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211章

第211章

影视基地里的人平日里的确很多,但今天怎么说都还只是大年初五。除了蓝执盈一行人,两个警察还有之后跟着夏思齐跑过来的一堆人之外,其他的围观群众还不足二十。

年女老少都有,要说战斗力也不是没有。

可现实就是这样,遇见这样的情况,远远的围观就好,真的冲上去的,也不知道是要害死自己,还是害死别人。

倒也不是没有想趁机救下蓝执盈的人,可惜那四个匪徒是一点机会都不给。

在将蓝执盈和夏思齐都抓到手之后,除了劫持人质的两个人之外,剩下的两人居然各自从背包里抽出来一把六十公分长的大砍刀。

之前只是匕首的时候,人群还有点蠢蠢欲动。可当大砍刀出现之后,瞬间,围观的人群就向后退了好大一段距离。

说实话,围观群众这么识时务,不光是那几个劫匪,就连警察都心生感激的。

这种时候,要是真的再冒出来几个不知轻重的人,两个警察想要当场撞死的心都有了。

蓝执盈被夏思齐紧紧的护在怀里,而那两把匕首,几乎是顶着夏思齐的后背心。

四个劫匪很讲效率,得手之后抓着人就往准备好的退路上撤退。

老警察频频看表,急的头发都快要花白了。可惜事态虽然发展的越来越严重,时间却只是过去了不到五分钟。而就算最近的警局,从调派人手到抵达,怎么说也都在七分钟以上。

蓝执盈低着头,小心的观察这四个人。虽然之前感觉这四个人不会对自己造成生命威胁,这也是蓝执盈敢冲动上前换下那两个女孩子的底气。

可是现在,蓝执盈不得不思考还有一个夏思齐的情况下,会遭遇什么。

不管怎么想,都不觉得会是什么好结果。所以最好的结果,就是在被劫持离开之前,逃脱开来。

想到这里,蓝执盈再看着周围那一群虽然站的比较远,但硬是没离开,就为了看热闹的围观群众,真心的,不得不在心里大写一个服字。

华国因为对枪支刀具管制的比较严格,所以基本上普通人的平日生活里也遇到不了像是美国那简直都快成普遍的枪击战,或者什么恐怖行动。

可是就在前两年,华国也还出现过一次暴动,而那些歹徒使用的也是大砍刀。

当时那么惨烈的结局,那么恐怖的阴影。

只不过才一两年的时间,看起来这些人是全部忘记了。

不得不说,也正是因为这群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让蓝执盈有点束手无策。蓝执盈对自己和夏思齐的身手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可那些信心在看到那两个人手里的大砍刀,还有这一群看热闹的人,就不得不妥帖妥帖再妥帖了。

要不然一个弄不好,本来劫持人质的事情,就要上升到暴动了。

蓝执盈和夏思齐被拖拽着,向着不远处的车子走去。

突然,带头的那个手里传来几声短信铃声。在这种关键时刻,蓝执盈还以为对方会直接无视的情况下,对方居然拿出手机看了起来。

而这么一条短信,却让带头的那位脸色变得诡异起来。

带头大哥向其中一个使了个眼色,对方很快挥舞着长刀向着人群冲了几步。“想死就过来,老子成全你们”

歹徒凶狠的表情,成功的让对面一群人作鸟兽散,分分钟分散到远处的角落里。

等最后一个自己人过来,那个拿长刀吓人的人更是直接将那扇铁栅栏门用早就准备好的锁链锁住。

至此,那两个警察的脸色是真正的铁青了。

带头大哥看着短信,目光诡异的看着蓝执盈和夏思齐。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其中的恶意却展现的淋漓尽致。

蓝执盈看着那道上锁的铁门,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只要没有其他人质,自己和夏思齐真的反抗起来,也会事半功倍。

蓝执盈沉浸在自己的计划之中,没有看见那个带头大哥眼中的恶意。可是夏思齐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当另一条短信提示音响起,夏思齐甚至能感觉到这个带头大哥快要掩藏不住的兴奋之情。

当最后一个充满恶意的眼神划过蓝执盈的脸庞,然后那个人再次恢复到之前的样子。

可这样的情况,却让夏思齐的心揪的更紧了。

从众人离开的道路看来,这几个歹徒绝对不是临时起意,制定的行凶方案,到逃跑路线都是提前查看好的。

从之前众人站着的银行门口,向旁边不到十米的距离就是一个小巷子。并排走上三个人,都有点挤的那种。

最重要的是,这种狭长的小巷子之后,还有一道铁门拦截着平日里的不速之客。

而今天,这道铁门,成了这群人阻拦追击的保证。

蓝执盈余光中看见自己那几个保镖已经飞快的跑向另一条路,知道只要自己稍微延缓一点时间,那几个人绝对能绕到这几个绑匪身后。

再怎么说,那些保镖跟着蓝执盈到影视城的时间,总是要比这几个绑匪多的多的。

“快走,再拖拖妈妈的,老子不介意卸你一只胳膊或者一只腿”带头大哥将手机收起来,可是脸上兴奋的表情却是收敛不住。

一群亡命之徒,不去犯血案,也不过是因为得到的报酬不够。

那个什什么恩的大名人不是说过嘛,一旦有适当的利润,人就胆壮了起来。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利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它就会不顾人间的一切法律。有300,它就有敢冒绞首的风险。

要是不贪婪,不自私,那简直就不是人了。

带头大哥想起刚才看到的银行转账的消息,就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两百万,已经够500的利润了。

带头大哥突然的举动,蓝执盈倒还没觉得什么,毕竟就算是傻瓜也知道不能指望歹徒的仁慈。

而夏思齐在看见另外三个人相视一眼时候,恍然大悟的变得更加凶狠起来的时候,就知道他之前的猜测果然没错。

这些人,果然本来就是奔着蓝执盈来的。

车子距离铁门就一百多米的距离,为了怕后面的人追上来,四个劫匪更是留下了一个人拿着大砍刀守着铁门。

两个人看守着蓝执盈和夏思齐,另外一个人快速跑了过去发动车子。一辆七人座的面包车,车窗上全部贴了不能透视的黑色贴膜。

当车子发动起来的时候,蓝执盈余光中已经看见那边角落里几个熟悉的身影。

而夏思齐,在看到那个带头大哥不怀好意的眼神时,越发的紧张了。

最后一个绑匪看着车子已经发动起来,也就快速跑了过来。

两个绑匪准备将蓝执盈和夏思齐塞进车子,变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不是保镖们攻其不备,而是那位带头大哥猛然发力,狠狠的推了蓝执盈一把。

“快上车,再磨蹭老子弄死你”

推人咒骂,同时发生。甚至还有手里的那把匕首,就像是不经意一样,快速抬头,向着蓝执盈的脸狠狠的划了过去。

蓝执盈被推的一个趔趄,还没抬起头就被夏思齐搂着原地转了半圈。

夏思齐更是在那个带头大哥动手的瞬间就警觉了起来,刚那抹寒光闪动的瞬间,更是快速抱着蓝执盈转了半圈,用自己的身体将蓝执盈护的严严实实。

蓝执盈只觉得夏思齐身体突然僵硬了瞬间,甚至连声闷哼都没听到。

可是车窗上的倒影,却是完完全全将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还原播放。

一瞬间,蓝执盈就像是听到了炸弹在自己耳边炸开的巨响。耳鸣,心慌,甚至大脑都在一瞬间变得空白。

可蓝执盈的身体,却比大脑行动的更快。

一个绑匪已经上车坐到了驾驶座,另外一个正站在车后面警惕。还有一个正从远方赶过来,只有那个挥舞了匕首的带头大哥,是真真正正守在两个人身边的人。

蓝执盈搂着夏思齐的腰,一个用力让夏思齐靠在了车身上。狠狠的一脚,冲着那个带头大哥的踢了过去。

“嗷”一声惨叫,带头的那位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双手捂着跪了下来。

蓝执盈的一脚,虽说不能踢裂钢筋踢垮混凝土,但是一寸厚的木板还是没有问题的。

再加上这种暴怒之下的力道,蓝执盈是一点都不好奇,对方那里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而接下来,蓝执盈脚下不留情,在对方跪下去的瞬间,一脚踹飞对方手里的匕首,一个旋转更是用尽全身力道踢在对方脑袋上。

两秒钟不到,干净利落的让那位之前还凶神恶煞的带头大哥,一声不吭的躺在了地上。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简直让夏思齐吓出了一身冷汗。

几个躲在旁边的保镖,在蓝执盈动手的瞬间就冲了过来。可是蓝执盈却一点都没让几个人帮忙。

先是快速向前冲了几步,在那个守在车边的绑匪还没来得急反应的情况下,照之前的步骤手腕脑袋。

再次三秒不到,干净利落的让对方一声不吭的躺在了地上。

第三个人已经冲了过来,可蓝执盈根本不给对方吭声的机会,照旧手腕脑袋。

几个保镖虽然一身冷汗,但也是留下两个守在蓝执盈和夏思齐旁边,不让人偷袭,然后任由蓝执盈出气。

最后一个充当司机的绑匪,更是保镖从车里拽了出来,卸掉了对方手中的武器,将人扔给了暴怒中的蓝执盈。

而蓝执盈,也是一点都没让人失望的三步走手腕脑袋。

一分钟不到,一群保镖还有夏思齐眼角嘴角一起抽搐的看着那四个躺在地上已经失去了知觉,却还条件反射般捂着抽搐的绑匪。

身为一群大男人,也不自觉的跟着有点那里疼了。

夏思齐震惊的,都快要忘记自己的后背还疼着了。

看着铁门那边几台还在拍摄的摄像机,还有另外几个方向也跟过来的记者们,夏思齐忍着疼想要将盛怒的已经失去理智的蓝执盈拉回来。

可惜,这个时候的蓝执盈,已经不是能被轻易影响的人了。

蓝执盈赤红着一双眼,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在夏思齐站直身体的瞬间,径自走到那四位绑匪的身边。

几个保镖简直是最尽职的后勤人员,居然将四个已经晕过去的绑匪全部拖过来摆放在一起。

夏思齐都有点怀疑这些家伙,是不是得到了什么命令,在给蓝执盈创造条件的收拾人了。

蓝执盈阴冷着一张脸,明明是大白的天,却硬是让人感觉到阴风阵阵。

几个保镖简直就像是无时无刻在向夏思齐证明,他们后勤方面的全能性。在蓝执盈走过去的瞬间,几个站位,硬是将几处摄像机的镜头全部挡了个严实。

蓝执盈也没什么剧烈的动作,就是慢慢的蹲下身,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四个人。

然后

咔嚓咔嚓的声响不断,蓝执盈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四个昏迷的人。

手里动作不停,从手腕到胳膊肘再到肩膀,只要是关节的地方,全部粗暴的卸了下来。

而那位伤了夏思齐的带头大哥,蓝执盈更是连对方的手指,都一根根掰断。

蚀骨的疼痛,让就算是重伤昏迷的人都能清醒过来。一个保镖默契的蹲下身捂住对方的嘴巴,直到对方再次被硬生生的疼晕过去。

夏思齐靠着车身,眼角抽搐的看着眼前的情景。倒不是被蓝执盈阴暗的一面吓到了,而是因为自己吓到了蓝执盈感到无比的心疼。

“盈盈。”

就像是一个开关,夏思齐的一声轻唤,让蓝执盈满身的阴冷终于停顿了下来。

夏思齐看着那个僵硬着身体蹲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的女人,越发的心疼起来了。

“盈盈,我好疼,你过来扶扶我好吗”

夏思齐的声音轻柔,轻柔的就像是怕再次吓到了蓝执盈一样。

而这声轻柔的请求,也终于让蓝执盈身上最后一丝阴冷都消失殆尽了。

蓝执盈慢慢的站起身,然后转过头看着夏思齐。本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慢慢布满泪痕。

“哇啊,呜呜,夏思齐,呜呜啊啊”

看着夏思齐那温柔的笑容,蓝执盈再也忍不住,嚎嚎大哭着扑到夏思齐的怀里。

夏思齐单手搂着人,示意一旁的保镖将带头大哥怀里的电话搜了出来。

保镖都是很有专业性的人,快速将对方的手机搜了出来,然后记下了之前那两个短信的号码。

明明只是几分钟,却让人觉得过了很久很久响起的警笛声终于传了过来。这些物证,不仅要帮助警察办案。

夏思齐也不得不思考,要自己私下查探的可能性。

几个保镖沉默的将所有有价值的讯息全部过了一遍,然后将现场弄成打斗的场景。

几个保镖动作迅速,但幅度不大。不论是从铁门那边,还是从另外几条路上后来赶过来的记者都没看清楚之前事情的发展。

毕竟歹徒在上车的时候,可是将蓝执盈和夏思齐抓到了被车挡住的另一边。

而刚才打斗的时候,几个保镖就站在这里。从远方捕捉到的镜头上的站位来看,也就最多一个人是蓝执盈和夏思齐放倒的而已。

对于应付警察和记者,这些保镖可是百分之百专业的。

保镖们动作很快,警察和记者后来赶到的速度更快。几乎是在那边铁门被暴力破开的瞬间,那两个警察带着的人和调度派来的警车同时抵达。

一群记者更是将蓝执盈和夏思齐围了个水泄不通。

蓝执盈哭的太过伤心,夏思齐只能将还在嚎嚎大哭的人整个脑袋按在怀里。这么破坏形象这么让人心疼心动的一面,自然只能自己一个人看到。

几个保镖将昏迷的绑匪交给警察之后,快速护着身受重伤的夏思齐,还有受到惊吓的蓝执盈,快速离开了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