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183章

第183章

虽然很不想放地图炮,但看着宋天卓的样子,蓝执盈还是在心里骂了一句犯贱。

要说自己曾经勾引过他,所以让他如此念念不忘人还能理解一下。可蓝执盈掐着手指头算,两个人真正见面,甚至包括那些远远看见没有说话的场合,零零总总加起来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要说夏思齐这种,自己年少时就对夏思齐有恩,还能说是报恩呢。可宋天卓这算是什么事儿?为什么总是纠缠着自己?

同样是爱慕,夏思齐的爱慕让人心生愉悦。可是宋天卓的爱慕,只让人觉得恶心。

一个因为得不到,就要整的别人家破人亡的伪君子,被这种人看上,才真是造了孽了。

蓝执盈一声你好之后,就没准备再说话了。对于宋天卓,蓝执盈一直抱着就算是要报复对方,能少说话就绝对不多说一句话的原则。

也不知道是宋天卓的城府太深了,还是被‘爱情’蒙蔽了双眼。反正到现在为止,对于蓝执盈的冷淡他是一点反感都没有,就好像蓝执盈本来就该如此。

宋天卓选择的打招呼的时间,刚好是马大师被人叫走的时候。所以蓝执盈和夏思齐就乖乖的站在原地等马大师回来。

来之前马大师已经交代过,要将夏思齐介绍给他的几个朋友认识,所以在这个场合,蓝执盈是给足了夏思齐还有马大师面子,温婉贤淑的简直不是蓝执盈。

宋天卓眼中的爱慕一闪而过,却刚好让一直关注着他和蓝执盈的夏思齐还有权彤看了个清楚。

夏思齐顺势将蓝执盈搂在怀里,遮住了蓝执盈大半个身子。

而权彤的反应,就有趣的多了。蓝执盈一直以为,权彤会是第二个吴轻诺,会对自己恨之入骨。

可是没想到,难得的这个权彤居然是个‘明白人’。权彤眼中的鄙视一闪而过,但是蓝执盈和夏思齐都看得清楚,那是对于宋天卓的讽刺,而不是对蓝执盈的。

甚至可以看得出来,权彤对于蓝执盈没有一点强烈的个人情感。

四个人的心思转瞬即逝,夏思齐也向着宋天卓和权彤点头示意。“你好,宋先生,权小姐。”

而这个招呼,将夏思齐之前的动作也化解的天衣无缝。就好像夏思齐真的只是为了转身面对宋天卓这两个人,才顺势将蓝执盈楼在怀里的一样。

宋天卓一瞬间的眼神变得分外诡异,可惜剩下的三个人,都没义务去配合他的心情。

蓝执盈小女儿姿态十足的被夏思齐护在怀里,微微红着脸颊,让宋天卓眼睛里的神色更加精彩了。

权彤脸上的嘲讽几乎都快要掩饰不住了,不过因为站在宋天卓身后的缘故,四人之中也唯有宋天卓没有看见罢了。

权彤嘲讽的看了一眼宋天卓,然后笑颜如花的和夏思齐还有蓝执盈打声招呼。“夏先生,蓝小姐,我可是你们忠实的米分丝啊,能见到你们真是荣幸。”

一个招呼而已,打的风波云起暗潮涌动,简直就是一出宫斗戏。

不论宋天卓的心里有多少心思,但在明面上,蓝执盈和他真的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刚好不远处的马大师也在招手示意夏思齐过去,由夏思齐出声点头示意,四个人分道扬镳。

权彤一直看着宋天卓,看着他那一肚子阴谋诡计,可却还是要笑着对人的宋天卓。

在宋天卓回头之前,权彤眼睛里的,不光有鄙视,还有阴狠。

身为一个女人,权彤从十五岁开始就没多少自由。因为长得还算过得去,所以在十五岁开始,别人还在学校学习的时候,自己却要学习怎么看人眼色。

软弱的父母以为自己被有钱的亲戚收养就是好事儿,可是谁知道权彤从小就被监视着让自己学习探秘。

本来当年将权彤分到宋氏当内应,也是因为权彤是宋天卓喜欢的类型。长发飘飘,肤如凝脂,长相娇美,个子娇小。

如果说一开始权彤没有对宋天卓抱有多余的想法,那也是骗人的。因为权彤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要是自己真的成了宋家大少奶奶,那才是真正的麻雀变凤了。

一年又一年,宋天卓人长的不差,气度也还算可以。权彤好不容易真正的接近了宋天卓,从宋氏的副总经理调任到宋天卓的私人工作室,算是终于接触到了真正的宋天卓,成了宋天卓的‘自己人’。

可站的越近,却让权彤越发的心冷。

长发被剪成的短发,白皙的肌肤也因为长时间的运动变得紧致而又深沉了一个色调。

可是宋天卓还是没让自己离开,权彤那时候是真的以为自己走进宋天卓内心了。

可惜,后来有了吴轻诺。

喜欢的女人的类型,娱乐圈,还有吴轻诺那张脸。权彤再也不能自欺欺人,心底那点念想也终于被碾成灰烬随风而去。

可是为了真正的‘自由’,权彤还是要忍着宋天卓的恶心,帮着宋天卓处理事情。

反而对于蓝执盈,权彤的感觉就复杂的多了。不论是曾经蓝执盈年少时不善交际,还是现在的善为人。这么多年社会这个大染缸混下来,蓝执盈居然是权彤印象里唯一一个可以清清白白做人的人。

对蓝执盈,权彤是嫉妒的。

在当初真的喜欢宋天卓的那段日子里,权彤自然也有看蓝执盈不顺眼的时候。

可是当看清了宋天卓的本性,对于蓝执盈,权彤只剩下了同情。

同情,可不是同情吗?被这么一个神经病看上,除了同情还有什么?

就在权彤以为这辈子就要如此的时候,事情终于发生了转机。

权彤并不是一个花瓶,就算现在掌控的只有一间不到十个工作人员和一个正式签约艺人的小工作室。

当初在宋氏的时候,就算是有人协助,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小丫头能一路坐上宋氏副总的位置,甚至还有后来被宋天卓挖角,专门处理他私下打造的工作室,也就很能说明权彤的工作能力了。

权彤甚至比宋天卓还要早发现那块地的不对劲儿,可是当宋天卓意气风发的决定将全部家当压在那块地上的时候,权彤一点信号都没提过。

认真想想,权彤到底是怎么察觉那块地有问题啊,还真多亏吴轻诺‘陪客’陪出来的。

看着吴轻诺的遭遇,权彤也不过是更加坚定了要远离宋天卓的决心罢了。哪怕是曾经捧着的女人,等宋天卓喜新厌旧了,还不是要被弃之如履。

在宋天卓眼中,所有女人都只是看有没有利用价值罢了。恐怕就连蓝执盈,在那份恶心的感情之下,还是有利益的缘故。

后来的事情发展的也如同权彤预期的那般,宋天卓倒了大霉,甚至还害得宋氏跌了个大跟头。

要说有什么是权彤没有想到的,那就是宋天卓居然回头和他舅舅打了上‘苦情牌’,居然和自己这个从来没被他放在眼里的女人订婚了。

而宋天卓毫不掩饰的恶意,也让权彤看清楚了她在这件事儿中真正的地位——一个任人摆布的棋子。

权彤在宋天卓回过神来之前低下头,掩饰掉眼睛里最深沉的恶意。

“我们走吧。”

宋天卓冷淡的声音传来,甚至连头都没回一下。不要说夏思齐那种将女伴细心呵护的样子,宋天卓根本是将权彤当成一个胜利品,一个跟班在处理。

低着头的权彤在嘲讽宋天卓的痴心妄想,而头也不回的宋天卓也强忍着想要发狂的心思向着花园走去。

这样的场合,见不得人的交易比比皆是。就算是这些衣着华丽的伪君子,也更喜欢在夜晚的花园里,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交易。

夏思齐貌似不经意的回头看了一眼宋天卓的背影,牵着蓝执盈的手微微用力。

等蓝执盈一脸茫然的看过来的时候,才回以柔和的笑容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

如果说蓝执盈的喜恶终究瞒不过一个人,这个人可能都不是蓝执盈的父母,而是夏思齐。

将整个心神挂记在蓝执盈身上,夏思齐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到蓝执盈真正的喜恶。

比起不喜欢吃魔芋那样的小事情,宋天卓这个人才是蓝执盈厌恶的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的人。

夏思齐不用想太多,也知道为了蓝执盈和宋天卓作对就没什么不对的。

甚至许多事情,连蓝执盈自己都没想到的,她已经对夏思齐透露了太多。

夏思齐的心思转了两圈,脸上却还是那幅君子如玉的温润表象。只要是师傅介绍的人,夏思齐也都是一脸诚恳的拜会这些老前辈。

马大师喜研究,而真正被他放在心里值得为弟子介绍的,也都是一方大拿。

宴会里,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可在这华丽的表象之下,谁又不是满肚子心思,一肚子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