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067章

第067章

在九月底的时候,蓝执盈和于洋的战争再一次升级,达到了一次小型核爆炸的威力。

整个《水缘》剧组,除了沉浸在自己的童话世界里的童安格导演,其他人在不小心和蓝执盈和于洋待在同一个空间的时候,都有点胆战心惊的感觉。

哪怕是男二号和女二号,也是尽可能远的绕着这两个互看不对头的人走。

蓝执盈所在的蓝氏虽然没有于洋所在的天皇势力庞大,但是架不住蓝执盈自己就是股东,另外两个大股东还是她亲哥。

而于洋虽然只是天皇里的一个不大的小角色,但是架不住人家公司规模庞大,哪怕是一个小艺人的经纪人,都有着不小的能量。

放眼全国来看,可能蓝氏和天皇的一个小艺人还翻不出什么浪花。可是放眼沪城来看,这两个人要是真狠下心来给你使绊子,还真不是不可能让你被封杀雪藏的。

如果在一般情况下,众人是一点都不相信蓝执盈和于洋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毕竟蓝执盈温婉可人平易近人乐意助人,于洋就算偶尔有点小任性,但也在众人的忍耐范围之内。

一般情况下,的确是这样的。

可是当杨桐亲眼见到蓝执盈冲着于洋摔了一次杯子,而于洋也很不客气的直接用抽纸扔了蓝执盈之后,杨桐一点都不敢肯定这种一般情况是否还适用于者两个人相处的时候了。

仇人相见都没这么眼红的,真心不能理解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的。

不要说别人不能理解了,哪怕是蓝执盈自己都有点不能理解了。

要知道在没有看见于洋之前,对于两人之间的种种,蓝执盈都可以做到一笑置之。可是只要看见于洋那张脸,真心恨不得见什么扔什么。

经过一个月的认真思考,蓝执盈觉得,这一切都是于洋站在自己面前时那种欠揍的表情导致的。

为了不拉低自己的档次,蓝执盈在自己每个星期的课程里多加了几次瑜伽课。也努力学习无视那个人的存在,想要让这个燥热的夏天能好过一点。

电视剧已经进入拍摄后期,过几天刚好是蓝执盈第一次的粉丝见面会。而在见面会之后,就是蓝执盈暂时离开这个剧组,回归《仁者无敌》剧组的时候了。

《仁者无敌》里,蓝执盈毕竟不是唯一的主角。所以在之前的拍摄中,属于蓝执盈的剧情已经走的差不多,只剩下收尾的一点点了。

现在看来,最麻烦的要数《宫恋》了。毕竟蓝执盈是贯穿全剧真正的女一号,那种力压男主角存在的女一号。

同样是九月底,《女东家》还有《月牙儿》已经完成了后期审批,开始进入放映部分。

蓝执盈第一本‘民国服装展’也已经三刷完毕,根据公司统计,卖出三千万本以上的成绩。

打开网络,从四月开始蓝执盈就牢牢占据着热搜榜的前十名。不论什么时候去看,总是能看见蓝执盈的身影。

而之前蓝执盈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本写真,也已经进入了后期审稿阶段。在罗杰和洛锦荣的协商下,蓝氏决定此刻写真分为两部分销售。

第一部分,当然是正经的青春写真。

而第二部分,就是拍摄过程中的花絮,也就是当初洛锦荣的另一个储存文档——女神的真面目-魔女。

蓝执盈趁着休息时间,坐在角落里翻看着《仁者无敌》的剧本。明天就要回转沪城,而自己在那边的剧情总共也就剩下四集左右。

如果顺利的话,基本上两天就可以搞定。

“哟,小胖妹还在忙啊。”

耳边传来一阵令人暴躁的声音,蓝执盈差点条件反射将手里的东西扔过去了。

不过想想自己最近好几节瑜伽课,想想自己的气质和风度,蓝执盈硬是忍住了没搭声。

可惜,来人一点都没感受到蓝执盈的隐忍。

一块巧克力布朗尼从蓝执盈低着头的视线里飘过,三秒后又从另一个方向再次飘过。

蓝执盈感受着额头上青筋暴动的感觉,狠狠的咬了咬牙转了个方向继续看剧本。

可惜,来人是真的一点都感受不到蓝执盈的隐忍。

“啧啧,小胖妹今天吃撑了吗?居然没动手?是想学别人当淑女吗?不觉得已经晚了吗?”

虽然在别人听来绝对算是有魅力的男性嗓音,可在蓝执盈听来,绝对是不小于五百只鸭子一起在嘎嘎嘎的叫唤的声响。

于洋端着另一碗红豆冰沙,再次从低着头的蓝执盈的眼前晃过。

“呵呵,也许不是想学淑女,是想趁我不注意背后袭击吗?”

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大男人!能犯贱到这种地步,蓝执盈还能忍吗!

“去死!”

于洋潇洒的一个转身小跳,刚好躲开蓝执盈踢出去的一脚。然后在蓝执盈站起来的时候,拿着蛋糕和冰沙一路疾驰跑了出去。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是个狠毒的女人,还想和我玩阴的,告诉你,没门!”

于洋欢快的跑了,蓝执盈扶着沙发椅背不停的深呼吸才能控制住自己不要追出去。

而坐在角落里全程围观了的杨桐和女二号,眼睛里的惊恐都快要隐藏不住了。

别人是关系好打打闹闹,说不定还能顺便上点头条赚点话题什么的。可是蓝执盈和于洋这种关系,哪怕是剧中的制片人和宣传,都不敢将他们的相处方式公布出去。

这种恨不得直接一榔头砸死对方的感觉,发布出去一定会引来不和的传闻的,而且,还绝对不是小打小闹那种。

蓝执盈深呼几口气,压制住自己暴躁的情绪。房间里的空调很好的取到了降温的作用,让蓝执盈平复起来速度也快了不少。

剧本已经看的差不多了,剩下不到三页背完明天赶场的时候也会顺利许多。

重生以来,记忆力算是蓝执盈最大的金手指了。

可是,没过五分钟,门口就传来房门被轻轻推开的声响。

沉浸在剧本里的蓝执盈还没做出反应,杨桐和女二号几乎是瞬间就做好了备战准备。

于洋这次没拿蛋糕也没拿沙冰,手里只有一个白乎乎的包子。

杨桐和女二号用一种‘千言万语说不清’的眼神,看着这个外形挺拔长相俊美身高一八零智商零一八的人。

说真的,在剧组这些年轻人眼中,于洋和蓝执盈之间的关系,不乏有另外一种猜测。

不懂怎么追女孩子的男神,以为欺负对方就能引起对方注意什么的。

小学生恋爱里经常会有的场景,在众人确定了于洋在面对蓝执盈时的智商之后,更加确定了这个猜测。

于洋绝对是一个大帅哥,很帅很帅的那种大帅哥。要知道于洋当初可是走在路上被天皇的星探发现的,然后直接进入了演艺圈从此顺风顺水一点大的磨难都没有,走到了今天这种可以和蓝执盈相媲美的地位。

如果没有一副好皮囊,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这年头虽然流行小鲜肉,但是对于邪魅狂狷也是钟爱有佳。

于洋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后者代言人,不笑的时候冷酷帅哥,微笑的时候让人都想要跟着呐喊。

细长的眼睛,看人的时候更显得凌厉。浑身自带一种让人不敢小觑的气场,如果是混社会的话,绝对是个黑道大哥的料子。

重要的事情要加重读——在没有蓝执盈在场的时候,于洋一天能说三句话!用那句传唱度很广的歌词来说,就是——冷酷到底。

不过不管多么让人心醉的赞美,在遇见蓝执盈之后这一切都恍如雾里看花水中看月,又好比夏日里被不小心搬出冰窟的冰块——咝,化了。

不论杨桐和女二号的表情有多愁苦,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于洋用一种在t台上走秀的高姿态,高扬着头颅走到蓝执盈面前。而反应过来的蓝执盈,抬着头用一种面无表情的样子回视对方。

这一次,难得的于洋终于恢复了往日里的‘冷酷’没有再犯二——表面上的。

伸长胳膊将手里的大包子递给蓝执盈。“给你吃。”

蓝执盈眯着眼睛看着于洋,于洋也毫不示弱的回瞪。

躲在一边的杨桐和女二号简直用不忍直视的目光看着于洋,示好真的没大哥你这样示好的,您这样子,不要说和你有仇的蓝执盈了,我们看着都想砸你了。

可能是明天就要暂时离开了,可能也是最近的瑜伽课起作用。蓝执盈在深呼吸几次之后,居然挤出来一个僵硬的笑容结果包子,然后咬了一口。

“谢谢!”上一次吃东西距离现在已经三个小时了,可还没到午饭时间,蓝执盈也真的有点饿了。

最重要的是,蓝执盈知道于洋这个人,不管再没下限也绝对不会在食物上动手脚。

觉得对方可能也是在示好,蓝执盈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不客气。”于洋再次难得的,没有多说什么让人生气的话。

蓝执盈吃了一口,然后又吃了一口。

于洋就那样定定的站在那里,理直气壮的看着蓝执盈吃包子。

杨桐和女二号相视一眼,还以为战争的警报终于可以解除了。

可事实总是残忍的向人类证明,你们到底有多天真。

蓝执盈将最后一口包子塞进嘴里,用旁边的纸巾擦了擦手。对于于洋在旁边全程围观自己吃东西的事情,直接无视。

于洋确定蓝执盈吃完了,才慢悠悠的感慨一句。

“果然,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杨桐和女二号默默的用剧本捂住了脸。

“噗。”蓝执盈直接将嘴里还没咽下去的东西全部喷到了于洋脸上。“想死你就说一声,老娘成全你。”

众人眼花缭乱,根本没看清楚蓝执盈是怎么做到的。手里的剧本被整齐的放在一边,一个手刀、锁喉外加一个利落的铲腿,于洋已经躺在了地上。

“啊啊啊啊你这个死胖子,压死我了,死开……”

于洋撕心裂肺的吼叫,可惜屋子里没一个同情他的。

蓝执盈将于洋手脚以一种后缚的姿态压在他背上,顺便从旁边抽出剧里的某个道具长绳三下五除二将人像是倒翻过来的乌龟一样绑了起来。

蓝执盈跨坐在于洋背上,拍了拍手。无视于洋撕心裂肺的吼叫,拿过旁边的剧本再次认真看了起来。

等叶红雪和于洋的经纪人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于洋已经吼叫的没有多少力气了,像半个吊死鬼一样瘫在地上。而蓝执盈,则若无其事的坐在对方背上看剧本。

余波,也就是于洋的经纪人,眼皮一跳一跳的疼。“还活着吗?”

于洋哀怨的看着余波,倒是蓝执盈乖巧的站起来一脸甜蜜的看着余波。“余哥。”

“啊,盈盈,谢谢你手下留情啊。”余波擦着额头的冷汗,一脸真诚的感谢蓝执盈。

躺在地上的于洋,眼睛里都快要冒出火了。

可惜,哪怕是他的经纪人,也一点都不想在这个时候关心他。

对于于洋的嘴欠,余波在见识到于洋和蓝执盈相处的时候,算是深有体会。不要说是直接被讽刺的蓝执盈,就算是余波这个旁观者很多时候都忍不住想要暴打于洋一顿。

而蓝执盈也很忍耐,很多时候也都不会采取暴力手段。

说到这里,余波又感慨的看了蓝执盈一眼。如果没有于洋这事儿,恐怕这个剧组里根本没人会发现,蓝执盈有这么好的身手吧。

“是这样的,星芒卫视有一档节目想要邀请《水缘》剧组的四位主角。导演已经同意了,我和小叶过来,是来确定一下你的档期看行不行。”

余波说话的时候,杨桐还有女二号那边也接到了经纪人传来的简讯。说的也是这件事情,两个坐在角落里的人相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喜。

要知道星芒卫视在全国的收视率也是在前五的,不管是什么节目,能让于洋和蓝执盈的经纪人重视的,肯定效果不会太差。

两个都是还没有出头的艺人,这无疑是个好机会。

但是两个人更清楚,这件事儿上他们没有发言的资格。

两个人默默的看着蓝执盈那边,根据于洋经纪人的态度,看起来他那边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什么时候?”蓝执盈看向叶红雪。

叶红雪蹲在于洋旁边,一边帮于洋松绑一边回答蓝执盈的话。毕竟对方的经纪人可以有很多理由当没看见,自己这个蓝执盈的经纪人,还是要表示一下的。

“下周四,如果《仁者无敌》进展顺利的话,到时候你刚好有档期。”叶红雪给于洋松绑,然后站了起来。“到时候是两天的行程,在最后关头有点不好请假,你看?”

蓝执盈快速在心里思考了一下时间表,《仁者无敌》还剩下四集的剧情。如果顺利的话就是两三天的样子。

今天是周末,的确,要是顺利的话的确没什么问题。

蓝执盈又想了想那个剧组里的人,想来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这才对叶红雪和余波点了点头。“去吧,那边没问题。”

“好,那我就回复对方了。”

余波和叶红雪来的快,去的也快。在得到蓝执盈的回复之后,就爽快的离开了。

于洋站在不远处活动手腕脚腕,脖子上还有一条浅浅的勒痕,让那幅俊美的样子居然带上了点禁欲和欺凌的美感。

蓝执盈无视对方怒火中烧的样子,快速掏出手机对着于洋拍了几张照片。

等蓝执盈坐回原位开始编辑围脖的时候,杨桐和女二号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喂,你个死女人还没关注我呢。”

“呵呵。”

于洋忍了忍,坐在蓝执盈单人沙发的扶手上看着对方将自己那几张被**的照片发了上去,还附带一句话——手下败将。

看到这里,于洋终于忍不住一把抢过蓝执盈的手机快速编辑了另一条——那是老子让你的。

同样的剧情在这个剧组里已经上演了无数次,只是不同于之前几次于洋直接上手抢手机而已。

几乎是在蓝执盈发围脖的瞬间,杨桐和女二号就条件反射的拿出手机也跟着刷了起来。

等看到蓝执盈账号上那两条信息之后,两个人再次用一种难以言表的眼神看着于洋。

这是真傻呢,还是真聪敏呢?

这是真不知道要用他自己的账号呢,还是想直接宣示主权呢?

而蓝执盈也只是冲着于洋呵呵一笑,倒也没删掉那条微博。

于洋一脸的不甘心,从旁边拿过自己的手机关注了蓝执盈。死盯着蓝执盈,直到对方撇撇嘴无可奈何的也关注了他才又投入到围脖大业之中。

粉丝心目中的冷酷男神于洋,幼稚的发了两张照片——一张巧克力布朗尼一张红豆沙冰——然后直接圈了蓝执盈,也是四个字——手下败将。

相比之下,这边的爆点和刚才蓝执盈发的信息的爆点简直没法比。

可是谁让于洋是个帅哥,蓝执盈是个美女,而且年龄相当,现在还在同一个剧组。

很快,关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更是瞬间脑补一万字恩怨情仇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蓝执盈对于她又一次在网上引领了潮流的事情,一点都不在意,简直显得有点漠不关心。

因为下午两个小时的剧情拍摄之后,就是返回沪城了。

下午副导演在制片人还有场务等人‘强烈要求’之下,将蓝执盈和于洋的戏份全部安排成分开拍摄。

童安格虽然有点疑惑,但是在不影响电视剧质量的前提下,很多事情他都是不管事儿的。

两座火山没有撞在一起,总算处在了休眠期。

剧组的人久违的见到了温婉可人的蓝执盈,还有那个冷酷少言的于洋大帅哥。

拍摄瞬间完成之后,蓝执盈就踏上了回返的高铁。

叶红雪坐在一旁,将蓝执盈接下来三个月的行程规划好,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貌似不经意的说到。“还是不想做飞机吗?”

蓝执盈手撑着下巴看着手里的法文书,耳朵里是此书的有声朗读。头也没抬,声音也挺无奈。“这次出来没带足够的安眠药,而且晚上有事儿我也不想一觉到天亮。”

叶红雪看着蓝执盈略显无奈的表情,也跟着无奈的叹了口气。

蓝执盈有一点奇怪的恐高症,不是那种普通意义上的恐高。拍摄环境下吊威亚什么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在高楼里一百层高度的房间里也能住。

至于以前不喜欢拍武打片,在公司将办公室什么的全部设立在二楼,也不全是因为恐高,更多的是不喜欢而已。

只是当高度上升到几万英尺,也就是飞机飞行高度的时候,就会发生强烈的异变。

用蓝执盈曾经唯一的那次清醒的坐飞机的经历来说,就是当高度到达那个程度,就会头晕目眩感觉全身都在旋转,根本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和大脑,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所以在后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蓝执盈长途旅行的交通方式基本都是高铁或者自驾。

只有少数几次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坐飞机。

而在上飞机之前,都会直接吃安眠药将自己放倒。当然,在做这一切之前还要先和机场方面讲清楚,免得对方以为自己有什么重大隐情不让登机。

总之一句话,对于一个总是要四处跑的艺人来说,这个恐高的问题,真的是一个大问题。

因为蓝执盈觉得有点丢人的缘故,这个小缺点也是保密事项,并不为外人所知。

幸好海南和沪城的距离也不是很远,几个小时的高铁赶在入夜前总算顺利抵达。

上了保姆车,蓝执盈开始继续英语毕竟有前世的基础,现在基本上对话聊天看新闻都没什么问题。

可是法语就有点困难,和俄语一样那大舌头和卷舌音总是让人要多发费一点时间和精力。

车子安静的行驶在沪城的道路上,从车站到蓝氏要经过车水马龙的市中心。

蓝执盈偶尔抬头看一眼窗外,夜晚的霓虹灯将沪城装扮的分外美丽。这个没有夜晚的不夜城,总是显得那么时尚、现代。

经过市中心广场,高大的电视墙上更在播放某个好莱坞大片。绚丽华美的高科技,还有那一片俊男美女,总是能留住行人的脚步。

蓝执盈看着那在天空中飞行的外星人,摸了摸下巴。

“叶姐,下个月开始帮我再安排一个课程吧。”

“还来?你现在的时间已经很紧张了。”

“下个月将所有语言课都停了,直接将外教跟着我。空下来的时间安排其他课程,听说那个空军训练科目挺有意思的。”

叶红雪摘掉眼镜,头疼的揉了揉鼻梁。“你不要忘了,你恐高。”

“虽然是空军训练科目,但大多数它还是在地上进行的,没关系。”

叶红雪无语的看着蓝执盈,非常确定对方这是故意和自己打岔不想正视自己的真正意思。

“医生说你小脑并不是很发达。”所以某些时候协调性有点不好,说的这么明白你总该懂了吧。

蓝执盈继续笑,目光坚定。“所以我才更需要锻炼,克服这个困难。”

想了想,蓝执盈又加了一句。“而且医生说的并不是我的小脑不发达,而是有轻微异变而已。”

叶红雪死鱼眼瞪着蓝执盈,还不如说不发达呢。

虽然叶红雪不是很赞成蓝执盈这个提议,但是对蓝执盈的坚持,尤其是那些不会伤害到她人身安全的坚持,叶红雪真的很少能反对到底的。

蓝执盈看着叶红雪在记事本上注明空军训练的事项,这才满意的低下头再次开始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