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119章

第119章

在米国拍戏的日子,绝对算不上什么好玩。

为了展现东方女人的婉约和保守布兰德利森尼导演原话全剧中就最后两个人分开前,就像是立flag一样,会有一次亲吻,然后就没有其他亲热的剧情了。

而且再次饮用布兰德利森尼导演的话来说为了表现出来的感情不突兀,这一场会真正的放在最后面该它来的时候再拍摄的。

两位主演对此倒是没有任何异议。

在蓝执盈的教导下,亚伦凯特的进步绝对是喜人的。虽然很多时候还有点表演过猛的趋势,但是对于镜头的把握真心不枉费他那一腔热血和野心。

亚伦凯特是经过后天培养,绝对可以吃这一行饭的人。

而在拍摄了一个月之后,导演为两位男女主角拍摄了一组硬照剧情写真,也再次应征了亚伦凯特对镜头的掌控能力。

不论怎么拍,他都知道怎么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让人拍出来。

在顺顺利利的拍摄了一个多月之后。还剩下不到三分之一剧情的时候,剧组终于迎来了第二次困难时期。

一开始是两个青涩的年轻人相互认识的时候,基本上可以算是本色出演。所以不要说蓝执盈了,就连亚伦凯特也能轻易完成导演的要求。

可是在纯纯的爱恋开始之后,就要进入热恋期了。还是那句话,对于蓝执盈来说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对于亚伦凯特来说,问题就有点大了。

可能是这位纯洁的大四在校生平日里在学校里见过的爱情都太过火热,甚至没几天就跑到**继续火热,所以在亚伦的心目中,爱情的热恋期貌似就应该是这样的

而对于这样的认知,布兰德利森尼自然是咆哮着喊no。

开什么玩笑,布兰德利的这部电影主打的就是情感路线,而不是。所以全戏唯一的热点,也不过是在快完的时候的那个亲吻而已。

而现在,亚伦居然想把自己的女主角带上床,这简直是想找死的吧

“我知道你有一双迷人的大眼睛,但是你不放电会死吗还是说你活了二十四年,终于知道怎么放电怎么勾引女人了,所以现在完全把持不住想要表演的了吗”

布兰德利的咆哮声简直震耳欲聋。蓝执盈和芭芭拉躲在角落里,一边啃着名为三明治的午餐,一边为亚伦凯特默哀。

倒不是蓝执盈不想帮亚伦凯特度过这个难关。实在是一时之间蓝执盈对于这种对方释放荷尔蒙的事情,也有点束手无策。

说实话,蓝执盈对于镜头的把握还有走位什么的那绝对无关艺人的性别。可是在表演剧情这一方面,蓝执盈熟悉还有在行的,还是从女性角度来展现剧情。

对于男艺人应该怎么演这种时候,偶尔的,在一定情况下比如说现在蓝执盈也没什么好办法直接克服。

不过同情归同情,这种真心的同情,在难以下咽的三明治的摧残下,已经下降到一种很可怕的程度。

就连蓝执盈都不敢肯定,要是再让她吃这种三明治当午餐,她会不会和布兰德利导演一起,去弄死那个荷尔蒙突然爆发的男主角。

芭芭拉才是最无辜的那个,虽然名义上是副导演兼职制片人,并且挂着布兰德利森尼的经纪人这样的头衔,但是芭芭拉还有很多行政工作要在公司完成。

可是鉴于最近这几天布兰德利那像是吃了火药一样的性子,芭芭拉也只能无奈的选择留在剧组。

要知道同时,或者接连不断被十几个工作人员打电话夺命扣喊救命,绝对不是芭芭拉想要看到的场景。

而芭芭拉待在剧组,虽然不能控制布兰德利的火药味,但是却可以给众人信心,让他们知道他们不会无辜的陷入战争之中。

也算是众人为了保命,而采取的最直接有效的手段了。

哦苍天,这就是身在同一家公司的悲哀,就连剧组里送餐的小弟都知道芭芭拉的工作电话,简直没活路。

芭芭拉苦大仇深的咬着三明治,两片硬面包夹着一片火腿肠还有两片生菜叶子,就算是全部了。

比起蓝执盈那块,起码里面还多了一块火腿肠呢。

米国的剧组里面的快餐火腿肠,蓝执盈真心吃不下去哪怕是她这么不挑食的人。

所以在现在这种时候,蓝执盈被逼着当了一回素食主义者。

“哦雪特,这到底是谁定的三明治,真有够难吃的。等下一定记得提醒我,回头就换了这家午餐供应。”

蓝执盈喝一口牛奶,咬一小口三明治。感谢米国的牛奶还算正常,加了蜂蜜之后味道更佳。

“三明治是无辜的,这家是你上个月走访所有可以送餐的快餐店之后,得到的最好吃的一家。你不过是因为连续一个星期的早餐、午餐全部都在吃这个,所以在迁怒罢了。三明治真的是无辜的。”

芭芭拉最终还是没能将手里的东西吃完,一脸嫌弃的将剩下的一半放进盒子里。哀怨的看着蓝执盈,那让人揪心的小表情让那头艳丽的红发都变得凄楚起来了。

说实话,一般人看到这样的场景真心没几个能硬下心肠的。

一般人。

而这么恰恰好的,蓝执盈偏偏不属于一般人的行列。

“汉堡让人发胖的威力太过强大,所以剧组不予提供。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

芭芭拉的表情更加哀怨了,简直有点生无可恋的抬头望天。

“你说,亚伦的**期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这都一个星期了”

“一般情况下,让他得到满足就可以了。”蓝执盈将最后一口干面包塞进嘴巴里,用牛奶冲食下去。“而且我一点都不介意。你帮他喊一打牛郎。”

“哦,我们剧组可是很纯洁的好吗我们这次的主题也是主打纯情好吗不过说起来,我知道一家牛郎店的牛郎质量真心不错。那身材,那腹肌,还有那大腿,最重要的是还有那容貌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我什么时候带你去看看”

芭芭拉说的一脸兴奋,蓝执盈端着牛奶看了一眼站在芭芭拉身后想要掐死她的布兰德利,还有那位已经快要哭出来的男主角亚伦,明知的选择微笑就好。

“虽然我对那个什么**期的话不予苟同,但你真的要帮我的话,不应该是漂亮的女孩子吗”

芭芭拉一秒完成变身,一脸嫌恶的站起来,撩拨一下那热情的红发。“我们可是一个正经的剧组,你这样的要求可一点都不绅士啊,亚伦凯特。”

“刚还在说要诱哄我的女主角去牛郎店的人,没资格这样教训我的男主角。”布兰德利伸长手虚虚的掐着芭芭拉的脖子。“我警告你,不准带蓝去那种地方我纯洁的公主,绝对不允许你这样玷污她”

芭芭拉做出一副伸长舌头翻白眼的表情,高举着双手做投降状。饶是芭芭拉这样的人,在面对盛怒中的布兰德利,也是顺着他比较好。

纯洁的公主坐在一旁喝着牛奶,微笑的看着这一切,笑而不语。

威胁完芭芭拉,布兰德利再次用一副凶狠的表情看着亚伦。“休息半个小时找找感觉,如果你还找不到感觉的话,我不会介意用最终的手段帮你的”

“蓝,救我”

看着布兰德利那像是要踩破大地一般盛怒离开的样子,亚伦飞扑过来,直接单膝着地跪在蓝执盈所坐的那个长椅上。

为了休息的更好,布兰德利导演的剧组里总是会配备上舒适的简易沙发。

蓝执盈一个用力,抽出自己被亚伦握着的手,继续笑而不语。

“老师救我”

亚伦凯特的表情更加凄苦了,而芭芭拉还是那幅不屑的表情双手环胸站在一旁。这个时候,看戏就好。

“说好的萌系巧克力你三天都没给我弄来,还想我做免费工。呵呵。”

吃了一个星期的三明治,就算是蓝执盈的心情,也好不起来。

看着眼前这个金发帅哥这幅小可怜的样子,蓝执盈不得不承认,自己貌似找到了发泄口。

“两盒,我明天一定给你带过来两盒。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请你原谅我这一次”

亚伦凯特所在的大学有一家特殊的甜点店,倒不是说味道有多么的好吃,好吃到让蓝执盈惊为天人,非吃不可。

不过那家萌系甜点屋的所有东西,都做的非常可爱,让人一见就心生喜欢罢了。

蓝执盈一开始并没有注意这个,毕竟甜点这东西对于蓝执盈来说,也就是补充糖分和能吃饱这两种作用。

可是亚伦凯特显摆了一个星期之后,终于还是引起了蓝执盈的注意,觉得尝试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可就在蓝执盈下定决心品尝一下的时候。亚伦这边居然凸锤了。

要知道那家店是早上八点开门,晚上八点关门,一天整整经营十二小时。

可亚伦凯特同学每天早上六点半就要赶到剧组,晚上都是十点之后才会离开,和那家店的开门时间完美的来了个闪避。

蓝执盈要再三强调一下,绝对不是她贪吃,所以非揪着这件事儿不可。

而完全是因为,蓝执盈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既然亚伦答应的事情,那他就一定要做到。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三盒。”看到亚伦服软,蓝执盈也不是揪着别人不放的人。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翘着二郎腿,微微抬起下巴,完全一副女王的样子。

要知道自己不光是要研究自己的戏份,还要在空余时间研究男主角的戏份,还要想着帮忙解决眼前这个重大问题。

蓝执盈觉得,三盒巧克力绝对不是漫天要价。

自己的付出,绝对值得这三盒巧克力

亚伦凯特还敢多说什么什么也不敢说了。“你说三盒就三盒,都听你的,都听你的”

从头到尾旁边了这一切的芭芭拉,对亚伦更加鄙视了。

啧啧,一点男子汉的气概都没有。果然还是那家店里的美男们最让人惊叹啊,那一个个狂野的男人。

三个人还在那边纠纠缠缠,或者叫各管各。

完全没有看到,不远处的拐角,靠着墙壁站着一个和布兰德利年龄差不多的人,也是从头观看到了结尾。

科密李笑呵呵的看完那边的小故事,才双手背在身后向着布兰德利森尼的专属休息室走去。

假期过来探个班,居然能看到这么有趣的故事,挺好,挺好,呵呵呵。

这年头,这么好玩的女艺人可是不多见了。而且这多面性所具有的可塑性,也是让人期待啊。

远在大洋彼岸的华国,某个片场

夏思齐坐在布置好的房间内,双眼无神的看着桌面。

还没到正式开拍的时候,所以夏思齐还有点时间想点自己的事情,放空一下思绪,走走神。

剧情已经正式进展到第一个小故事,也就是黎周第一次复仇顺利进行到最后时刻了。

但是本来那个开朗的黎周,也彻底变成了阴郁的样子。

这个专门布置出来的房间,就是黎周的卧室。整个用黑色调布置起来的房间,门窗都被密封的严严实实。

房间内只有一盏昏暗的小台灯,照射出床头柜附近两米的范围。

而其他地方,全部被黑暗笼罩着。

夏思齐现在坐着的地方,位于双人床的另一边一个小圆桌旁边。在没有打开台灯,并且还没正式开拍的时候,这边昏暗的更加厉害。

哪怕是不远处正在不停走来走去继续布置场景的工作人员,也看不清楚夏思齐此刻脸上的表情。

她本来就不属于你,你的命运就像黎周一样,总是得不到最心爱的女人。

闭嘴,事实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在她心目中是特殊的

是挺特殊的,但却不是爱情,她并不爱你,甚至都没看出来你爱她。

只是因为我从来没有说过罢了。

连许倩都看得出来你喜欢她,连叶红雪和罗杰都看得出来你喜欢她。

也许,她只是反应迟钝罢了。

也许,是她从来没将你放在恋人这个选项上罢了。

夏思齐的眼睛更加空洞了,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夏思齐的身体里,就像是有两个人,一个头顶上写着夏思齐的名字,而另一个,却是一团漆黑,漆黑到夏思齐都看不清楚,他是谁。

自从那天身体就像是被硬劈裂成两半一样,夏思齐感觉他的大脑也被一分为二。

而现在,更是悲哀的发现,这种脑海深层的对话,自己都快要说服不了自己了。

“好了,再过一次剧本,五分钟之后正式拍摄。”

真正的场务和蓝立端说完话,趴着小喇叭对着所有工作人员喊了一嗓子。就在刚才夏思齐沉默的时候,工作人员已经完成了片场的最后布置。

就和蓝执盈现在片场里的芭芭拉一样,这边的剧组里面,也有一个无敌的负责保护众人安危的存在,名叫罗杰。

接下来要拍摄的一幕,是男主角黎周一个人坐在黑暗的卧室里哀悼他失去的爱情,并且计划怎么给那个凤凰男最后一击的剧情。

这算是男主角正式黑化的第一步,并且也算是这个系列故事的起因开始,但是这个电视剧最终要宣扬的,并不是黑暗的事迹,还是要宣传一些美好的事情。

所以这场戏的剧情走向,就有那么一点点顺理成章,但又更让人心碎。

毕竟不管是沈舟还是蓝立端,可都没想过让人看真善美的大结局。

而在这个过程中,那两个被蓝氏专门挖回来,提高第一部迷你剧演技档次的演员,也就是女主角的父母会过来寻找黎周,并且说明当年女主角的一系列事情。

夏思齐的经纪人李维贤沉默的将剧本拿过来,拍了拍夏思齐的肩膀,让夏思齐回过神来。

两个男人并没有什么交谈,而是做着他们应该做的事情。

夏思齐狠狠的抹了一把脸,伸手将剧本拿了过来。即将开拍,剧组的照明灯全部打开,让这个本来黑暗的房间亮如白昼。

夏思齐在这一场戏里的台词并不多,很多都是心理戏,要在后期专门配音。所以大概看了几遍,然后在心里过了几遍台词,就确定大概没什么问题了。

夏思齐将剧本再次递给李维贤,而李维贤继续沉默的走到一边。

五分钟后,正式开始。

罗方遒和徐影绝对对得起蓝氏挖他们过来的价格,两个人一起飚戏的时候,总是能轻易的将其他演员也带入情景之中。

夏思齐本来的演技就已经让蓝立端很满意了,在这两位老戏骨的带动下,表现出来的更是让人惊喜。

“你知道吗其实囡囡以前是喜欢你的,甚至是爱着你的。”罗方遒饰演的女主角的父亲,满脸的沧桑抚摸着桌面上那个逝去的女主角的照片。

夏思齐,也就是黎周一脸茫然的抬头看着罗方遒。

而在一旁一直隐忍着的徐影,适时的开始轻声啜泣。“我们以前一直以为那只是小孩子对你的崇拜而已,毕竟你以前是那么的优秀。呜呜”

徐影哭的不能言语,而罗方遒的双眼里也饱含着泪水。最后这个沧桑而又坚强的父亲,继续说道。“当初车祸之后,囡囡醒来的时候,那个混蛋对着她说了一句漂亮的小小姐,然后我看见囡囡整个人都亮起来了。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囡囡对那个混蛋一见钟情。后来我才知道,因为那句话是你曾经经常对她说的。而囡囡在车祸之后,丢失了关于你的一部分记忆。所以将那个混蛋,当成她记忆里的那个你了。”

黎周还是一脸茫然的空洞,也不知道是在听着两位长辈的话,还是在回忆着他和青梅竹马的囡囡曾经的过去。

徐影的哭声,简直让人心碎。

然后就是最后一句台词。

“可能当初连囡囡自己都没发现爱上你了吧,毕竟你们一直在一起。她以为只是把你当哥哥。可是你在她的心目中,总是最特殊的呜呜”

徐影哭倒在罗方遒的怀里,而本来只剩下一双茫然的眼睛而面无表情的夏思齐,则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徐影和罗方遒。

那双空洞的眼睛里,在这一刻,多了许多东西。

心碎,悲伤,像是要爆发的火山,沉痛的让人不忍直视。

“总是,最特殊的存在吗”

这是黎周在问自己的话,这也是夏思齐询问内心深处那个夏思齐的话。

“如果,如果当初你们两个哎”

罗方遒丢下一句让人心痛的话,扶着哭泣的徐影离开了卧室。

而房间内,黎周还静静的坐在那里。

房间内那唯一一盏台灯,并没有因为罗方遒两人的到来而变亮一点,现在,也没有因为罗方遒两人的离开,变得更加昏暗。

片场昏黄的灯光照射在夏思齐脸上,带出了夏思齐又一句本来剧本上没有的台词。

“如果,我当初伸出手是不是,我们的结局就会不一样了”

“卡”蓝立端兴奋的从导演椅上跳了起来,为这幕戏最后拍板叫绝。

站在导演身后的罗杰,挑眉看着那个还静静坐在那里的夏思齐,然后又看了一眼因为剧情精彩难得的在导演身份下露出一个笑容的蓝立端。

这坑妹的属性,看起来这辈子是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