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181章

第181章

蓝氏毕竟不是走房地产商业的,所以在这次对宋氏的掠夺战上并没有出手。可是杨俊还有向明理,却是一点都没客气,蚕食了宋氏很大一块肉。

宋天卓自以为他的动作很是隐蔽,可是在那些设下套的明眼人看来,宋天卓的所有事情,都是展现在众人眼前的。

杨俊和向明理蚕食了宋天卓抛售的大部分产业,而且也没有吃独食,在自己消化不了之后,也向几个‘合作伙伴’稍微透露了一点消息。

所以短短的几个月之内,宋氏的股票狂跌,总资产起码缩水了不止三成。

宋天卓虽然没有被赶出董事局,但是明显的在宋氏之内,权利只能算是和宋天越持平。

因为支持宋天卓,宋天卓的舅家也算是彻底露出了爪牙,将在宋氏之中埋伏多年的班底全部暴露出来。

而这一次,宋老爷子也终于没有再沉默,直接站在了二儿子身后,全力支持宋天越。

蓝执盈每天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查看联络的那位八卦心思很重的私家侦探,再结合从小姑夫那边传来的消息,简直每天都生活在谍战、商战和宫斗之中。

一出大戏,看得人意犹未尽。

十一月中旬,蓝氏花费了大力气终于和央视达成了共识,蓝执盈参演今年的春晚,但是是和夏思齐同一个节目。

对于这种具有爆炸性话题的人物,央视其实也不是很拒绝的。毕竟这两年夏思齐的发展势头,上个央视还是够格的。

而节目也很快被审核下来,经过夏思齐和一位古乐大师改编的《凤求凰》。

凤求凰的古诗是现有的,曲子也算是现有的,但并不是配套的。而且凤求凰这首曲子,唱出来可不怎么惊艳,让人惊艳的是古琴演奏。

古琴演奏蓝执盈自然也是会的,而且蓝执盈也从不怀疑,好好的练上几个月,做一次精彩的演出什么困难。

可以说,所有表演之中,只要不是唱歌,其他蓝执盈都是不怵的。

可这次,蓝执盈并不是负责古琴演奏的人,而是负责伴舞的人。而夏思齐,才是那个需要古琴演奏和歌唱配乐的人。

而那位著名的古乐大师,马大师,此刻也就是为了指导夏思齐和蓝执盈两人学习古琴技艺的。

凤求凰是汉代一首著名的古琴曲,演绎了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爱情故事。虽然蓝执盈是打从心底鄙视那个叫做司马相如的人,可是上千年传承下来,果然对于这首曲子的第一印象,就是恩爱。

至于传说中什么炽热的求偶,非凡的理想什么的,在蓝执盈看来也全部都是一场笑话罢了。

可不论这件事儿上蓝执盈的想法如何,都改变不了人家曲子真的很好听的事实。

再加上上千年的文化传播的洗脑,蓝执盈也就不好再表现的太过‘异类’了。

而为了贴合这首曲子的意境,蓝执盈和夏思齐到时候的服装,也都是一身汉服。不是普通阶层穿的那种日常汉服,而是那种大型庆典上穿戴的华服。

“用大红色的吧。”夏思齐看着服装目录,又看了一眼趴在旁边看曲谱的蓝执盈,眼睛里的笑意多的都快要溢出来了。

从央视得到同意的答复之后,蓝执盈和夏思齐就即刻赶往帝都央视广电大楼。

身为一个国家新闻媒体的领头羊,央视在很多事情上都有自己的规章制度和坚持。

所以像是服装这种东西,自然也是要央视同意之后才能制作。而因为蓝执盈和夏思齐的名气,和所能带来的宣传力度,两个人的节目更是被安排在零点之前最后一个节目,这都快算得上压轴了。

所以不论是节目内容,还是服装设计,所有事情都容不得马虎。

蓝执盈抬头看了夏思齐一眼,然后随意的瞄了一眼夏思齐手里的服装目录。只是一眼,就知道夏思齐为什么能乐成这个样子。

服装目录里,此刻被夏思齐捏在手里的那一页正是他所说的大红色。女子是红服黑边,男的是黑服红边。

端庄大方的设计,还有锦簇的花纹。

“为凰丽色,为凤求枝,佳偶天成,今始连襟。”

短短十六个字,让夏思齐笑的更加开心了。

说是表演的华服,倒不如说是婚庆上的礼服。几个设计师看着夏思齐和蓝执盈,也都笑的分外暧昧。

李维贤去办事了,两个人的经纪人现在就叶红雪一个在。而对于这两个人明显已经做好的决定,叶红雪也不觉得能有什么办法阻止。

所以在节目组派过来的那个工作人员炽热的目光中,叶红雪也只能点头答应。

不用想也能知道,光是这套衣服,就已经成为了一个很大的噱头了。

几个服装师认真的帮蓝执盈和夏思齐量体,还有大致商量了一下服装的要求。

如果真的是婚礼用,可能还简单一些。可这次是春晚用,要求自然也就多了一些。

比如说,要在女士服装上多出来的配套。

并不一定是汉服上应有的东西,但是为了舞台效果却是应加的东西。

最后,在舞台设计师和服装设计师的协调商议之下决定,这套传统汉服就不再添加什么多余的元素,也算是回归本心。

但是在节目开始,蓝执盈入场的时候,用整个舞台那么大的红纱铺垫,带动氛围,在一舞毕后半场合奏的时候,再加上一条红色的十米拖地大氅。

蓝执盈靠在夏思齐身上,乖巧的坐在那里等待几位设计师最后的决定。这不光是服装还有舞台的硬件设计,最后还有要蓝执盈和夏思齐配合的地方。

比如说蓝执盈及腰的长发,还有夏思齐从现在开始不能剪短的头发。

等所有事情完毕,已经是华灯初上。

夏思齐牵着蓝执盈的手,慢悠悠的出了广电大楼。这地方应该说是名人最多,但名人也最不起眼的地方了。

两个人同样一身白t加牛仔裤,出了大楼就带上同样的鸭舌帽。叶红雪和李维贤等人已经被抛之脑后,两个不死心的人想要偷偷去光顾帝都的夜市。

“明天开始上课了,你接下来的工作怎么办?”

蓝执盈的头发被夏思齐编成两个麻花辫搭在身体两侧,没有在晚上带上墨镜和口罩,那样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你不同寻常。

两个人慢悠悠的走着,就算已经在心底鼓足了气,可还是不敢去人多的地方。

蓝执盈和夏思齐单独一个人的时候,谁都有本事融入群体之中,当一个平凡人。

可是当两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哪怕什么事儿都不做,什么话都不说,只是静静的站着,也总是不由自主的会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用叶红雪等人的话来说,这叫化学反应。

蓝执盈也不嫌无聊,任由夏思齐拉着顺着广电大楼后门出来,找着人少的道路,漫步在街头,闻着汽车的尾气。

夏思齐嘴角的笑容怎么都忍不住,低头看了蓝执盈一眼,然后紧了紧握着蓝执盈的手。

“我之前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剩下的就是帮别人写歌还有剧本的事情,并不需要到处跑。这次如果不是用央视的名头,我也没办法请到马大师指点。”

夏思齐的声音不紧不慢,可光是听着就能听出他的好心情。

笑眯眯的夏思齐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反而是你,能请几天假?”

按照已经设计好的剧本,是夏思齐弹唱,蓝执盈伴舞,在最后结束的时候,做出两人合奏的样子。

可是不论夏思齐学琴还是蓝执盈学舞,都是在同一个地方,帝都戏剧学院。

要做最好的表演,就要请最好的老师。而凤求凰这首曲子的最好的老师,全都在这个学院里。

蓝执盈掐着手指头算了下自己的时间,公历上的这一年还有一个月就要结束了。

而根据mav和蓝氏的洽谈,自己在一月中旬还需要去参与一项试镜的。毕竟自己现在也只不过是最佳人选而已,并不是最终人选。

“我还有一个月的时间,都陪你学琴吧。”

蓝执盈想了想自己的时间表,在心里对三个哥哥说声抱歉,然后很爽快的说出夏思齐最想听的那句话。

果然,听到这句话,夏思齐笑的更加诱人了。

蓝执盈抬头,看着只是微扬着唇角,就像是整个人都在笑一样的夏思齐,也跟着笑了出来。

这样是日子,真的太少了。从自己和夏思齐确定关系到现在,没有十个月也有八个月了。

可是两个人真正在一起的时间,零零散散加起来,还不超过两个星期。

蓝执盈知道夏思齐用生命爱着自己,而自己也越发的喜欢着夏思齐。

那么偶尔少工作一点,做点让大家都开心的事情,又有什么不好的吗?

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在人行道上。顺着月光和灯光,逛完了广电楼下不远处的小公园。

心情太好,就连疲倦都感觉不到。

本来要二十多分钟车程才能回去的路线,两个人硬是走了一个小时,慢慢的走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