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148章

第148章

六月,绝对是蓝执盈的幸运月。

通过一系列的活动,蓝氏已经把持了天皇四分之一的股份。再加上向明理手里的三分之一,算是将天皇的格局牢牢的控制住了。

而有了蓝氏和天皇为后盾,蓝执盈的事业再创新高。就连蓝氏的艺人身价,也跟着水涨船高。

在蓝执盈都没怎么注意到的时候,许家兄妹已经发布了第一张专辑,并且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雄霸了华国各大音乐榜单。

在夏思齐为许家兄妹作词的一首歌获得亚洲欣赏奖最佳作词之后,蓝氏终于将那位难搞的沈舟签到手里。

和方良寿简直算是双剑合璧,只是两个月的时间,硬是产出了两部高质量的剧本。

蓝立端已经算是彻底□□无术了,而且这种能拍到自己想要拍的东西的**,让蓝立端产生不了一点颓废和抓狂,只恨不得将一天二十四小时掰开成四十八小时用。

在六月份的一次国内奖项评比中,蓝氏的第二号导演詹沐,也终于获得了一个最佳导演的称号。

虽然这次奖项的主办单位没有蓝立端那次的知名,但总算在圈内还是公认的含金量。

只是几个消息,就让宋氏的老二宋天越开始崛起,让宋天卓上辈子入主天皇的事情胎死腹中,并且狠狠的打击了一把宋天卓的私人工作室。

在上辈子本应该是宋天卓风生水起的时间里,不仅让对方失去了对宋氏一部分的掌控权,还将人直接逼到了国外。

起码在短时间之内,宋天卓只能待在非洲开荒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向明理做的,和蓝执盈明面上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蓝执盈一点也不怀疑宋天卓投机倒把的能力,只要给那个人一点点机会,他都会好好的把握,然后站在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所以,将宋天卓赶出宋氏,才是真正的第一步。

而在客串了一部偶像剧之后,差不多已经封死了吴轻诺几年之内翻身的机会。

对于置人于死地的事情,蓝执盈不会做也不屑去做。在法律道德的基础上,让对方失去所有看重的事情,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活的越来越好。

在痛苦和疯狂中活着,在蓝执盈看来,这才是最好的报复。

蓝执盈在记者会的事情,当时是霸气了。可是事后……

福兮,祸之所依啊。

蓝执盈木着脸挂掉今天第十五个电话,从爸妈,到大哥,到二哥到罗杰哥,现在连爷爷奶奶还有大伯小姑全惊动了。

蓝执盈默默的将手机铃声调成静音,看着那自己刚一挂就再次开始闪烁的指示灯,心情已经纠结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六月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再过不到三天就是又一轮【家有一老或一宝】的录制时间了。

可就是差了这么三天,在蓝从容的授意下,罗杰的支持下,叶红雪硬是将蓝执盈的这三天完全的空了下来。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为了什么,也就可想而知了。

蓝执盈无力的躺倒**,眼睛茫然的看着枕头。刚才母亲大人的声音还犹在耳边回响——明天将夏思齐带回去。

这是要在自己强势了一下下的第二天就直接奔着见家长的道路一去不回头了吗?

不可否认,这真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蓝执盈自认为和夏思齐之前的确应该有那种叫□□情的东西,可是见家长……拜托,怎么想都觉得怪怪的。

想来想去,都想不到对方会有的表情。蓝执盈很干脆的,决定将这个问题还是留给夏思齐自己去思考。

如果对方只是想和自己谈恋爱?那就谈恋爱好了。

如果……

哎,算了。

蓝执盈想通之后,就没有再耽搁,直接打电话过去询问了夏思齐的时间表,就直接杀到了员工宿舍那边。

大白天的,哪怕是蓝氏这种娱乐公司的员工宿舍里,都没有多少人。

蓝氏现在的签约艺人大多数还是实习生,就算没有工作的时间也要去上培训课。

整栋大楼里,在这个时间都显得空荡荡的。

蓝执盈直接坐电梯上了十三楼,夏思齐也早早的等在门口。

“怎么了吗?”

蓝执盈站在门口,一脸纠结的看着夏思齐。看着夏思齐疑惑的样子,就更想叹气了。

之前还在为要不要接受夏思齐而纠结的自己,是多么天真的存在啊。事情发展到最后,果然已经不是两个人悄悄的谈个恋爱的事情了。

“我有事儿想问你。”

蓝执盈纠结的样子,让夏思齐小小的心惊一下。这算是刚刚有了确定关系的意思,现在就后悔了吗?

夏思齐心跳的厉害,甚至手心都有点虚汗。可是再想想蓝执盈至今为什么会这样,也就没什么资格再多想什么了。

蓝执盈做的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自己吗?

夏思齐心里揪的厉害,脸上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一点苦笑。侧身让过,示意蓝执盈先进来再说。

“有什么事儿,先进来再说吧。”

蓝执盈扁了扁嘴,直接走了进去。

套房内,刚睡醒还有点不清醒的方良寿在听见蓝执盈的声音的时候,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从**跳了起来。

可用冲刺一般的速度冲到门口看到客厅里那两个人的样子的时候,只能用一脸悲愤的表情小心的关上房门。

不过人还不忘贴在门板上,这才不是偷听好吗!

夏思齐心跳的厉害,甚至自己都没发现的,居然有点手脚发软的感觉。心里的苦涩就像是全部涌到了嘴里,让夏思齐难受的厉害。

不过在面对蓝执盈的时候,夏思齐还是努力挤出笑容,将人让到客厅的沙发上,想要去倒杯水缓和一下自己的情绪。

这种情况下,夏思齐就算再怎么自以为是也没胆量将人直接带到自己的房间了。

“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水。”

“别忙了,先听我说事儿。”夏思齐心里苦,可惜这个时候蓝执盈完全没有和对方达成心有灵犀的成就。

直接一把抓住想要再逃避一下的夏思齐,手腕一个用力直接将人拉过来坐到自己旁边。

说实话,要说蓝执盈此刻心里没有一点烦躁的感觉,那绝对是骗人的。

可是凭借蓝执盈对自家人的理解,先不提夏思齐愿不愿意的事情,只要自己敢把人带回去,那就是要走上结婚路线的倒计时的开始了。

就算蓝执盈心里没什么恐慌感,也从来没想过要单一辈子的事情,可是才二十一岁的自己,就要奔着结婚去了,这能不让蓝执盈心里纠结吗?

蓝执盈目光炯炯的看着夏思齐,为什么还偏偏是这个人,想要和家里人说只是玩玩谈个恋爱的借口都不能用了。

“怎,怎么了?”本来还被自己的猜测弄的有点忧伤的夏思齐,看着蓝执盈此刻的目光,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心里更加慌的厉害。

但却不是那种忧伤的慌乱,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蓝执盈心里懊恼,也没多少心思再拐弯抹角的说话。直接翻身跨坐在夏思齐身上,将惊了一下的夏思齐固定在原位。

“喜欢我吗?”

“……喜欢。”

“爱我吗?”

“爱?”

“你这是什么语气!是在怀疑自己还是在怀疑对我的感情!”

“爱!我爱你!”

简直是速问速答,等到夏思齐语气坚定的回答完这个最重要的问题,蓝执盈才收敛起自己暴躁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想和我结婚吗?”

“结、结、结、结婚?”

就像是一个炸弹扔进了夏思齐的脑子里,一下子就让夏思齐变成了结巴。夏思齐涨红着一张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蓝执盈,已经开始怀疑他自己是不是耳鸣产生了什么幻觉。

蓝执盈看着夏思齐的样子,眼睛微微眯了一下。有点满意,也有点不满意。不过蓝执盈从来都是一个爽快人,敢在三岁的时候给自己制定人生目标并且就真的敢向着那个目标直直的一往无前,所以哪怕现在面对的是蓝执盈从来没有过经验的恋爱问题。

只要确定了目标,蓝执盈也不觉得直接的手段有什么问题。

自己已经接受了夏思齐,这也是夏思齐想要的结果。而在自己接受了对方之后,夏思齐还敢背叛自己的事情,蓝执盈是绝对不介意将这条命再和夏思齐来一次同归于尽的。

感情这种东西蓝执盈不熟,但是感情上的洁癖蓝执盈却也不浅。

既然已经宣布了这是自己的人,而且夏思齐也从来没有反驳过,那么在蓝执盈的心目中,夏思齐就已经是自己的了。

想到这里,蓝执盈的心情总算好了一点。

单手挑着夏思齐的下巴,让对方抬头和自己对视。“我们现在也算是以结婚为前提开始交往了,对不对。”

但是身为一个民主的人,蓝执盈还是要‘大度’的给对方选择说‘是’的机会,不是吗?

夏思齐脸红的厉害,感觉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了。此时此刻,听着蓝执盈的一言一语,都让夏思齐有一种在听天书的感觉。

可是哪怕这样,对于蓝执盈的所有话,夏思齐也没有一点想要反驳的意思。

顺着蓝执盈捏着自己下巴的力道,夏思齐很配合的点着头。“对。”

蓝执盈再次满意的点了点头,捏着对方下巴的大拇指微微摩擦着,让夏思齐脸上的红晕更加浓厚,眼睛也变得更加闪亮。

“我家里人已经知道咱们的关系了,所以明天和我回趟家见见家人。”

“这,这样好,好吗?”夏思齐不得不承认,真的被再次惊到了。本来还以为蓝执盈是来让自己认清现实不要多想的,可谁知道蓝执盈是来让自己想的更多的。

一时间,夏思齐难得的有点慌乱,有点不知所措。

蓝执盈可不管夏思齐的心理活动,在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的时候,只是眯起眼睛,微笑的看着夏思齐,可手里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客气。

“这样不好吗?”

感受着那只从自己衣摆下面伸进去开始抚摸自己的小手,被捏着下巴不能低头的夏思齐一时间想哭的心情都有了。之前的事情只能算是调戏,现在这绝对是被占便宜了吧?

可是,一点想要反抗的心情都没有啊。“好好好,这样很好,你说了算,我都听你的。”

感觉塞进去的那只手有着向下去的趋势,饶是夏思齐一个大男人此刻也不得不做出一副被欺负的黄花大闺女的表情。

快速伸手隔着衣服按住那只捣乱的手,使劲儿的点头给出蓝执盈想要的答案。

“乖了,那明天早上过来接我吧,我先回去了。”‘啵’的一声,蓝执盈在夏思齐嘴上留下了响亮的一吻。

然后抽出手,从夏思齐身上跳了下去,回头挥挥手,一脸欢快的离开了。

夏思齐缩在沙发上,甚至都没来得急和蓝执盈打招呼。身体的某处快速充血产生的感觉,让夏思齐只能僵硬的倒在沙发上,一时间连动都不敢动。

蓝执盈最后那一下,真的好狠!

夏思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