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108章

第108章

米国的三月,平均温度还不到十度。。

而且和沪城的那种沿海环境不同,波士顿虽然濒临大西洋马萨诸塞湾,地跨查尔斯河和密斯蒂河的河口,虽然也是一个港口城市。

但是波士顿它下雪,而且还是一下就从十一月到三月的大雪。前年和去年两年,更是经历了传说中千年不遇的大暴雪。

而今年的情况虽然有所好转,但它这个时候还是在下雪!

蓝执盈在下飞机之前给自己加了三层保暖衣,还绕着腰腹部还有大腿小腿上贴了一堆暖宝宝贴。

其实在吃饱喝足血糖正常的时候,这样的温度蓝执盈还是可以忍受的。

但是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飞机,蓝执盈的活力已经差不多用光了。

虽然在飞机上吃了三份甜点,但是明显的航空餐它哪怕是头等舱的也不怎么好吃,糖分也不怎么多。

蓝执盈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背着自己的随身行李往下走。

幸好行李什么的,有专人负责,要不然还要等行李,就算是蓝执盈也会崩溃的。

蓝执盈是从沪城转机过来的,而之前梅芳芳有在港岛的演出所以是从港岛直接过来的。而王可米小朋友,当时身在帝都,也有直达的飞机。

所以一个队三个人,居然没能坐在同一班飞机上。

蓝执盈到的时间最晚,毕竟转机的时候耽误了不少时间。等蓝执盈按照工作人员的指示,抵达机场某休息室的时候,梅芳芳和王可米已经在里面了。

“梅姨,可米。”身在异国他乡,虽然才刚下飞机,但是能见到熟人就是能让人心情好上许多。

王可米比蓝执盈还要夸张许多倍,虽然已经脱掉了大衣,但身上的衣服还是将可爱的小孩子装扮的圆滚滚的。

王可米坐在沙发上,沙发有点宽,小孩子脚不着地。本来正抱着热饮在喝,听见蓝执盈的声音,正准备欢快的跳起来打声招呼。

可惜,沙发太不给力,一下子居然没跳起来。

“噗。”

梅芳芳就坐在王可米旁边,快速稳住王可米,没让小孩子向旁边摔去。手里还捧着一大杯热牛奶呢。

而蓝执盈的动作也很快,快步上前,单膝跪在王可米另一边的沙发上,将人固定好。

“小可米,哈哈哈,你慢点!”

三个人齐心协力,总算让小孩和小孩手里的热牛奶全部安全了。

蓝执盈将背上的琴盒轻轻的放到一边,坐到王可米的另一边。

王可米是一点都不害羞的,直接扑进蓝执盈的怀里。很快,工作人员就送来了一杯热巧克力。

还要等二十分钟,其他人的飞机才会到。而等人到齐之后,节目就会正式开始。

而现在,时间为早上七点零三分。

王可米明显在飞机上没睡好,整个人现在还迷迷糊糊的。休息室内开了超强的暖气,蓝执盈也将外套脱下来放在了一边。

毛衣什么的在这个地方已经有点不够用了,但是为了好看这东西在行李箱里也是必不可少的。

梅芳芳一身剪裁合体的厚旗袍,那种不明艳,但却很温暖的色调。那条看起来能将王可米整个人包裹起来的披肩,随意的搭在梅芳芳肩膀上。

一头波浪长发,也被梳到一边。

三个人里面,看起来最不怕冷的居然是梅芳芳。

王可米上半身粉红色的长毛斗篷,就已经将整个小孩罩的差不多了。脚上一双曾经叶红雪最喜欢给蓝执盈打扮用的毛绒绒的雪地靴。

而王可米这双,上面还吊着两个粉红色的小毛球,可爱分数再次加倍。

“梅姨,你知道这次的主题吗?”

梅芳芳手里端着的花茶,是梅芳芳的助理小姐泡的。说是浓郁,但又显得清淡的香气在整个房间里慢慢飘散。

让本来就暖和的休息室,显得更加温暖几分。

“导演说要等所有人到齐了,才能抽取。”

梅芳芳端着茶杯,向着导演的方向示意一下。而蓝执盈也抬头看向正对面,那一排排工作人员。

关于主题,就和那传说中的勋章一样,也算是谜一样的存在。并没有说明作用,但是谁都不会相信这东西只是为了好玩。

上次录影结束,蓝执盈这组得了最高的四分,可也是写在特殊项里面的,并没有和其他成绩写在一起。

想到这里,蓝执盈耸了耸肩就不再过问了。反正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还不如把握时间好好休息一下。

整个房间很大,起码超过一百平。可是现在,除了中间留着的四排沙发之外,其他地方全部被清空了。

工作人员因为要提前过来部署还有安排种种事项的缘故,要比艺人们早到两三天。

而现在,蓝执盈等人能在这个机场找到这么一个单独的休息室,也是工作人员提前做的准备。

才下飞机,所有人的情绪都还有点没调动起来。

难得的,蓝执盈在面对自己偶像的时候,也能保持一份矜持了。

蓝执盈快速喝完热巧克力,而王可米也一口喝完了热牛奶。两个人挤成一团,在靠近梅芳芳的地方倒头就睡。

也不是真的睡觉,只是闭目养神让自己彻底清醒一下而已。

当然,这是指成熟稳重的蓝执盈。对于王可米来说,就是真的睡觉了。

二十分钟后,乘坐着其他艺人的航班准时抵达。

蓝执盈三人也站起来欢迎其他人的到来,先进来的一群人都是熟人,从周明远、吴道夫、唐磊、蔡心雅、苏志信、焦翠翠到林佑佳和乔远,再加上蓝执盈三人,总共十一人。

“大家也都知道了,之前因为周小姐受伤所以退出节目组的事情。”蒋硕绝对是为了膈应人。

平日里都是一身休闲装,甚至是白衬衫。可是今天,居然穿着一身黑色的宛如礼服的西装,最重要的是,胸口居然还别着一朵小白花。

当初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的蓝执盈还可能不清楚这其中的恩怨清楚,可是在国内的这些人,哪怕是平日里不怎么关注娱乐新闻的几位老前辈,这次都被气的不轻。

周佳佳从一开始的给蓝执盈泼黑水,到后来简直是见人就咬。不要说受灾最重的她的两名队友,就连最先帮蓝执盈说话的梅芳芳和王可米也没放过。

这也就算了,起码算是和周佳佳或者蓝执盈有关联的,人还可以当是无辜被狗咬了。

可是最后甚至连周明远和蔡心雅那两组人都没被放过,这也就算了。

如果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恐怕也就是艺人和艺人之间的战斗了。

可是周佳佳最后显然是要破罐子破摔了,居然连节目组一起黑,而节目组能被黑的最严重的,自然就是蒋硕了。

蒋硕也算是倒了血霉了。

其他艺人怎么说还有粉丝后援会什么的,可蒋硕只是一个普通的节目主持人,就算是围脖这种不要钱随手就能关注的地方,粉丝数也还没破六位数呢。

能为他战斗的数量,就更少的可怜了。

什么叫做无妄之灾,被周佳佳的粉丝当成发泄出口的蒋硕,从个人网站到贴吧甚至到电视台网站全部黑血洗了一遍。

在过去的半个月里,蒋硕是真心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被狗咬了,还不能咬回去。

所以今天这一出,也算是蒋硕要为自己出气了。

而被周佳佳弄的乌烟瘴气的节目组,也算是默许了。

蒋硕那句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动作什么的,就算是为那个退出的人默哀了。

而接下来,蒋硕欢快的摘掉自己胸口口袋里的小白花,一把将袖子网上撸了半截。

“所以接下来,让我们欢迎我们的第十二人,新加入的大美女……当当当当,巧玉香女士!”

随着热烈的掌声,巧玉香也从门口走了进来。

而其中最激动的,也要数梅芳芳、焦翠翠还有唐磊三人呢。

毕竟他们那个年代的老伙计,现在能聚在一起也真的是要看缘分了。

焦翠翠和梅芳芳当初将更多的精力转向了戏曲,毕竟这种事情也是有时代的局限性。

但转向并不代表投身,而巧玉香,就是投身在这个行业之中的中流砥柱。

从一开始的黄梅戏,到后来的豫剧、越剧、评剧,甚至到后来的京剧。

巧玉香是真正为华国国粹戏曲奋斗终身的艺术大家。

就算是梅芳芳、焦翠翠还有唐磊,对巧玉香也是由衷的尊敬。

巧玉香和唐磊年纪相当,也是六十有五。但可能是近些年都沉浸在京剧武生的研究之中,行走间都带着一股‘杀伐之气’,为人也显得干练异常。

“大家好,我是巧玉香。”巧玉香对着梅芳芳、焦翠翠还有唐磊打了个招呼,然后才向着众人做了自我介绍。

这种老前辈,众人自然也是恭敬有加。

在友好的氛围之中,众人算是相互认识了。

而接下来的抽取主题环节,众人也一致同意作为欢迎,由巧玉香抽取。

不一样的风采。

选项里面字数最多的那个,也是让人一头雾水的那个。

因为城里还在下雪的缘故,节目组也没丧心病狂到在这种情况下还让艺人飙车。

所以这次是统一安排的车辆,统一住宿。

在众人离开之前,作为主持人的蒋硕很开心的宣布。为了展现节目组人文魅力的一面,这一次节目的主要录制地点位于波士顿大学城。

就是那个云集了很多世界著名大学的地方,比如说哈佛,比如说波士顿大学,比如说麻省理工等等等等。

入住的酒店也在大学城附近,这次节目组也算是慷慨,直接是当地最好的酒店,给所有嘉宾都是最好的待遇。

王可米一路没清醒过来,一路都是被蓝执盈抱在怀里前进。

背着不小的琴盒,还要抱着一个不小的孩子。蓝执盈这一路,算是让所有人看到了女人‘坚强’的一面。

至于蓝执盈那两大箱行李,自然有吴师兄吴道夫负责。

苦着一张脸的吴道夫搬运着五大箱行李,和旁边同样搬运着三箱子的周明远一起苦笑。

问多出来的四箱子是谁的,自然是蓝执盈和王可米的。

本来还有工作人员负责这一些事情,可是当其中一个导演看到吴道夫那苦逼的样子之后,很爽快的直接宣布,其他人随意,吴道夫和周明远要亲自搬运。

为了那缥缈的收视率,这些导演真的是已经到了一种丧心病狂的地步了。

幸好抵达酒店之后,还有酒店的服务生不惧导演的‘**威’。

第一天众人的运气看起来并不怎么好,在所有人都抵达机场休息室的时候,波士顿就开始了今年冬天最大的一场雪。

鹅毛般的大雪飘散之下,十米内就是已经视线的最远距离了。当初车队开过来的时候,本来二十分钟的路程硬是开了一个多小时,也是因为这遮挡了所有人视线的大雪。

但是节目时间是从飞机落地的那一刻就开始算的,十二位当红艺人的时间,可都是从夹缝里硬挤出来的。

说是三天两夜,就不可能多出来一天的时间。

哪怕其中一两个可以配合,但是十二个一起配合,那就太困哪了。

节目组当即宣布,今天上半天的比赛在酒店进行,下半天的活动看老天爷的脸色。

如果到时候雪停了,那继续节目组安排好的行程。如果雪没停,那么继续酒店大战。

至于具体的内容,自然是还要继续保密的。

三月,绝对不是一个适合在波士顿度假的日子。而就算已经开学的大学生,也不会在这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向外跑。

所以这偌大的酒店,也就显得清闲了许多。

节目组向酒店寻求协助,得到了整个大厅还有会议室和后花园暖房的使用权。

而所有艺人还有一个小时的休整时间,十点之后第一次比赛正式开始。

王可米从机场睡回了酒店,这一次睡了整整三个小时,也总算是调整好时差了。

整栋酒店都有自己的供暖,哪怕是在最前面的大厅,温度也没低于二十度。

在酒店内,总算不用穿的像个北极熊一样了。

还是那熟悉的衣服,还是那熟悉的荧光绿。

已经算是熟悉了一些游戏规则的十一位嘉宾快速换上各自的运动装,就连巧玉香,也在林佑佳和乔远的说明之下好好的配合着。

有了之前周佳佳的对比,现在再看巧玉香,林佑佳和乔远简直恨不得跪着服侍这位,只求她能将这种好相处保持下去。

梅芳芳需要解决一下个人问题,所以还是住在同一间套间里的蓝执盈带着王可米先下了楼。

众人被分配在二十八楼的四个套间里面,一个小队一间。里面的房间分门别户,就像最普通的合租公寓。

蓝执盈和王可米住一间,梅芳芳单独住一间。

“可米,肚子饿吗?”在飞机上的时候,蓝执盈并不是和王可米同一班飞机,所以并不知道小孩在飞机上吃了什么。

可是自从下飞机到现在,小孩也就喝了一杯热牛奶而已。

王可米摸了摸小肚子,可怜兮兮的看着蓝执盈。“盈盈姐姐,我们还有多长时间?”

蓝执盈抬手看了眼时间,距离最后的集合时间还有二十分钟。“我们还有时间去吃点东西,不过大概需要打包了。”

两个人站在酒店大厅,看了眼外面大雪纷飞的场景。默契十足的向着酒店餐厅走去,街边小吃什么的,以后总是有机会的。

“盈盈姐姐,我们等下给梅姨也带点吃的吧。她从下飞机到现在,也还没吃过东西呢。”

“嗯,没问题。”

两个人偷跑的,而且还没到节目正式开始录制时间。所以很轻松的闪过了工作人员的眼线,算是单独行动。

这家酒店餐厅也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用于酒店客人直接就餐的,还有一部分就像是快餐店一样负责外带的。

虽然很想吐槽一些什么,但是很明显的,在这个地方能外带的方便食物,除了汉堡就是三明治了。

蓝执盈点完餐,看了下周围的情况。向左走五十米不到,就是外带饮料的地方。

和王可米商量之后,让小孩在这边等餐。不要乱跑,而且还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

蓝执盈快速点了三杯热奶牛,正在等待服务员打包。

而明显的,快餐那边的速度要比这边快上许多。

“盈盈姐姐!”

拎着三个纸袋子,梳着双马尾的王可米欢快的向着蓝执盈这边跑来。

而蓝执盈甚至只来得及回头看过去,连劝解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看见向自己这边跑来的小孩,直接撞到了一个路过的人的怀里。

“可米!”

蓝执盈快速跑了过去,将这倒霉的孩子从别人的怀里捞出来。“对不起,真不好意,请问有没有撞伤你或者弄脏你的衣物?”

两辈子加起来,蓝执盈都还没经历过这种带小孩的事情。只能小心的将王可米护在怀里,都不知道该先安慰小孩子,还是先批斗她。

但是有一件事情肯定在这之前,得先向别人道歉。

“没关系,小朋友也不是故意的。”略显轻快的嗓音,是一个年轻的男性。

蓝执盈直到这时候,才真正看到那张脸。

温和却又活力十足充满干劲儿,菱角分明,看起来这人也有固执的一面。比蓝执盈高上半头的身高,差不多也有一七五吧。这样的亚洲男人身高,算不上高,但也算是在平均值了。

一身某大学的校服,因为衣领的遮挡,蓝执盈只能看见后面那个【大学】的单词,前面那个名字倒是看不见。

不过这一身在酒店内还不算什么,要是穿着这一身行走在外面的大雪里,蓝执盈都要称呼一声勇士了。

蓝执盈疑惑了两秒钟,最后还是将心目中的疑问问了出来。“先生,我们是不是见过?”

这种要是放在对方嘴里,绝对会让人猜测是不是想要搭讪的话,也就是蓝执盈这一本正经的表情说出来,才显得那么真实。

蓝执盈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记忆力了,就自己这辈子这过目不忘的能力,如果真的见过的人,自然会记得清清楚楚。

可是这似曾相识的面容,却是一点都想不起来实质性的内容。

想来,应该是上辈子见过的人?

向明理笑的更加灿烂了,伸出右手做出想要握手的样子。而蓝执盈,也很配合的伸出右手。

“你好蓝执盈,我叫向明理,天皇向家的向明理。虽然我们应该还没正式见过面,但我对你的认识可一点都不少哦。”

“……”蓝执盈貌似听见自己心中千万只羊驼咆哮而过的声音。

之前在家里收拾行李的时候说过什么?不想蹚浑水,只是因为根本不认识那个向明理,根本没有去做那些事儿的必要。

而现在,老天就这么直爽的一巴掌呼过来,告诉自己什么叫做被打脸的酸爽。

一时间,蓝执盈看着向明理,表情诡异。

“怎么了吗蓝小姐?哈哈哈,虽然之前我们天皇也是很想将蓝小姐挖过来的,但是看着现在蓝氏的发展,我们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不过买卖不成仁义在,大家都是吃同一碗饭的,以后还有很多合作的机会,你说是不是蓝小姐?”

蓝执盈憋了半天,最终还是憋出来一句。“你最近是不是在看智取威虎山啊?”

“……”向明理愣住了一秒钟,然后看着蓝执盈那认真的表情,最终还是没忍住,爆笑了出来。

“哈哈哈,蓝小姐,真没想到你这么风趣。看起来咱们又有一个共同点了。”

什么叫做又啊,我才和你说了几句话而已,要不要这么快就开始拉关系啊。

“呵呵。”

向明理看着蓝执盈那讪笑的样子,没忍住又爆笑出来。“哈哈哈,看起来你应该是不知道了,我们可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

“……”蓝执盈再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千万只羊驼在你脑海中欢快奔腾的感觉了。

说好的距离感呢?说好的互不相识呢?

“呵呵。”蓝执盈除了傻笑,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向明理看着蓝执盈不自然的样子,大概也能猜出来几分对方并不想和自己继续交流的意思。

虽然这很奇怪。

要知道蓝执盈虽然有蓝氏,但毕竟天皇的牌子在那里放着,华国排名前三的娱乐公司,家大业大,同样是娱乐圈的人没人不会想要搞好关系的。

不过,向明理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既然看出对方没有继续交谈的意思,自然也就见好就收。

“见到你很高兴,还有王可米小朋友。”

闯了祸的王可米从一开始就乖乖的待在蓝执盈旁边,在看到两个大人终于说到她的时候,连忙鞠躬道歉。“对不起,我刚才没有看到你。”

“没关系,小可米果然是懂事的好孩子,以后和你盈盈姐姐多学习,总是有好处的。”

向明理摸了摸王可米的脑袋,就准备离开。

蓝执盈忍了又忍,最后终于还是向自己的良心妥协了。

“向明理,你这学期什么时候回家?”

“回家?”已经向前走了几步的向明理回头疑惑的看着蓝执盈。“这学期结束之前我并不准备回家,而且因为一些事情,已经和家里说好春假的时候也待在波士顿了。”

向明理不傻,自然也分辨的出蓝执盈脸上的纠结。而这种纠结,很不幸的貌似和自己有关。

向明理不知为何,心里一阵悸动。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就是一种直觉,让向明理停下了脚步,让向明理认真的看着蓝执盈。

蓝执盈咬了咬嘴唇,最后揉了揉王可米的脑袋。“如果可以的话,休学一年吧。”

说完这些蓝执盈都不确定到底应不应该说的话,蓝执盈带着王可米向着饮品房走了过去,那边已经在招呼去领取她们的东西了。

和向明理擦肩而过的时候,蓝执盈用气声轻轻的说了句。“子欲孝而亲不在。”

向明理的瞳孔快速收缩了一下,然后垂落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紧紧握住。

向明理没再继续多问什么,很多事情现在也不过才是个讯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