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089章

第089章

夏思齐拎着满满两手的东西,站在蓝执盈的房门口。才努力空出来一只手从口袋里将房卡掏了出来。

也不管有用没用,先礼貌性的敲了几下门,然后在门口自报了一下家门。

说实话,这个举动真的有点傻。

可是不这么做,又怎么都说不过去。

夏思齐犯完傻,才艰难的打开房门走了进去。简直可以说是目不斜视的将一堆东西放到了外间桌子上,然后才拎着剩下的食物有点不知所措了。

永远不要小瞧一个女人在购物这方面的战斗力,也是第一次出国,许倩是恨不得将所有看着喜欢的土特产都买回去。

不过小姑娘还是很勤俭持家的,不仅找的是那种便宜又漂亮的东西,而且每次都要好好的杀个价。

看得出来,这都是以前养成的好习惯。

只是半天时间,属于许倩的两个劳力——许峰和夏思齐手里就被占的满满的了。

最后在夏思齐准备回转的时候,那两个人更是用尽一切方式将梁栋和方良寿糊弄了过去。

说实话,除了夏思齐和蓝执盈之外,许家兄妹也就和梁栋还有方良寿比较熟了。

接下来就是那四个人的行程,而夏思齐貌似已经看到了他们晚上回来时会一并带回来的战利品了。

夏思齐还在这边努力放空思绪,努力想让自己找点什么事情转移一下注意力。

房间里的某人却不耐烦了。

“夏思齐,是你的话就快点把东西给我拿进来!”

“……”夏思齐默,说好的饿的没力气了呢?中气这么足,果然只是因为犯懒吧。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夏思齐也没什么好在担心的了。

当然,话虽是这么说,夏思齐还是狠狠的深呼了两口气,才抬脚向着更里面的卧室走了过去。

“嗯,我带东西给你,现在方便进去吗?”

“方便啊,有什么不方便的。”

后面的话夏思齐没怎么听清楚,不过这已经不妨碍夏思齐想要再次深呼吸了。

打开卧室房门,一眼就能看见那个趴在阳台沙发上正在看书的人。不过就是这个姿势,有点不敢恭维罢了。

“已经中午了,你不去吃午饭吗?”

夏思齐将手里的两包零食拿了过去,摆放在蓝执盈面前的小茶几上。一盒据说附近很著名的甜甜圈,还有一些装在玻璃罐里看起来五彩冰米分在夏思齐和许峰看来应该是装饰作用大于食用价值的糖果。

“懒得下去了,等下实在受不了就叫客房服务好了。”蓝执盈的书就平铺在沙发上,整个人以一种很不美好的姿势直接向着桌子扑了过去。

拿艰难的程度,简直就像是要从地狱深处伸出一只终于碰触到光明的手一样。

夏思齐暗搓搓的擦了一把并不存在的冷汗,不由得往前走了几步扶住蓝执盈的腰,帮助蓝执盈顺利的‘爬’到了桌子边上将甜甜圈拿在手里,然后又原路返回。

夏思齐真心有点想问,这样做到底是图什么!是在展现那无以伦比的表演天赋吗?还是在……咳咳。

蓝执盈在室内的时候,直接换上了两件套的裤装睡衣。刚才那个艰难的举动,更是在拉伸身体的时候,露出一截小细腰。

夏思齐因为刚才的举动,不自觉的半跪在沙发旁。等感觉到腰间传来的触感,才一下子惊醒过来。

“怎么了吗?”

夏思齐眼神看着落地窗,就像是那边有多美的景色在吸引他一样。

蓝执盈一边咬着甜甜圈,一边用脚戳着夏思齐腰间的软肉。“本来没什么的,可是看见你就想欺负你,感觉不欺负你都有点对不起我自己。”

夏思齐的脸更红了,干咳两声快速抓住蓝执盈那只捣乱的脚放回沙发上。“好了,别闹了。这个吃完就起来吧,听说这边餐厅里有很多好吃的并不提供客房服务。反正也没事儿,一起下去吃吧。”

夏思齐准备从地上站起来,可蓝执盈下一句话,差点让夏思齐真的跪下去了。

“夏思齐,你是在约我吗?”

夏思齐一手扶着沙发,另一手扶着地板才没让自己失态的直接跪在地上。恶狠狠的看向蓝执盈,简直有点恼羞成怒。“说什么呢,快起来下去吃饭!”

说真的,如果不是那红的简直快要滴血的耳朵,还有那不自觉的连脸都涨红的样子,说不定这话还真有那么一点点用吧。

蓝执盈还是那幅欠揍的表情躺在沙发上,一边嘿嘿的直笑,一边继续吃东西。

等蓝执盈花了不到一分钟吃完一个甜甜圈,然后准备伸手拿第二个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做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夏思齐快速将桌面上的东西全部收了起来,然后当着蓝执盈的面放进了房间另一头的小冰箱里。

蓝执盈眼睛里的哀怨,都快要化为实质了。

“甜甜圈放在冰箱里就不好吃了!”

夏思齐对蓝执盈的怒吼,罔若无闻。一边面不改色的往房门口走,一边用诱哄的语气说道。“现在时间还早,我们下去吃完午饭可以顺便去那家店看看,如果你喜欢的话到时候多买一些就是了。”

夏思齐出去了,蓝执盈才没好气的翻了翻眼睛,然后艰难的挺了挺身。一下子没起来,豪爽的直接一翻身从沙发上滚到了地上。

又顺着那柔软的地毯往前爬了一段距离,才猛的一个鹞子翻身干净利落的站立起来。

之前之后两种对比,简直就像是最完美的人格分裂。

等夏思齐再见到蓝执盈的时候,不由得又被这个女人的美貌惊呆了。

之前在卧室的时候,蓝执盈不光穿着一身卡通的两件式宽松睡衣,头发更是直接在头顶弄了个小包包。

虽然因为本身长的好看,怎么弄都可爱。

但是和现在比,真的可以用天翻地覆来形容了。

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一个白色的像是头带一样的绑带在额前弄了一个蝴蝶结就算是头上全部的装饰了。

带着点名族特色的棉布连衣裙,上半身微微紧致展现着蓝执盈的好身材。而下半/身飘逸,更是衬托着蓝执盈整个人文艺气息十足。

长长的快要拖地的长裙,下面偶尔露出一点白色帆布鞋的痕迹。那最普通的东西,却在蓝执盈身上显得分外和谐。

而蓝执盈手上,不要说包包了,连手机的踪影都没看到。夏思齐强忍着那份被惊艳到的表情,再次干咳两声,眼睛不自觉的向旁边漂移。

“还有什么需要带的吗?”

蓝执盈想了想,还真没什么需要带的。这家酒店的住宿费可一点都不便宜,所以楼下的餐厅不光24小时营业,费用也是算在住宿费里面的。

手机用一条彩带编织的漂亮绳索绑着挂在脖子上,算是衣服的配饰了。

口袋里装了两百美金,想来就算等下去买零食也不会不够用。然后,然后就没有什么要带的了。

蓝执盈左右脚后跟碰在一起,身子来回晃动着玩。对着夏思齐认真的摇了摇头。“没有什么要带的了。”

夏思齐扶额,又想起叶红雪的交代了。毕竟一群人出来吃吃喝喝玩玩闹闹,总是要有人去办正事的。

而叶红雪和蓝鹏还有李维贤等人,自然就是去办正事的人了。

叶红雪临走之前交代了什么?

夏思齐看向蓝执盈那一堆并没有怎么拆的行李,询问了一下。“介意我看一下吗?”

蓝执盈摇着头,慢慢向着客厅的小冰箱摸了过去。“不介意啊,你随意。”

蓝执盈还没走远,就被夏思齐拉了回来。手里塞了一杯热牛奶,然后将人安置到沙发里。

蓝执盈都有点好奇这热牛奶是怎么来的了。

不过想了想,问那么多也太麻烦了。就直接抱着杯子开始喝,顺便继续左右晃动。

夏思齐的动作很快,很快就找到了叶红雪说的那个红色的行李箱。里面放着蓝执盈好几个用于出行的小包、大包,看不懂的包。

夏思齐瞄了一眼蓝执盈的穿着,很快找到了那个和这身配套的包包。

然后从另外一个黑色的行李箱里,翻出来一个蓝执盈很眼熟的小化妆包放了进去。然后还有其他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干纸巾,湿纸巾还有一小瓶空气清新剂,最后还有一个小保温瓶。

蓝执盈从一开始的无所谓,到现在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夏思齐,你和叶姐好默契,装东西都装一样!”

夏思齐实在不想告诉蓝执盈,这些就是叶红雪吩咐的。等确定应该没什么疏漏之后,又在蓝执盈的示意下进了趟卧室拿了门卡——本来蓝执盈本着反正夏思齐那边还有一张的原则就不想拿的。

等夏思齐拿着房卡站在蓝执盈面前的时候,蓝执盈给出的反应,绝对不是夏思齐想要的那个。

“我是绝对不会拎包的,那么多东西会累死的!”

夏思齐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通红着脸快速揉了揉蓝执盈的脑袋。“就懒死你吧。”

心里狂喊着‘怎么可以这么可爱’的夏思齐在蓝执盈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快步闪人了。

只留下一个背影,还有那再次变得通红的耳朵。

东西最后还是夏思齐拎着的,而蓝执盈也只需要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在旁边欢呼雀跃就好。

俊男美女的组合,不论走到哪里都是引人注目的。

同来的熟人们,不是去办正事了,就是去游玩了,整栋酒店里算是彻底没有了认识两个人的人。

蓝执盈比夏思齐还轻松自在,只关心着等下要吃什么好东西。

两个人在十二楼等电梯,顺便还能听一耳朵小八卦。

“你听说了没?之前那个在大厅里差点哭出来的人居然是布兰德利~”

“对啊对啊,我也通说了,话说那家伙这些年不是顺风顺水的吗?为什么会差点哭出来?”

“是被人打了吗?”

“才不是呢,你也太小瞧他们那种人纤细的心了。”

对话全程英文,不要说对蓝执盈了,就算是对夏思齐也没什么困难的。想当年夏思齐为了奖学金,可是参与学校接待外宾还有翻译的人呢。

蓝执盈就当是清风吹过,听到就听到了,没有一点其他的联想。

而夏思齐,脸上倒是有那么一点点若有所思。想来之前回来的时候,经过大厅的时候也刚好有遇见那些热切讨论这件事儿的人了。

那四个高鼻梁深眼眶的外国人——好吧现在在人家的地盘上,人家才应该称之为本地人——还在继续热切的讨论着。

“对了,听说之前布兰德利勾搭上德隆家族的小女儿了,是不是因为这个?”

“你那是什么时候的消息啦,早就过时了好吗!听说是德隆家的小女儿去找布兰德利的,但是布兰德利觉得不适合所以拒绝了她。”

“听你这么说,更觉得是德隆家族的人想让布兰德利哭出来了。”

那边的对话还没结束,可是电梯已经来了。蓝执盈和夏思齐因为比较靠近电梯的缘故,先走了进去。

反正是要下二楼的,也就无所谓的站在最里面了。夏思齐有意无意的将蓝执盈挡在身后,和后面跟进来的人隔离开。

而蓝执盈,只是站在夏思齐背后轻笑。

十一层电梯下来,也不过是不到一分钟的事情罢了。

等蓝执盈和夏思齐出了电梯,隐隐的貌似还能听见那些人正在讨论那个叫做布兰德利的之前差点哭出来的人。

说实话,蓝执盈对那个人都有点兴趣了。

听起来应该是个大男人,一个在大庭广众差点哭出来,还引发了热议的大男人。

总觉得应该会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啊。

两个人顺着电梯出去,绕着那精美的扶手在窗外碧水蓝天的陪伴下,向着餐厅走去。

而两个人是绝对不会想到,就那么短短两分钟的路程,差点让那个布兰德利再次哭了出来。

要说布兰德利·森尼,此刻绝对是一个悲伤的人。

心目中的女主角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不见,对于神经纤细的布兰德利来说,简直不下于一场毁灭性的打击。

就好像已经看见到手的奖杯飞向了别人的怀抱,就像是看见了已经快要落在自己头顶的光环被别人拿走。

就像是看见那小山一样庞大的金山,被隔离在一扇玻璃门之后。上面写着——别人家的。

想到这些,布兰德利不由得再次悲从中来。和人约定的下午一点多见面面试的事情,也不由得提不起一点兴趣了。

虽然那人是自己之前觉得最适合当自己的女主角的人。

有了珠玉在前,再看其他人的时候,总是会觉得差了许多……许多……许多的东西。

布兰德利又想哭了。美国这鬼地方,是一个标榜着完全注重个人隐私的地方。虽然私下里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明面上还是要表现出它美好的一面。所以哪怕是布兰德利,也没办法从酒店方面查询关于人家客人的任何信息。

除非布兰德利有官职在身,或者布兰德利某种权利很大。

可惜,这两种布兰德利都没有。而且恰恰相反的,这家五星级酒店的后台却是真的那种某种权力很大,大到几乎地方政府都不会干涉地步的大。

不死心的布兰德利之后在一楼大厅又待了将近一个小时,不仅在之前发现那位让自己惊为天人的女孩的地方苦守了半个小时,甚至还绕着整个一楼大厅里里外外找了两圈。

哦,这绝对是个大任务。走完两圈的布兰德利也不知道是心理因素,还是身体原因,居然觉得自己快速的衰弱了下来,身体沉重的坐在那里一动都不想动了。

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暗淡下来了。

但失去的总归失去了,人总是还要向前看的。

自我安慰了半个多小时,布兰德利终于再次鼓起了力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已经让周围的人看了一个多小时的热闹了,布兰德利也丢不起这个脸了。

拖着沉重的身躯,慢慢的向着楼梯走去。布兰德利觉得,自己此刻急切的需要回到房间里好好的睡一觉。

“哦,那个女孩,真漂亮。”

就像是丧尸一样拖着沉重步伐的布兰德利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声,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抬起头,顺着那人的视线看了过去。

那一瞬间,布兰德利真的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

而且,他整个人也像是沐浴在圣光之中,瞬间充满了力量!

“哦,爱莲!”布兰德利不自觉的叫出自己心目中那个女主角的名字,然后快速向着对方所在地跑了过去。

可惜,还没等他跑到楼梯口的时候,那个在二楼一闪而过的微笑少女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布兰德利站在电梯和一楼通往偶尔的石质阶梯之间,绝对自己的世界末日貌似又到了。

“哦n!”

将近五十岁的布兰德利就像是脚踩风火轮一般,从一楼直接爬楼梯冲到了二楼。可是二楼刚才看见女孩身影的地方,已经看不见任何人影了。

而旁边的电梯,则正在快速的上升,在布兰德利绝望的目光中,停在了十八楼。

“她是住在十八楼吗?”

眼泪都快要出来的布兰德利真的要好好思考一下,自己要不要当一个追踪狂了。

二楼拐角不远处,已经看见餐厅门的蓝执盈两人还在热切的商量着等下要吃什么东西。

很快,话题就转到了刚才听到的那一声凄厉的叫声。

“想来那个人应该是很爱那个叫**莲的人吧,说起来到底是中文的爱莲还是英文的艾利安啊,外国人的语调很多时候还真让人发愁。”

夏思齐才是一个大写的无语,尤其是看到蓝执盈那在自己面前毫不掩饰的‘粗鲁’样子。——虽然其实他觉得更加可爱就是了。

蓝执盈嘴里说个不停,但是闪闪发亮的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看着窗外,嘴巴里也轻轻的嘟囔着快点吃完出去买甜甜圈什么的。

夏思齐一手拎着蓝执盈的包,另一手在隐蔽的将人护在身前。“人家到底喊什么,有什么关系吗?两种听起来也没差啊?”

蓝执盈很给面子的抽空对着夏思齐翻了个白眼。“当然有很大的差别啊,爱莲的话说不定是一个中国女人,那就是跨国之恋。可如果是艾利安的话,那可能就是一个异国的男性,那就是跨性别的爱情了啊。”

蓝执盈用一种很是梦幻的声音轻快的说着,还做出两手在胸前握住一脸迷蒙的样子。

夏思齐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然后很直接的,再次得到蓝执盈一个大白眼。

“我只是觉得你说的都对!”

“哼。”

可惜,一点都没讨好到蓝执盈。

两个人欢快的去吃饭了,而那个站在电梯口的人终于下定决心去十八楼看看了。

整个十八层算是酒店的双人套间层,幸好这家五星级酒店豪华大气,所以一整层也不过才六间房而已。

布兰德利站在电梯口,狠狠的深呼一口气,觉得自己就像是为了艺术而献身的勇士,更像是为了追求真理而不顾一起的狂徒。

这一刻,布兰德利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力量,就像是艺术之神在笼罩着自己一样。

至于艺术之神是谁这个问题,现在就不在布兰德利的思考范围之内了。

理想总是丰满的,现实它总是骨感的。

当布兰德利耗尽脸皮的厚度,终于将六间房全部敲了一遍之后,终于的,不得不再次承认,自己被自己信仰的神明抛弃了。

这里的六间房,除了其中一间没住人之外,剩下的五间里根本就没有那个美丽的女孩子的踪影。

布兰德利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思考了,今天一整天的一切,都已经让这个中年人伤心欲绝。

神让自己看到了最大的希望,看到了心目中最完美的女主角。可是神又让自己失去了她,还失去了两次!

布兰德利觉得自己整个心都快要碎了。

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残酷啊?

而现在,布兰德利已经不想在这个让自己伤心的地方多待下去了。

路过二楼看见餐厅的标志,布兰德利简直想要殴打自己一下,之前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个缘故。

又说服了自己一下,在餐厅里转了一圈。果不其然的,还是没有看到那个美丽的身影。

自己已经在楼上耽误了太多时间,如果真的是来到餐厅的话,一顿饭能吃多久啊?

布兰德利再次觉得伤心欲绝,拖着感觉已经快要破碎的身体,慢慢走出酒店的大门。

酒店外,二月的阳光照射在身上,可是布兰德利却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也没有叫车,布兰德利觉得自己此时此刻真的需要静静。

顺着右手边的方向慢慢的走着,从这条路继续往前走,走上半个小时就能到家。

而在路程的中间地段,有一家整个洛杉矶都知名的甜品店。那家店的甜甜圈简直就像是拥有融化一切的魔力,让人觉得幸福。

平日里布兰德利回家的时候,路过那里总是要买好几个甜甜圈带回家的。而今天,布兰德利觉得,自己特别的需要那些甜甜圈,让自己沉浸在那腻死人的糖分中,补充一下身体里急需的幸福因子。

如果有一天,布兰德利来到了中国,看了某个剧。

那么他此刻的心情一定是——

万万没想到,我最后还是找到了我心目中那个最完美的女主角。

如果有一天,布兰德利来到了中国,学习了中国优美的诗词。

那么他此刻的心情一定是——

众里寻她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那家总是带给布兰德利幸福感的甜品店门口,那个像天使一样可爱的女孩子,就那么俏生生的站在那里,然后冲着外面的天空微笑。

那一瞬间,布兰德利真的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