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174章

第174章

上世纪的时候,国人都说美国遍地是黄金。这个世纪的时候,所有人都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可不是就是这样的嘛。

蓝执盈算是再次真正的认识到,什么叫做在遍地是黄金的地方,将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了。

布兰德利导演那一次,还可以说是蓝执盈走了狗屎运,全凭运气。可是之后,不论是科密·李,还是这次派人打听自己的杰克·科比,哪个不是因为百分之一的运气,加上自己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

科密·李去的剧组多了,为什么只看上了蓝执盈一个。杰克·科比去的地方也多了,为什么就一次见面的机会,就开始让人打听自己?

蓝执盈算是将‘随时准备战斗’这句口号,落实在实际行动之中了。

和布兰德利的交谈之中,蓝执盈知道科密·李在寻找一个身手敏健的东方女主角,所以蓝执盈入了科密·李的眼。

在会展中心发生的事情,的确是一个意外。可是当蓝执盈发现杰克·科比的存在之后,后面发生的事情已经不能说是意外了。

那几百位粉丝热情还有凝聚力,都是蓝执盈要向杰克·科比展示的,她的粉丝号召力。

虽然这话说着可能有点绝对,但却是事实——商人,总是看重能将利益最大化的方式。

《流氓绅士》此次参展是为了宣传最新一季的内容,按理说加上蓝执盈也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可是在一开始报备的时候,不仅是科密·李,就连编剧埃里克·克莱普克都以为蓝执盈不过是这一季之中出现的一个有点出彩的女配角罢了。

后来发展到,蓝执盈隐隐成为了第三主角,第一女主角,并且已经预定了下一季合同这样的地步,也是众人所没有想到的。

如果只是一位在这一季之中出现就要消失的角色,那么不论她再怎么出彩,都不可能代表剧组参加这样的展会。

毕竟不论从常识还是从道理来看,能来参展的,起码都应该是常驻角色。

所以在当初报备参展人员的时候,剧组也就只是照例确定了两位男主角还有导演的行程而已。

等后来蓝执盈的戏份被大幅度增加之后,众人的主要心思也没放在这个展会之上。

也就是负责此事的剧务,后来有一次找过叶红雪,询问过蓝执盈的意思。而那个时候,蓝执盈还没打算,或者说也还没看到这个展会能带来的利益,自然也就没注意了。

再加上临时调整参展人员,毕竟也是个麻烦事儿。蓝执盈也就没有强求,一定要参加的意思。

而这一次,算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不过在询问了详细情况之后,从导演到两位男主角,再到编剧,也都觉得带上蓝执盈是挺合理的事情。

所以,等回到住所,蓝执盈一个电话之后,第二天剧组的行程上就加上了蓝执盈的名字。

而剧组宣传也很尽职的,当天晚上就在官网上放上了关于蓝执盈会参展的消息。

不过说实话,在所有,包括导演在内的所有人看来,这个临时宣传应该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吧。

相比剧组这边的动静,叶红雪那边的宣传效果还更有效一些。

叶红雪是蓝执盈个人网站的管理员,也是事情成为定局之后,第一时间将消息发布在蓝执盈的个人网站上。

一石激起千层浪,叶红雪虽然每天要进蓝执盈个人网站十几次,可是每次说起关于蓝执盈的话题时,所带来的效果还总是会让她惊讶不止。

叶红雪只看到了明面上的消息,毕竟要在国外负责蓝执盈的方方面面,叶红雪很多消息都有点滞后。

就连叶红雪都没想到的,当时蓝执盈和夏思齐在会展中心发生的事情居然被人录了下来,并且放到了网上。

一时间,关于蓝执盈的话题简直是呈现井喷式爆发。从女神,一直发展到女武神。

关于蓝执盈和夏思齐在国外的‘战斗’,甚至还有不少看起来像是专业人士的分析。

其中大部分包括了,本来蓝执盈不想参展,可是在看到夏思齐受伤之后一怒为蓝颜之类的总结。

等叶红雪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也只剩下为所有人的脑洞咂舌了。

外面波涛汹涌,蓝执盈位于美国ny的住宅内,气氛也不怎么和谐。

夏思齐像个小媳妇一样坐在沙发上,很没男子汉气概的仰着头眨着眼睛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蓝执盈。

而蓝执盈,双手环胸,点着三七步,眯着眼睛静静的看着夏思齐。

两个人这样的姿势已经维持了十几分钟,从叶红雪放下医药箱走出去之后,就没有变过。

门外,叶红雪最终还是没忍住好奇心,和李维贤还有其他几位助理趴在墙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嗨,你们说这次是要家暴呢还是要怀柔呢?”

说话的是随行医生徐思淼,十几代家传的中医,自己又学了十二年的西医。今年三十二岁的大老爷们,却更热爱八卦事业。

说起徐思淼,那真的是一个人才。按照古代形容天才的话来说,就是三岁能读,五岁能背,十岁就将本草纲目还有伤寒经什么的倒背如流,二十岁就能独立开方诊脉看病。

除了经验之外,望闻问切都学到了精髓。就在徐家人欣喜后继有人的时候,突然去上了个大学还是学的西医。

在家里人还没来得急吐血的时候,一路从学士、研究生、硕士直接读到了博士。从国内一直读到了国外。

从头疼脑热到癌症病变什么都能来一手,而且效果还都不赖。而且眼看着从实习医生熬到了综合科主任兼主治大夫。

等家里人十几年的磨合下来,终于死心承认这位中西医结合的时候,他却告诉家里人不想当医生。

要不是家里长辈‘以死相逼’,徐思淼更可能去当狗仔队,也不愿意去医院上班。

用曾经‘有幸’当了徐思淼几年同学的罗杰的话来说,就是这位只喜欢‘学习’医术而已,医生所要具备的‘仁心’什么的,更是从来都没有。

至于这么大咖的医生为什么成为了蓝执盈的随行个人医生,也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徐思淼想要看八卦,还有什么比娱乐圈的八卦更精彩的?而徐家人‘以死相逼’一定要徐思淼成为医生,所以罗杰也不过是为其提供了一个‘医生’的职位而已。

所以在这些助理里面,也就徐思淼最没有‘规矩’。像是这种众人都想要看却不能明说的热闹,也只有徐思淼是一脸兴奋的直接说出来。

叶红雪在旁边心里默默念了十遍‘我只是不想明天见到遇害现场’来安抚自己偷听的紧张感,夏思齐受了那么‘大’的伤,叶红雪是真的有点担心蓝执盈的精神状态。

而李维贤,则默默的和另一位生活助理躲在最角落的地方,默默的偷听就好,一个字也不多说。

四个人,徐思淼一脸的兴奋,叶红雪一脸的纠结,剩下的两个努力在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十几分钟过去,屋内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徐思淼站在门外挠心挠肺的着急,甚至举着手在虚空中做着挠门的样子。

“怎么一定声音都没有啊,就算是和解了也吱一声啊!”

“吱!”

“……”叶红雪和李维贤一个激灵,快速站直身子快步离开。生活助理慢了一步,但在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却是很快的做出反应,跟着跑下楼。

而等一脸纠结的徐思淼被吓的回过神来僵硬的转头看向房门的时候,蓝执盈正一脸温柔的笑容看着他。

“啊,天是那么的蓝,云是那么的白,你却是那么的焦躁,不好不好。”一边说着,一边迈着四平八稳的步伐向着楼梯走去。

余光看见站在蓝执盈身后不远处的夏思齐,徐思淼还是没忍住嘴长了一句。“这明显是内分泌失调,要注意阴阳调和啊!”

徐思淼像一个神棍一样走了,夏思齐愕然了一秒钟,才努力转开头不去看蓝执盈。

而蓝执盈则转头,一脸兴味的看着夏思齐。“他说我内分泌失调。”

夏思齐转身直接向着房内走去,背对着蓝执盈,只是突然变得通红的耳尖出卖了主人的心思。

“别听他胡说,你好的很。”

蓝执盈关上门,一边跟着往里走,一边继续逗着夏思齐。“那要是真的失调了,你要不要和我调和调和?”

‘匡’的一声,是夏思齐直接踢到桌角的声音。可是那么剧烈的响动,夏思齐却像是没事儿人一样,稍微转了个角度,还是背对着蓝执盈略微加快了速度继续前进。

“吃点乌鸡白凤丸吧。”

蓝执盈前一秒的心疼,此刻全部被突然出现的怒气代替。

眯着眼睛看着前面甚至不敢回头看自己的夏思齐,蓝执盈快走两步追了上去,抓住对方的胳膊,在夏思齐吃惊的目光中,直接将人压在了沙发上。

“你要我吃药?”

夏思齐的脸带着些许红晕,目光躲避的不敢直视蓝执盈。那种事情,如果说夏思齐不想,那绝对是百分之一千万的开玩笑。

可是蓝执盈在夏思齐的心目中分量太重,重到只是想到有一点可能会让蓝执盈不舒服,夏思齐都不敢去想的地步。

夏思齐害怕失去蓝执盈,害怕的不得了。所以不论什么事情,总是最大程度的包容蓝执盈,总是以蓝执盈为先。

而那种事情,夏思齐也‘只能是’想都不敢想的。

蓝执盈不是傻瓜,就算一开始没看出来,这么长时间也感觉到了。

在夏思齐的心目中,蓝执盈第一,蓝执盈第二,蓝执盈第三,根本没有什么夏思齐想的事情。

在扑到夏思齐的那一瞬间,蓝执盈能感觉到夏思齐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硬。不是因为不喜的排斥,而是因为太过欢喜的紧张。

蓝执盈说不出来这种事情是好是坏,身为一个女人,得到一个这样的男人自然是好的。

可是身为一个人,蓝执盈却并不觉得这样是对夏思齐好的。

蓝执盈不是什么女权主义者,也不是什么男权主义者,只是觉得就算是在恋爱中,人与人也应该是平等的。

像是夏思齐这样在自己面前越来越没有自己的样子,蓝执盈甚至都不敢想,以后的夏思齐会变成什么样子,还会是夏思齐吗?

蓝执盈趴在夏思齐身上,双手捧着夏思齐的脸,认真的看着夏思齐的眼睛。“你是我的男朋友,我并不觉得和你亲热有设么不对,你觉得不对吗?”

夏思齐愣了足足有十秒钟,然后才放松下来,柔柔的笑了起来。也学着蓝执盈的样子,双手捧着对方的脸颊,眼睛里的笑意就像是要溢出来一样。

“为什么本来应该很感人的场面,被你弄的像是公事一样严肃。”

蓝执盈没好气的瞪了夏思齐一眼,狠狠的俯下身在夏思齐嘴角咬了一口。“还不都是因为你!”

夏思齐眼角的笑意更加柔和了,整个人也变得松软起来,柔柔的将人搂进怀里。

“我也觉得,这没什么不对的。”

夏思齐笑弯了眉眼,将人紧紧搂在怀里。单手捧着蓝执盈的脸颊,将两个人的嘴唇轻轻的碰在一起。

然后,慢慢的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