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047章

第047章

节目一开始的不愉快,也就预示了之后的节目中可能不会怎么平静了。

蓝执盈平静的看着唐玉,心里一点波澜都没有。平日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自己现在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增强人气,努力赚钱,好实现之后的方针策略。

至于那些不长眼一定要挡在自己路上的人,踢开就好。

晚上九点,节目准时开始直播。央视的舞台,那绝对是地方大的代名词。中间将近一百平的表演舞台,还不包括那些在装饰品后面的地方。

三位来宾的座位位于舞台和观众席之间,三个大座椅被众星环绕一般。而现在,五百多位的观众席,已经座无虚席。

在舞台灯光的照射下,那边只能看见黑压压的一片人头。

华罗福先上去做开场白,然后在音乐声中霍乔希和唐玉走了上去。在最后介绍蓝执盈的时候,掌声还有尖叫声大的有点让人瞩目。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咱们新生代的小天后,盈盈来和大家打个招呼。”

蓝执盈笑眯眯的走到华罗福旁边,挥挥手和场下观众还有所有的镜头打招呼。“哈喽大家好,我是蓝执盈。”

华罗福等了一会儿,确定蓝执盈说完了。然后做了一个搞怪的表情看着蓝执盈。“这就完了吗?不多说点什么吗?”

“咳咳。”蓝执盈干咳两声,就像天鹅一般微微抬起头,身段优美的站在那里,一举一动都带着范儿。“人家可是女神呢,自然要矜持一点。就先说这么多,等下再聊十块钱的。”

“哈哈哈,好好好,那就有请女神先留在这边。看起来我今天不努力让女神说够十块钱的,肯定会被投诉电话淹没的。”

“谁,谁,谁敢找我们华哥麻烦。要知道我可是跟我们华哥混的,想找我们华哥麻烦先过我这一关!”

“注意矜持矜持,要保持你的女神范儿!快坐到那边去,你家华哥我暂时还没有危险。而且我想,广大观众朋友们看着我替他们女神保住了形象一定会原谅我的。”

华罗福好笑的将跳在自己前面,做出一副护卫姿态的人拉到了舞台某个专属座位上。

而台下的观众,也因为两个人的互动发出大笑声。

现场中,表情唯一不怎么好看的,也就那位从坐上座位差不多就被人忽略掉的唐玉了。

霍乔希也跟着华罗福一起打趣蓝执盈‘女神’这个称呼,带动的场下掌声和尖叫声一阵一阵的。而且霍乔希总是有意无意避开唐玉的视线,在旁人看来就像是这两个人完全没有交集一般。

等蓝执盈撇着嘴坐好,华罗福才开心的继续介绍。

“大家应该都挺了解我们这个节目的,所以现在看见盈盈坐在这里应该也能猜得出来今天的表演嘉宾是谁了吧。”

“蓝~执~盈!”

台下观众配合的大喊蓝执盈的名字,而蓝执盈也优美的站起身来做了一个谢幕礼。

华罗福再次笑出来,然后示意台下观众静静。

“我们台也是为今天盈盈的测试操碎了心,最后大家一致认为,把这件事儿直接交给盈盈决定就好。哎,人太出色了也是一种烦恼啊。一次只能表现一个优点,都要让人选择半天。”

蓝执盈再次站起来,谦虚的回礼。“谢谢央视给我这次表现的机会,谢谢华哥将我表扬的如此高大上,好吧其实我真的挺高大上的。而这次我要表演的,就是我最拿手的——背诵,请大家鼓掌欢迎。”

华罗福听着下面真的响起的如雷般的掌声,也跟着在台上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说好的女神范儿呢,盈盈注意形象,形象!”已经坐在嘉宾席的霍乔希也跟着搭话,让下面的笑声更加剧烈了。

“盈盈快别搞笑了,差点以为你要诗歌朗诵了。”唐玉也适时的插上一句,顺便在无形中将蓝执盈的辈分往下降了一大截。

其他三人貌似不经意的都没接话,让唐玉的脸色又扭曲了一下。可惜,不要说周围不可能看见她脸色的观众,就连摄像机貌似都全部转走了。

“来人,上道具。”

蓝执盈大手一挥,工作人员抬着一大堆工具走了上来。当然,这也是之前和地下工作人员说好的事情。包括接下来还有的,一系列搞怪的事情。

“虽然这样说有点不好意思,但我真的对自己的职业产生了怀疑。喂喂喂,你们这些工作人员,还记得到底谁是主持人吗?”华罗福看着工作人员行云流水的动作,脸上做了一个伤心的表情,捂着胸口‘愤恨’到。

“华哥你稍作休息,这些粗活累活就让我们来吧。”蓝执盈再次大手一挥,旁边的美女助理居然笑语盈盈的走了过来。

一个将华罗福送到主持人座位上,一个捧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送了过去。

“哦天啊,我真的要怀疑某种可怕的真相了。比如说,我被架空了什么的。”

华罗福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坐下,端着咖啡开始嘀咕。“这玩意儿到底从哪里来的。”

还没走远的美女助理支持嫣然一笑。“总监办公室,sir。”

好不容易多点出镜的机会,美女助理也是要好好把握。

“老华啊,我总觉得事态有点不对啊。”霍乔希也得到了一杯咖啡,自然,还有唐玉的。霍乔希双手端着咖啡杯,那一身的气场还有举动,硬是将咖啡喝出了中国茶的味道。

霍乔希配合着华罗福一起感慨的看着蓝执盈,而镜头还专门给两个人一个长时间的脸部特写。

现场一股完全被蓝执盈掌控的氛围,让众人又想笑了。

华罗福配合的做出一个哀怨的表情,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开始讲解。“说是背诵,其实就是一种记忆力的考验。为了防止大家认为我们作弊,这次拿来考验盈盈的是一千个毫无规律组合在一起的字。是的,字,因为不要说句子了,连词语都算不上。”

华罗福再次喝了一口咖啡,不由得加了一句感慨。“不得不说,这是我主持过的最舒服的一次了。”

“让我们拉开帷幕。”

两位很有眼力劲儿的美女助理姿态优美的拉开帷幕,高约三米长约六七米的墙板上出现了一千个白底黑色的正四方文字。

说实话,这些字只要是上过学的人都认识。可现在放在一起,所有人都觉得有点不认识了。

就好像打字的人一不小心用脸挤压了键盘,然后留下的一连串杂乱无章的字符。

蓝执盈女神范儿起,一脸严肃的看了一眼墙壁,然后严肃的看着华罗福。“华哥,你能告诉我这道具是谁弄的吗?”

华罗福喝咖啡,好奇的问。“你要做什么?”

“我想和他好好谈谈人生。”

“哦,虽然我觉得他应该挺愿意的。但为了别人不说我们私底下就已经串通好了,我决定还是不介绍你们认识了。”华罗福笑的很矜持。“顺便说一句,小王是你忠实的粉丝。铁杆有粉籍的那种……好吧虽然我也不知道粉籍是什么东西,但小王强烈要求我一定要这样介绍他。”

“哎,华哥你伤透了我的心。”蓝执盈西子捧心一般哀叹,顺便带着镜头看向最前排的工作人员。“小王你也伤透了我的心。”

两个人一唱一和,再加上夸张的肢体语言和表情,让台下的观众再次陷入狂笑之中。

唐玉嘴角抽搐了一笑,脸上还努力保持笑容。可等了半天,看着台上那两人恣无忌惮的无视自己的存在,表情慢慢开始变得不好了。

“华哥、盈盈,打趣的事情你们回去之后再玩啦,这个时候观众们可都在等着盈盈的表现呢。你们说,是不是?”

唐玉很聪明的选择了煽动现场观众,在众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还的确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五百位现场观众里面,能当场听出唐玉话里某种意思的,可能也不过十人吧。这句隐藏着‘你们私下有某种关系的话’,的确是要西斯才能空寂的。

毕竟这些现场观众选取的时候,可都选的的是‘普通’人而已。至于那几位略显有点不‘普通’的人,则用怪怪的眼神看着唐玉。

蓝执盈就像是没听懂唐玉话里的意思,不过华罗福的表情有一瞬间变得很不好看。平静了看了唐玉一眼,只一眼,就让唐玉心惊胆战的禁口不敢再多说什么。

“哎呀,我也觉得盈盈你之后要和这个提供道具的人好好谈谈人生啊。看起来你的魅力还是差了点,不然对方怎么舍得对你这么狠心呢。”

霍乔希适时的加入谈话中,让几个摄影师快速将镜头切了过去。华哥那种表情,自然是不适合出现在镜头上的。

一群人精,自然知道怎么取舍。

“嘤嘤嘤,寒风飘逸洒满我的脸,粉丝叛逆伤透我的心。为了以后出门好混一点我也得好好火一把。华哥,开始吧。”

蓝执盈假哭的擦拭了一下根本不存在的眼泪,然后示意华罗福她已经准备就绪。

华罗福将咖啡放下,再次站了起来。脸色一正,再次恢复成那个严肃认真的主持人。

“规则,十分钟记忆时间。十分钟后开始背诵,一千个字,背诵超过一百个就算通过。”

华罗福抬手做了一个手势,电视机前的观众正好能看见对方示意的那个地方出现的屏幕。

等念完一连串的赞助单位和参与方式,华罗福才接着说到。“这种比赛方式是国际正规记忆力赛事上常用的手段,世界纪录的保持着是可以背诵到两百二十七个字。而今天,蓝执盈的成果将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开始!”华罗福一声令下,刚才只看了一眼就被转过去的蓝执盈才正式的被转过身面对那块大纸板。

华罗福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整个演播室都变得静悄悄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只有舞台上电视墙上的倒计时无声的跳动着。

‘嘀……’时间到。

在警示器响起的瞬间,蓝执盈的转椅就自动转了过去。

而众人看到的,就是已经闭着眼睛开始沉思的蓝执盈。此时此刻,不知道为什么,全场的观众还有工作人员一起跟着紧张了起来。

华罗福没有说话,唐玉本来想说什么,但是看着周围都没有对着她的摄像机最后咬了咬牙也没说出来。

蓝执盈抬手示意了一下,睁开眼睛开始直接背诵。“的它饭果然色人该他共和国……”

清脆的声音在麦克风的扩散下,在整个演播厅里回放。

一分钟后,摄像师在导演激动的示意下还专门用一个镜头对着蓝执盈的正前方转了一圈,就是为了证明蓝执盈正前方什么提示都没有。

两分钟后,整个演播厅都陷入一种无声的兴奋之中。

三分钟后,就连华罗福都有点目瞪口呆了。

四分钟后,蓝执盈终于开始打绊子了。

五分钟后,蓝执盈哀嚎一声捂着脸在‘偶俄日与人同’之后停了下来。“哎,记不住了!”

“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哦不,是不敢相信我的耳朵!”华罗福一声大喊,带动着整个演播厅里的人更加兴奋了。

“我们刚见到了什么,刚听到了什么!我们见证了一个世界纪录的诞生!”

“嗷嗷嗷!”台下,尖叫声,欢笑声,还有掌声,爆发一般涌现出来。声浪一波接着一波,让坐在观众席正前方的唐玉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不止。

“天啊,我开始后悔节目开始的时候没有邀请吉尼斯世界记录统计组织的审查员过来了!”

“哈哈哈华哥快不要夸奖我了,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其实这是演员生存锻炼出来的一种速记能力罢了,要是你让我再重复一遍恐怕我都记不住前面十几个字了。”

蓝执盈这话自然是假的,拥有了过目不忘的能力,虽然对这种毫无意义的字符过不了多久的确会清除掉那个缓存。但是现在,让蓝执盈将那一千个字背诵出来都没问题。

不过蓝执盈只是想微微高调一点,可没想要逆天到让人害怕的程度。现在这个程度,就刚刚好了。

旁边的霍乔希,台上的华罗福,所有人都对着蓝执盈一波接一波的夸奖与赞美。一个好好的节目,就像是瞬间变成了蓝执盈的个人秀一样。

唐玉努力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只是放在桌子下面的双手,已经紧握成拳,感受到指甲戳进肉里的痛楚。

节目还是要继续的,再欢笑了几分钟后,华罗福再次掌控全场开始正式环节。

而蓝执盈,也在一连串的谦虚之后坐在了霍乔希右手边。三位嘉宾只有一位男士,并且是长者的情况下,导演也就安排霍乔希坐在了正中央。

整整一个小时的节目中,有一台摄像机就像是蓝执盈专属的一般直直的对准蓝执盈根本连动都没动一下。

而嘉宾席正前方的那个,每次扫过蓝执盈和霍乔希的时候,都能拍到那两个人相谈甚欢的场面。

唐玉的镜头已经少的可怜了,哪怕是这种横扫整个嘉宾席时的移动镜头,也要将唐玉放在最后一个,也最多是一个镜头就直接移开。

节目顺利结束,而唐玉胸口的那口热血,也快要憋不出的想要吐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