打招呼方式,貌似真的不是这样吧?

一旁的叶红雪还有一直以冷面形象示人的郭墨,也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还单膝跪在地上的人。

而梁栋,只剩下呵呵了。

蓝执盈也想跟着呵呵了。“哈哈,方先生你真有趣,快起来吧咱们这里又不录节目。”

蓝执盈轻笑出声,而旁边的梁栋还有郭墨也很有眼力劲儿的直接一人一边将地上的方良寿扶了起来。

对于梁栋和郭墨的粗暴,方良寿是一点意见都没有。因为此时此刻,他正忙着感动的泪眼汪汪呢。

“女神,我终于见到你了,女神。虽然明天才是我的生日,但这绝对是我这辈子最激动人心的一刻。”

“别激动,有什么事儿咱们坐下慢慢说。”不管是突然冒出来的方良寿,还是方良寿带来的剧本。都值得蓝执盈坐下来,慢慢说。

蓝执盈轻笑出声,安抚的看着方良寿。“虽然是明天的生日,但能接受我提前的祝福吗?生日快乐。”

看着方良寿现在这个样子,要说蓝执盈不奇怪上辈子为什么会造成最后那种情况,那简直是骗人的。

小会议室是张圆桌,蓝执盈坐下之后,方良寿主动坐在了距离蓝执盈最远,但却是正对面的地方。在蓝执盈提前的祝福下,方良寿整个人就像是当机了一般坐在那里只剩下看着蓝执盈傻笑了。

而接下来,就是无限的沉默。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三分总过去了。

蓝执盈微笑,方良寿傻笑。

等过了不下五分钟,作为室内也算是和两边都有点‘交情’的梁栋,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主动打开了话题。

“方先生,你不是说要和蓝小姐洽谈剧本的事情吗?”

“啊对对对,女神,这是我为你写的一些剧本,希望你看看!”说到自己的作品,方良寿总算正经了一些。

脸上的傻笑少了一点,但是紧张却多了一些。“当然我也没觉得我写的东西一定就出类拔萃什么的,只是希望女神你看看,哪怕就像是看一个故事一样随便看看也行。”

将桌子上厚厚的本子打开,取出后面一沓剧本。当着当事人的面打开厚本子,看见里面各种蓝执盈的剪报的时候,方良寿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最后想了想,将厚重的简报也推了过去。

“这是我十多年来的成果,我,我,我想得到女神的一个签名,不知道可不可以。”

在没见到蓝执盈之前,方良寿是想将这个送给蓝执盈的。而见到蓝执盈之后,方良寿才发现自己对蓝执盈的爱只会越发的深厚绝对不会减少。

之前想的什么在三十岁生日的时候做个了断,现在看起来都是一个笑话了。

“当然可以。”蓝执盈先接过剪报本,认真的从第一页看了起来。“还有,不要女神女神的叫啦,叫的我怪不好意思的。如果方先生愿意的话,叫我蓝执盈就可以了。”

那是蓝执盈三岁时拍摄的第一个广告,并没有纸质新闻流通,看起来方良寿当年是用照相机直接从电视上拍的截图,然后旁边记载了那个广告的播放时间还有内容。

第二页是蓝执盈第二个作品,一个儿童剧里的小配角,当初也就是一分钟不到的镜头而已。

第三页,第四页……蓝执盈慢慢的翻着,细细的看着。

就像是时间再一次的从幼时重新开始,当初拍摄这些东西时的点点滴滴也慢慢的涌上心头。

时间都像是慢了,而蓝执盈的心也跟着静了。

之前对方良寿的担心和纠结,貌似也不那么重要了。

蓝执盈用了整整半个小时,才翻到了最后一页。是蓝执盈昨天的新闻,关于某部剧的宣传。

在翻完最后一页,蓝执盈心里貌似放下了什么,但又多了什么。

方良寿一直激动的看着蓝执盈,根本没有开口的打算。对于蓝执盈的称呼的问题,也直接沉默以对。蓝执盈简直就是方良寿的精神支柱,只有女神这个称呼才不会觉得亵渎对方。

对于这一点,方良寿默默的坚持着。

郭墨和叶红雪也还不知道蓝执盈的打算,两个人也难得的没有插嘴。梁栋不是一个会胡来的艺人,既然梁栋能为这些剧本的质量做保证,两个人就等蓝执盈和对方谈好之后,再负责接下来的步骤就好。

重要的事情要多重复一遍,再次感慨这群人无趣的梁栋深感他的肩头任务沉重。本来只想坐在一旁当个安静的美男子,可会议室里的气氛却一点都不想让他真的这么做。

“方先生绝对是蓝小姐的忠粉啊,说起来今天还挺惊险的。要不是方先生反应快,这些东西现在也不可能在这里了。”

蓝执盈从某些情绪中抽离出来,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梁栋。

虽说小会议室里只有一个圆桌,但圆桌还是挺大的。叶红雪坐在蓝执盈右手边。接下来是郭墨,然后是梁栋,再然后是蓝执盈正对面的方良寿。

五个人也算是占据了整张桌子的右边,而左边完全的空了下来。

而现在,坐在方良寿左手边距离蓝执盈有点远的梁栋好笑的指了指蓝执盈桌面上的东西。好笑的看了一眼方良寿,才接着说道。

“今天我们一个发布会,出来的时候刚好看见星华的两个艺人在和方先生开玩笑,说他们是蓝氏的艺人可以将这些东西带给心心姐。”

“星华?”

“是啊,就是我这次的新剧里的同事,魏雨晨和璐璐。”

梁栋一点都没有在背后告状的觉悟,撇了撇嘴就像是在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蓝执盈还有叶红雪、郭墨脸上那微微的变化,也让梁栋心情更好起来了。

而方良寿脸上的傻笑也总算少了一些,多了一点愁苦。“现在的人怎么这么坏呢,我真的没想到那些电视上光鲜亮丽的明星,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蓝执盈、叶红雪、郭墨还有梁栋一起看向低着头懊恼的方良寿,如果这个时候内心的os可以发出声音的话,四个人一连串的感叹号都能说明很多未尽的话语了。

方先生,你已经三十了,真的还这么天真吗?

蓝执盈貌似不经意的翻开旁边的一摞剧本,正确的说是三厚本。从看到第一个剧本的名字开始,蓝执盈的眼睛就微微的瞪大了一毫米。

《天使》

剧本还没看,但是上辈子一年后的确有一部叫做这个名字的偶像剧,红遍了半边天。

蓝执盈看文字东西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不怎么走心的情况下一目十行都是很正常的。

随手翻了后面两本,虽然名字变了,但是内容大致还是一样的。

三部偶像剧,三部在上辈子创造了收视奇迹的偶像剧。

蓝执盈觉得自己的心跳有点小快,看了看梁栋,然后又看了看还继续在懊恼的方良寿。

“方先生当时就发现不对,然后将东西要回来的吗?”

方良寿瞬间爆红了整张脸,眼神也变得躲躲闪闪,说不出话来。

也算是当事人之一的梁栋,无奈的笑了笑继续解释。“才没有,这家伙神经反应貌似有点慢,我们差点就要在明天的娱乐新闻里看见他成为色狼的剧情了。”

蓝执盈有点惊愕,叶红雪和郭墨是彻底无语了。不过,蓝执盈的惊愕却和其他人的惊吓不同,而是回想起上辈子某些事情的惊愕。

上辈子方良寿是在五年后才大红大紫的,而五年前的新闻也不会有多少人记得。可是在五年后,方良寿大红大紫之后,曾经说过他所托非人受到了欺骗之类的话。

再联系一下这辈子,恐怕上辈子方良寿也带着这些东西在今天去那个地方了。然后同样的事情可能也真的发生了。

唯一的不同……

蓝执盈默默的看了一眼坐在方良寿身边的梁栋,上辈子自己完全不管公司事物,但也知道在公司力捧的人员名单里没有梁栋这个人。

前阵子叶红雪向自己请示的事情再次回想一下,可不就是自己这辈子改变了梁栋的星路。

而梁栋,也顺手将方良寿给截胡了。

这算是好人有好报吗?蓝执盈更喜欢将这当成投资的回报。

回想一下上辈子,哪怕梁栋最后也接到了这部戏,可公司一点力都没出的情况下,就算还是碰见了魏雨晨那俩人用蓝氏的名声撞骗的事儿,梁栋也不见得会管。

再往深的说,哪怕事后方良寿想来蓝氏求证一下剧本的后续。星华也可以随便收买一个蓝氏的小主管,说是蓝氏已经将剧本卖了出去,或者直接说扔掉了什么的。

就凭上辈子蓝氏里面那么多蛀虫,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

更何况,只是出去对着方良寿说一句的功夫,不耽误蓝氏任何事情,也不用负任何法律责任。哪怕蓝从容再怎么英明神武,也不可能管得住公司所有员工的道德品质问题。

蓝执盈凝视着还有点伤心的方良寿,貌似有点理解为什么上辈子这个人后来对自己可以那么极端了。

确切的说,自己只能算是一个活在方良寿幻想里的偶像形象而已。方良寿对自己一切的好感,可能都来源于他的幻想,他的片面认知,还有他的‘自以为是’。

如果上辈子方良寿的剧本,也就是他的心血,在他的认知里被蓝执盈这样‘糟蹋’过,那么走上了那种极端路线,也貌似不是不可能。

要知道,这种有才华的人大脑思路本来就和普通人有很大差别。

而现在,蓝执盈只能感慨果然是投资的良好回报。

蓝执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慢慢平复自己跳的有点快的心脏。

“方先生,你愿意加入我们蓝氏,成为我们公司专属的编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