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055章

第055章

蓝执盈孤零零的坐在角落里,耳边只有舞台上夏思齐的歌声。

周围嘈杂的声音,都像是被什么隔开了一般。蓝执盈保持着一个友善的表情,甚至还要在无意识的时候,时不时的挥舞一下手里的灯光牌。

毕竟,在这首三分四十五秒左右的歌曲里面,舞台的大屏幕上时不时的要闪过地下艺人的投影,而其中,更是以蓝执盈的次数最多。

这种制造话题的做法无可厚非,毕竟蓝执盈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歌词就像是一个字一个字一样从夏思齐嘴里蹦出,然后跳进蓝执盈脑海里。

让蓝执盈想起,几个月前在摔落的崖底,汽车爆炸的巨石后。同样的人,同样的歌。

可今天的夏思齐不用再强忍着伤痛,不用再一边吐血一边低声清唱。

夏思齐说这首歌是写给自己的歌,上辈子临死前心里闪过的酸涩。还有这辈子再听到的时候,心里多出来的闷涨。

蓝执盈不知道自己对夏思齐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对方的感情。

所以蓝执盈给予对方事业上的帮助,给予对方自己的信任,但是没有那种以身相许的冲动。

想了很多,最后蓝执盈还是一头雾水。蓝执盈认真的看着舞台上那个笑的温柔的男人,在心里叹了口气。

船到桥头自然直,一切都随缘吧。

人在认真思索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那么快,就像是一眨眼的时间,夏思齐已经唱完了整首歌,而舞台上也已经换了人。

而人在认真思索的时候,时间又总是过的那么慢,只有不到四分钟的时间,蓝执盈却将自己上辈子临死前还有这辈子的四五个月全部回想了一遍。

夏思齐下来之后,就是许倩和许峰作为表演嘉宾的一首歌。翻唱了一首上世纪的校园流行歌曲,也获得了好评。

等夏思齐还有许家兄妹再次坐回蓝执盈的身边,整个晚会也已经进行到最后阶段了。

“主办方晚上举办的宴会,我们要去吗?”

许峰从口袋里摸出来一部游戏机,坐在原位上开始攻城略地。就算是许峰自己,在几个月前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有如此轻松自在的时候。

小时候很多事情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可是在孤儿院里的无助,还有进入社会之后的困苦。

从懂事开始就要为自己和许倩两个人的学费、生活费奋斗。生活磨砺掉了许峰很多真性情,甚至连许峰自己都怀疑他曾经到底有没有过年少无知的青葱岁月。

没有调皮捣蛋,自然也没有游戏玩闹。在曾经很多时候,许峰甚至连在同学热论超级玛丽的时候,都搭不上话题。

而现在,许峰可以玩所有流行和经典的游戏。

对于一个十八岁的男孩来说,童年和少年已经是曾经的过去。现在,他已经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几个月前甚至还在为下一顿饭在哪里而忧愁,而现在,居然可以穿着西装礼服坐在这样的会场里打游戏。

曾经被掩埋的某些天性,也正在慢慢复苏。比如说任性,比如说像一个真正的十八岁少年该有的中二病。

当然,后者许峰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许峰抬头看了一眼被妹妹和夏思齐夹在中间的蓝执盈,又看了一眼手里价值四位数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游戏机。

生活,果然就像一幕轻喜剧。

“你们想去的话就去吧,我晚上要去会所上课。”

蓝执盈回头看了一眼躲在游戏机后偷窥自己的许峰,前一句是回答许峰的,后一句是回答许倩还有夏思齐那种无声的询问的。

蓝执盈再次认真的看了许峰一眼,又想笑了。

上辈子对许峰所有的印象,都是那双涂的像熊猫一样的黑眼圈,还有浓艳的妆容和猩红的嘴唇。

如果说某些摇滚歌手偶尔走的是重金属风格,那许峰一直走的都是油画风格。

上辈子许峰是在二十岁之后突然成名的,可是成名之后就再也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不论什么时候,顶着的都是一张像是刚用油漆涂抹过的抽象派巨星妆容。

而现在的许峰,甚至连一层粉底都不能忍受。光洁的脸上除了许倩硬是给抹上的一层护肤品之外,甚至连睫毛膏都没涂抹一点。

细碎的短发略显凌乱,因为许峰低着头的缘故遮盖住一半的视线。蓝执盈看了看许峰,又回头看了看夏思齐。

四个月前见到许峰的时候,还是一副瘦的像是人体骨架的样子。虽然因为脸长得好看而掩饰了许多,但怎么看都不像是健康的样子。

而现在,许峰的脸上甚至还出现了些许的婴儿肥——想来许峰也不会同意自己将那肉肉的脸蛋称之为肥肉的。

许峰和许倩签约蓝氏之后就分配了一套员工宿舍,就在夏思齐隔壁。现在看起来两个小孩子不仅在工作上得到了夏思齐的照顾,甚至连生活上也没疏漏。

如果说此时的夏思齐是白马王子,那么许峰和许倩就是最好的贵族少爷和千金的典范。

坐在许倩的旁边,许峰总是能安静下来。配合着那张越发显得完美的脸蛋,一种矜持的贵气扑面而来。

虽然蓝执盈几人都知道,这种假象也只有在许峰不说话的时候才会出现。

相比之下,许倩就像一个真正的小公主。哪怕幼时那么艰苦的生活,也没磨灭许倩心目中的天真灿烂。

再加上许峰的保护,起码许倩表现出来的,永远都是那么乐观开朗天真无邪。

“晚上还要上课?”

蓝执盈的视线留在许家兄妹身上时间有点长,夏思齐看着许峰那躲在游戏机后已经变得通红的脸颊有点想笑。

最后在许峰的脑袋快要趴在腿上的时候,终于发了点善心拉回蓝执盈的注意力。

指望许倩?正对着蓝执盈笑的像个小花痴一样的人,是最不可靠的队友。

蓝执盈回头,笑了笑整理好自己的东西。“下一部古装戏里有很多舞蹈要求,所以最近正在学。”

“下一部不是现代剧吗?”许倩的脑袋从蓝执盈侧后方冒了出来,扭动了下硬是把她自己塞进蓝执盈的怀里。

蓝执盈可以顺手把胳膊搭在许倩的肩膀上,这样会舒服一些。但是在别人看来,就是蓝执盈抱着许倩的样子。

蓝执盈不由得又笑了出来,只要许倩在身边就没办法不开心。“仁者无敌和宫恋是同时开拍的,前者明天正式进组,后者还有两天时间。还有,你也收收心,你们大概也是后天就要开拍了。”

“咦?这么快吗?”

许倩整个人都靠在蓝执盈怀里了,这种在公共场合有点不怎么合适的举动,让旁边的许峰额头的青筋都快要蹦出来了。

夏思齐也跟着无可奈何的揉了揉额头,对于许倩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说许峰在这几个月解放了一点点天性,有了一点点这个年纪该有的中二病。

那么许倩那就是完全的释放了天性,已经不再有一点点掩饰——尤其是当别人都宠着她的时候。

而这个别人,此时此刻适用于蓝执盈身上。

以前的许倩还懂得什么叫做人与人之间的礼貌距离,而现在,许倩是完全的把她自己当三岁的小公主,对于喜欢的人——这里专指蓝执盈——是恨不得变成对方可以随身携带的挂件。

这完全不是一个正常十八岁少女该有的表现,哪怕你和对方再亲密。

可惜,没人舍得说许倩。这也造就了现在,许倩越发‘不正常’的样子。

许峰和夏思齐在旁边唉声叹气,而蓝执盈在小小的吃了一惊之后,还是顺着许倩的力道将人搂在怀里。

“对,因为年底二哥还要拍摄另一部电影的缘故,所以不能时间有点赶。”蓝执盈认真的想了想,最后还是提醒道。“我二哥在拍戏的时候和平常有点不同,如果……如果到时候你们应付不来的话,记得去找罗杰。”

“总经理吗?到时候总经理也会去剧组吗?”

“罗杰哥到时候会是二哥的经纪人会负责一部分剧务跟组的。”蓝执盈又揉了揉许倩的头发,最后还是有点于心不忍。

“但凡事都有意外,如果罗杰哥没在你们视线范围内,而导演又要……的时候,记得叫人快点去找罗杰哥。”

蓝执盈话里包含的深意有点多,夏思齐、许倩还有许峰都一脸‘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的表情看着蓝执盈。

三个人对视了一眼,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他们猜测到的某些事情。

“相信我,到时候你们剧组里唯一能救你们的就只有罗杰哥。”

蓝执盈一脸沉重的拍了拍许倩的肩膀,而许倩也第一次没有撒娇卖萌,而是狠狠的打了个冷颤。

“心心姐,你是要说导演并不像平日里看起来的那么好相处吗?”

“你们想象不到的……精分。”

三个人一起看着蓝执盈,许倩已经开始做心里建设了。

而夏思齐和许峰眼中包含的意味却是——你这样说你哥哥真的没问题吗?

蓝执盈同情的拍了拍夏思齐的肩膀,然后又伸长胳膊拍了拍许峰的肩膀。之后就不理会旁边三个人的感想,再次认真的看向舞台的方向。

在刚才那段时间里,某个方向传来的那种让人恶心的视线更加频繁了。

蓝执盈在心里冷笑,恐怕等下晚会结束,自己就要和某人来个很巧的相遇了。

典礼有条不紊的继续进行,再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后终于颁发了今晚的重头戏——最受欢迎男女歌手奖项。

等一切都结束,艺人自然是要和外面的其他普通观众走不同的离开通道。

蓝执盈四人按照工作人员的引导,先是进入二楼的休息室。而叶红雪和李维贤等人,自然也是跟在后面的。

艺人如果想要直接离开,可以通过会场后面的通道直接抵达地下停车场然后离开。

但更多的人,还是选择等等再走。

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也算是人脉交流的一个好机会。

并不是蓝执盈等人不想直接离开,而是很多人‘恰好’在这个时候想要和夏思齐等人交谈一下。

倒是蓝执盈这边,居然神奇的没人理会。

很快,就只剩下蓝执盈一个人站在角落里。蓝执盈冲叶红雪隐秘的挥挥手,示意对方不用过来。

然后很快,该‘偶遇’的人也果然出现了。

“好巧,蓝小姐。”

蓝执盈回过头来,刚好看见宋天卓带着吴轻诺走了过来。

而不远处,若有若无投过来的视线,可一点都不少。

“你好,宋先生。”蓝执盈礼貌的点头示意,然后看向吴轻诺。脸上是最完美的笑容,清纯中带着诱惑。

蓝执盈只是静静的看着吴轻诺,吴轻诺就不由得感到一阵悸动。不是因为喜爱或者其他美好的感情,而是愤恨和所有阴暗的恶毒。

因为吴轻诺清楚的感知到,身边这个男人此刻所有的心神,都投入到蓝执盈这个贱人身上。

吴轻诺毕竟还‘年轻’,刚刚从象牙塔一般平静无波的校园生活中毕业出来。三月份开始参加梦工厂节目的选拔,五月份就算是在普通人中小有名气。

六月就成为了宋天卓的金丝雀,至今出院也不过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时间太短,短到吴轻诺还没有办法适应这个尔虞我诈的社会。时间太少,少到吴轻诺还没有学会完全的掩饰掉脸上的表情。

可是,蓝执盈就像是没看见一样。带着完美的微笑,看着吴轻诺。“你好。”

不说认识不认识,只是一个‘你好’,真假即现。

蓝执盈声音中带着二十岁少女特有的曲调,清脆甜美的让人欲罢不能。

宋天卓眼睛里闪过一道异样,看向蓝执盈的目光更加火热。

“真没想到蓝小姐也会参加这个典礼,要是早知道的话想必主办方一定不会放过蓝小姐这个重量级颁奖嘉宾的。”

蓝执盈看到了自己想看的,也让某些人看到了自己想要他们看见的。已经完美达成目的,也就没有了再继续磨蹭下去的心思了。

叶红雪在看到蓝执盈的小动作时,就向蓝执盈走了过去。可是,有人比叶红雪还快。

“你好蓝小姐,我是xx报社的记者,想问一下……”

就像是被关起来的猛兽突然被打开了阀门,就在叶红雪向着蓝执盈走过去的时候,刚才没人注意的角落里,三五个人也同样飞快的冲了过去。

嘴巴里喊着什么什么台什么报社的记者,可手里的动作却一点没有记者该有的‘谨慎’。

蓝执盈眼神微闪,一瞬间闪过很多情绪。可最后,还是克制住了想要将人踢出去的冲动。

只是脚下撤步,将自己的重心换了个方向。而那个宋天卓,也是一脸被‘惊吓’到了的表情就要上前一步帮蓝执盈解围。

如果事情真的按照宋天卓的预期进行,那下一步蓝执盈不是被他抱在怀里就是被他护在身后。

站在宋天卓另一边的吴轻诺几乎也是在瞬间,就看穿了整个布局。背对着众人看向蓝执盈的眼神,也闪过一道凶狠。

吴轻诺不见得现在就会爱上宋天卓,虽然宋天卓年少,多金,还长的不错。可这种被包养的情况下,见到自己的男人为了别人的女人如此费尽心机,是个正常女人心里都不会舒服。

尤其是,吴轻诺这种心里还保存着某种梦幻的女人。

她们不会去责怪男人的多情与花心,只会怪那个抢走她们男人的女人多么的不要脸。

蓝执盈就像是被吓住了一样,站在原地不动。虽然已经克制了想要将扑过来的人踢出去的冲动,但蓝执盈一点都不介意,如果宋天卓真的敢动手的话,就给对方一个深刻的教训。

冲过来的三五人不见得是真正的记者,可站在不远处主办方真正邀请过来的记者们,却像是训练有素的鲨鱼,瞬间闻到了血腥的味道。

一个个本来挂在胸前的相机,此刻也全部被拿了起来,甚至还有很多人,站在隐晦的角落里,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小心。”

就在宋天卓已经做好了‘英雄救美’的准备,嘴巴里已经喊出来‘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就在蓝执盈已经转移好了重心,准备让宋天卓跪在大众面前的时候。

从旁边伸出一条手臂,搂着蓝执盈的腰间一个用力。而蓝执盈,在看清楚来人之后,也顺着对方的力道向后倒去。

所有人的镜头里,看到的就是那黑色的裙摆飞舞起来的瞬间。三五个猛地冲过去的所谓记者,刚好扑在还没反应过来的宋天卓身上,然后倒成一团的样子。

一瞬间,整个空间都被冻结了。

“啊哟!”

被压在最底层的宋天卓一声痛呼,所有人才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一般向着那边冲了过去。

“宋先生,你没事儿吧宋先生。”吴轻诺站的最近,也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赶紧扑了过去,就想要将压在宋天卓身上的人推开。

“你们,还不快滚开!”

“宋先生,你没事儿吧宋先生。”

宋天卓在沪城怎么说也算是一方霸主,站在食物链上层的人。一屋子的人,不管此刻心里暗笑成什么样,但起码的样子还是要做一下的。

蓝执盈就像是被吓住了一样,被夏思齐半搂着站在一边。两个人都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倒也没过去凑热闹。

一群人很快就将宋天卓倒地的地方围了起来,所以也就没有人看见,许峰悄无声息的将突然翘起来的一块地毯踩了下去。

二楼作为艺人和邀请来的赞助商的休息室,怎么可能没好好布置一番。之前蓝执盈所站的那个角落,也被好好的铺设着一层地毯。

在夏思齐将蓝执盈‘抱走’,在那几个人冲过去眼看就要在安全距离里停下来的时候。

许峰在最后面那个人向前跨步的时候猛的将地上的地毯提了起来,只抬高了不到十厘米,却刚好绊住最后那个人的脚。

然后,众人亲眼见识到什么叫做多米诺骨牌的效应。

等众人,或者应该说主要动力吴轻诺终于从人堆下将宋天卓挖出来的时候,这个之前风度翩翩的实业家,此刻已然是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

吴轻诺小心的扶着对方,脸上满是担忧。甚至连她的妆容,都有点无暇顾及了。

蓝执盈等对方站起来,才一脸担忧的看着宋天卓。“宋先生,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没事儿,多谢蓝小姐的关心,我没什么事儿。”宋天卓努力做出一副冷静的样子,拉扯了一下身上的衣服。

一不小心,将吴轻诺扶着的手拍开。脸上还有着看得清楚的狼狈,却还做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样子回应蓝执盈。

“宋先生没事儿就好,这些人实在太没分寸了。”蓝执盈微皱着眉头,有点恼怒的看着那几个已经被人控制起来的‘记者’。

“你们都是什么报社的,我一定要投诉你们!做事儿这么不经大脑,这次宋先生是身体强健还能没什么大问题,如果是女士或者老人或者小孩子呢?真不敢想象,你们还会做出来什么事情!”

“我,我们,我们……”几个被围起来的‘记者’,眼神闪烁语焉不详。虽然已经努力克制了,但是很多时候,还是会不自觉的将视线投向宋天卓。

周围人都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那被控制起来的几个人,更有甚至,还隐晦的看着那个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宋天卓。

大家都是明眼人,就算本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人,此刻看着这几个人脸上的神情,也该知道了。

“既然大家都没事儿,蓝小姐你就不要再追究这些事情了吧。宋先生也没事儿,你还这样……”吴轻诺看着宋天卓的脸色,又看了看周围人的表情。

克制着刚才那股想要做点什么的冲动,吴轻诺拉扯了一下身上因为刚才的举动变得皱巴巴的礼服,露出一副被吓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不赞同的看着蓝执盈,然后又悲天悯人的看着那几个人。

虽然某些话没有说完,但是那未尽的意思就是——你为什么要如此咄咄逼人呢?

蓝执盈也是一副被吓到的表情,不过这一次是被吴轻诺吓到的。“他们伤害了宋先生……”

只说了这么一句,蓝执盈看了看宋天卓,然后又看了看吴轻诺。“啊……对不起,是我太激动的。都听您的吧,毕竟您是宋先生的女伴。”

“真抱歉,我们还有事儿,就先离开了。”

等蓝执盈‘表演’结束,叶红雪适时的加入。众人看着闹剧已经进行到如此地步,再看下去就要伤感情了。

也快速的各自找着借口,纷纷散开。

蓝执盈等人离开了,宋天卓还是那幅微微低着头的表情没说话。

没过多久,整个二楼休息室都只剩下宋天卓还有那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宋先生……”吴轻诺上前一步。

‘啪’“滚。”宋天卓抬起头,看向吴轻诺的眼神里只剩下阴狠。“以后和她说话,注意你的语气。”

宋天卓走了,那几个败事儿的人也离开了。

吴轻诺捂着脸,低着头,眼睛里除了泪水,还有屈辱和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