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163章

第163章

沪城,某间别墅里。

宋天越刚送走那个叫做王大伟的人,光是看着对方一身的肥肉还有那幅不论怎么休整都觉得邋遢和不修边幅的样子,谁又能想到就是这个人,带给自己这样天大的机会?

宋天越有点激动的绕着客厅走了两圈,才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年初开始的‘嘉兴计划’已经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先不说那些后续还能转到的钱。

就是现如今已经到手的资金,就已经将宋氏投资的资金全部回笼并且暴涨了三倍多的收益。

而宋天越自己,也没忘在项目进行之中,为自己留条后路,积累原始资本。宋天越一开始也只是想小心的弄一点钱而已。

可是没想到居然在第二次就被父亲发现了,而父亲的态度,才是让宋天越彻底放下心来使劲儿给自己积攒资金的主要原因之一。

身为集团的董事长,父亲不仅没有说自己什么,甚至还在隐蔽的地方为自己大开方便之门。

宋天越虽然不是很理解父亲为什么这样做,但也知道父亲绝对不会害自己的。

宋家是一个表面看起来家庭和睦父慈子孝的地方,可是暗地里,父亲平日里甚至连对宋天越的一点好感都不能轻易表现出来。

在十五岁之前,宋天越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是以为父亲喜欢的其实是大哥宋天卓,内心除了晦涩也只剩下自卑。因为自己的母亲是继室,虽然小时候宋天越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和宋家往来的那些孩子们整天对着宋天越喊‘狐狸精的儿子’,这个小时候的宋天越还是知道是什么意思的。

宋天越的母亲是在宋天卓的母亲过世五年之后才认识宋先生的,宋天越是怎么都想不通,这个‘狐狸精’的称呼到底是怎么传出去的。

再回想一下那时候那些小孩总是跟在宋天卓身后,还有那些家长看向自己同情的目光,还有什么不懂的呢。

在十五岁之后,宋天越知道的事情多了,也慢慢了解了一些他从前根本没注意到的事情。

宋天越将他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细细的想了一遍,才发现其中令人毛骨悚然的恶意。

从三岁有记忆开始,只要父亲对自己好一些,没过多久自己不是突然落水着凉就是被什么东西砸到受伤。

零零散散的事情直到自己八岁那年才好了一些,因为从那一年开始,父亲再也没抱过自己,也轻易的不对自己笑了。

等长大了,终于想明白其中的关键了,宋天越简直从骨子里都能感觉到那种刺骨的寒意。

小的时候自己很怕宋天卓,那时候还以为是宋天卓和自己不是一个妈妈生的原因。而长大之后细想曾经的事情,才清楚那根本就是小孩子的本能,本能的知道谁不喜欢自己,谁要伤害自己。

周围的人从不明说,那是因为他们不敢。就算亲眼看见了,那又如何?有一个沪城黑帮的娘家舅,宋天卓的身份在宋家里也没几个人敢动。

宋天卓十八岁进公司,直接从部门经理开始。

宋天越直到大学毕业才被准许进公司,从一个最底层的业务员开始。同样是姓宋的,差别待遇就是这么大。

等宋天越为了每个月的那点固定工资累死累活的时候,宋天卓早就掌控了公司起码一半的力量了。

不过这个时候的宋天越已经不会再自怨自怜了,因为宋天越知道宋天卓有一个姓常的舅家。

很多事情,你不服都不行。

就在宋天越忙忙碌碌度过三十岁生日的时候,天上突然掉下来一个大馅饼。

那个叫做王大伟的人突然找上了自己,合作的意向都有点匪夷所思。

可是宋天越还有什么可怕的?身为宋家的孩子,每个月还要靠那点死工资,这种日子还有什么可怕的?

而这半年下来,宋天越无数次感谢自己当初那股勇气。就是那股已经没什么好怕了的勇气,让自己现在站在了宋氏的高层。

凭自己的实力爬上来的,就连宋天卓的舅家也没说什么的实力。

父亲的举动太过诡异,让宋天越实在没忍住私下去查探了一些缘由。而就是这次查探,才让宋天越发现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

宋天卓已经在公司超过十年的时间了,这十年里宋天卓侵吞的财产都快到宋氏的四分之一了。

而且宋天卓不仅是自己侵吞,还将常家引入了公司。父亲这么多年看起来不问世事,也是被逼无奈的选择。

而在去年一年的时间里,宋天卓不仅加大了私吞的力度,甚至还开始把新楼做旧低价卖出去变样消化宋氏的根基。

而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宋氏的利润再次少了一大半。

而在公司人事上,宋天越在父亲派过来的心腹的指点下,更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父亲的人,已经有二分之一被打入了冷宫或者直接被废。宋天卓更是掌控了公司明面上除了财政部和人事部之外的所有部分。

宋氏,已经不能再被称之为宋氏。

至于以后到底是宋天卓的宋常氏,还是会更干净利落的被踢掉整个宋氏的常氏,就不是宋天越关心的事情了。

而了解的越多,宋天越也就越清楚父亲的打算。

父亲最后的孤注一掷可能就是要落在自己身上,实在不行的情况下直接将宋氏瓦解,然后将能抓到手的资本全部放在宋天越名下。

这是一场战争,一场宋氏能否继续生存下去的战争。也是一场关乎自己小命的战争。

宋天越可一点都不相信,在宋天卓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能力之后的情况下,自己失势还能得到什么好结果。

小的时候不过多吃了一颗草莓,就能被人直接在冬天推下水池。现在自己可是要抢宋氏,宋天卓绝对不会给自己活命的机会的。

想到这里,宋天越的眼睛里再次闪过一道疯狂。

被一个人压抑了这么久,对方还想要要了自己的小命。宋天越觉得,自己要是不好好回报一下自己的那位好大哥,那才真的是对不起自己得到的这个好机会呢!

宋氏的股份已经被常家掌控了百分之十五以上,宋家自己也才只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宋天越一点都不怀疑,要不是宋天卓怕他们父亲的遗嘱上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股份全部留给了自己,那么父亲能不能活到现在恐怕都是个大问题吧。

父亲会不会将股份全部留给宋天越,宋天越以前不敢肯定,但宋天卓却是敢百分之八十的肯定。

所以在没有彻底掌控宋氏之前,宋天越还有他父亲才能好好的活着。

宋天越深呼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胸腔中的那口浊气。宋天卓既然已经做到了这种地步,那自己自然是要好好的回报一下了。

宋天越脸上露出一个冷笑,眼睛里更是充满了疯狂。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王经理吗?对,之前的计划要加快了,我得到消息那块地皮的价值还能再涨两倍。嗯,嗯,加大宣传力度,好,就这样。”

挂了电话,宋天越看着手机脸上更是一副讥笑的表情。

宣传部的王经理,公司的人都知道那是宋天卓的人。可宋天越却是知道,那是常家的人。

而现在,就让常家的人来好好的保护一下自己,要不然怎么对得起他们拿到的‘天价’薪酬呢。

同一时间,沪城另外一栋商业大楼里面。

权彤咬着手指,看着手下传回来的消息。宋天卓又到吴轻诺那个贱人那里去了,而且那两个人居然还出海游玩去了!

权彤看着资料里,那两个人亲亲热热的照片,看向照片里吴轻诺的眼神越发的阴毒了。

权彤是常兴义,也就是宋天卓亲舅舅的老婆的弟弟的女儿。虽然这个关系看起来挺远的,但却是最适合常家安排在宋天卓身边的人。

两个人年纪相当,而且没有血缘关系。权彤帮着常家看着宋天卓,按照之前姑妈和姑丈说过的话,自己是要嫁给宋天卓的。

而权彤也从不怀疑,宋天卓在这件事儿上会说不。毕竟宋天卓需要依靠常家,那么他的婚姻自然就轮不到他自己做主。

要说权彤有多喜欢宋天卓,那完全是开玩笑。两个一个星期能相处一个小时都算是常见面了的人,能培养出多深厚的感情?

不过宋天卓是自己的所有物,那在感情上就是不同了。

权彤不介意男人在外面随便玩玩,但是玩到要包养起来就不是什么好兆头了。

现在还没结婚权彤不好说什么,等以后结婚了,第一个要处理的就是那个吴轻诺。

而现在,权彤也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担心,吴轻诺那个贱人在宋天卓的心里地位。

要处理吴轻诺之前,要先让宋天卓厌恶她,这样才不会脏了自己的手,最后也不会发生什么难以估量的事情。

权彤又回想起前天宋天卓居然为了那个女人责备自己的事情,不过是一个靠陪**位的花瓶女而已,居然敢在自己面前耍心机。

看起来自己之前的手段果然还是太过妇人之仁了,要不然那个贱人怎么还能这么张狂?

权彤用指甲在照片上划过深深的痕迹,在吴轻诺的脸上划上深深的痕迹。

不过是一个玩意儿,居然还想和自己叫板。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自然要成全你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