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214章

第214章

沪城一栋海滨别墅内,本来豪华的家具已经被砸的乱七八糟。

宋天卓气喘吁吁的坐在偌大的客厅中间唯一还算整洁的沙发上,赤红着双眼,目光阴狠的看着大门口的方向。

从出事到现在不过短短两天的时间,宋天卓之前自以为完美的隐藏,却已经弄的天下皆知。

虽然那些人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可是悠悠众口可不是没有证据就能堵得住的。

宋天越那个该死的家伙,更是趁机在背后狠狠的捅了一刀,让宋天卓手里本来仅存的宋氏百分之五的股份再次缩水,只剩下百分之三。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这样的情景已经不能单纯的说是雪上加霜了,说是抽走宋天卓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不为过。

而这还不是让宋天卓最恨的,宋天卓恨,恨的恨不得生吞活剥的人就是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吴轻诺。

那个一直被自己当成玩物的东西,这一次居然让自己尝到了后悔的滋味。

后悔,后悔当初没第一时间弄死那个女人。

对吴轻诺的憎恨让宋天卓不光眼睛充血变得赤红,就连整张脸都涨红到一种可怕的程度。

两天的时间,就因为吴轻诺这个女人,宋天卓不仅被宋天越抓住机会在背后捅了一刀。

就连那个舅家,也彻底的放弃了自己。

宋天卓抬眼看了一下那个被他砸到墙上被摔的四分五裂的手机,脑海里还回响着片刻之前得到的消息。

自己的亲亲舅家,那个这些年来依靠自己在宋氏里站稳了脚跟的舅家,已经开始和宋天越‘彻底’合作了。

所谓的‘彻底’合作,自然是要‘彻底’的抛弃宋天卓了。

宋天卓赤红着双眼坐在沙发上使劲儿喘着粗气,不过到底是‘冷静’了二十多年的成年人,怒火在发泄之后,人也慢慢平静下来。

宋天卓长长的深呼几口气,慢慢的靠坐在沙发上,凝视着前方,可目光又像是什么都没看。

那个所谓的舅家要抛弃自己的事情,宋天卓自然是早有察觉的。这也是半个月前宋天卓为什么一狠心,干脆的退出了宋氏董事会,然后布下这么一个局的主要原因。

宋天卓就算再怎么失利,手里的钱财还是不少的。再加上‘被逼无奈’之下出售了手里大部分宋氏的股份,千八百万的隐形身价还是有的。

宋天卓也正是看到了他继续留在宋氏已经没有了什么甜头,才想着直接出国发展。

早在十年前,还没彻底掌控宋氏的时候,宋天卓就为自己留了一个后手。

东南亚那地方虽然没有欧美看起来高大上,可只要有钱有势,在那种地方占山为王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宋天卓也没自大到要占山为王,不过那种地方在他的计划里,慢慢发展的话,对于自己的阴私保密效果倒还是很有保证的。

宋天卓自认为追了蓝执盈这么些年,可蓝执盈居然一点回应都没有。本来如果蓝执盈继续做她的玉女,守身如玉,宋天卓也不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

可是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亲亲我我,宋天卓彻底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私下在东南亚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宋天卓想要带着蓝执盈一起‘离开’的心情就越发的控制不住了。

本来计划已经堪称完美了,不仅是设计绑架,还是偷渡的路线和打点好的蛇头,一切就等蓝执盈被绑过来了。

宋天卓还是很有信心,只要他能将蓝执盈带到东南亚,那么从此以后蓝执盈就真真正正的完全属于他一个人了。

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这一切在宋天卓心目中堪称完美的计划,却坏在了那么一个老鼠屎身上。

宋天卓狠狠的抓着身下的皮沙发,直到指甲在上面划出几条深深的划痕,心里最后一点戾气也终于被掩藏起来了。

现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再绑架蓝执盈是不可能了。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自己能保持实力,那么迟早有一天蓝执盈还是会属于自己的。

宋天卓嘴角扯出一个阴冷的笑容,舅家,宋氏,当然,还有那颗老鼠屎,自己都不会放过的。

宋天卓快速起身上了二楼书房,打开保险柜拿出里面珍藏的东西。

看着这些片刻间就能让宋氏大震动的东西,宋天卓眼神里越发的疯狂了。

顺手从保险柜里拿出一个老旧的诺基亚,还有一张在大街上随手买的从未使用过的电话卡。

插卡,开机,给那个心理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号码发了条短信,然后就不等对方回复就关机,抽掉卡片毁掉。

宋天卓对于现在这个年代的高科技还是很有信心的,欧美大片虽然很多时候有点夸大其词的感觉,但宋天卓也绝对不会抱着侥幸的心态留下任何把柄。

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这种黑道的事情,只要找到门路了,自然不愁事情找不到解决的方法。

吴轻诺已经被抓起来了,虽然因为真正的‘幕后黑手’还没落网,所以不能审判。

但是被关进拘留所,却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

而宋天卓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在临走之前,在吴轻诺还不敢咬自己一口的时候,将那颗老鼠屎彻底的摆平。

五万块,一条人命,要不然怎么能显示得出来那个女人的廉价呢。

宋天卓收拾好东西,连夜离开了他这栋‘众人皆知’的海滨别墅,住到了一个多年前购买的,没有任何人知道的小套间里。

今晚过后,就是宋天卓再次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日子了。

同一晚,沪城某看守所内。一场惊心动魄的血腥场面也正在上演着。

吴轻诺穿着看守所内的‘统一制服’,目光阴冷的盯着角落的地面。在被抓进来之前,吴轻诺身上所有的钱都转给了那个绑匪。

可惜那个没用的废物居然连给蓝执盈脸上划一刀这样的事情都没完成。

吴轻诺一边死死盯着那个角落,一边在心里咒骂着那些绑匪的无能。五十万就这么打了水漂,对于吴轻诺这种就算被人包养可弄钱也不容易的人来说,简直不下于在心口狠狠的挖了一刀。

看守所的房间总是不够用,吴轻诺这个房间里就关了不下二十人。虽然都是女人,但是和皮白肤嫩一脸桃花像的吴轻诺比起来,周围那一群说是膀大腰圆的女汉子都不为过。

吴轻诺感受着那一道道贼眉鼠眼的目光,还有一道道或轻视或恶毒的探查,视线越发的离不开那个角落了。

现在的处境,在吴轻诺看来,简直就像是一个公主掉在一群乞丐女之间。光是闻着那些女人身上的味道,就让吴轻诺想吐。

可吴轻诺也没傻到在这种时候摆架子,一边安慰着自己不和这群人计较,一边等着宋天卓救自己。

吴轻诺知道宋天卓对自己没有什么情爱,可光凭自己知道宋天卓那么多阴私的事情,吴轻诺就不担心宋天卓敢不把自己救出去。

吴轻诺的思绪正沉浸在马上就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的妄想之中,突然,房间里变得寂静了起来。

这种诡异的氛围,就算是吴轻诺也忍不住转头看了过去。

一个体重能超过两百五十斤,真正膀大腰圆,简直像座肉山一样的女人,和一个长的贼眉鼠眼一脸阴狠像的女人从门口通风最好的位置慢慢走了过来。

吴轻诺的心脏瞬间快速跳动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盈满心头。

在这种鬼地方,武器什么的就不要想了。可是看着那两个赤手空拳向自己走来的女人,吴轻诺却是感觉不到一点安全感。

本来就坐在通风效果最不好的地方,要不然也不可能没人打扰的能让她看着角落发呆了。

吴轻诺身体比大脑反应迅速了许多,快速站起来后退了几步,背部紧紧贴着墙壁,谨慎的看着那两个满脸恶意的女人。

这地方是没有武器,可这两个人要是真的想要做点什么的话,光是压也能压死自己。

这一瞬间,吴轻诺是真的怕了。

看着那两个人真的直勾勾的向着自己走来,吴轻诺再也没办法保持冷静的大喊起来。“你们想干嘛!”

吴轻诺的声音尖锐刺耳,可是平日里房间里一点大声都能引来的守卫,却是一点想要过来的意思都没有。

吴轻诺焦急的看着被一群看热闹的人堵着的门口方向,身子越发的向着角落里缩了过去。

“你们到底想干嘛!”

“嘿嘿,想干嘛?”瘦个子的女人一脸恶意的笑容,看着吴轻诺的眼神里的嘲讽简直掩饰不住。

“送你去你该去的地方。”

语毕,没给吴轻诺反应的机会,瘦个子的女人快速冲了过去,抓着吴轻诺的头发就将吴轻诺的脑袋狠狠向着墙壁砸了过去。

‘嗵’的一声,吴轻诺瞬间就被砸的头晕眼花。

一个身娇体弱被包养的女人,又怎么可能是这种常年混迹在底层的人的对手。

吴轻诺虽然奋力反抗,可是那脆弱的美甲甚至没在对方身上留下一道血痕就全部折断了。

吴轻诺恍惚的看着这个女人眼中凶狠的目光,一瞬间,一个可怕的念头充斥着她的心脏——这是要自己死啊!

蓝执盈?

几乎是在眨眼间,一个名字就跃上吴轻诺的心头。可几乎是在那个女人再次开口的同时,吴轻诺自己就排除了这个可能。

“要怪,只能怪你知道的太多了。”

“……”果然……

宋天卓!

人常说,最了解一个人的人,永远不是她的朋友,而是她的敌人。

吴轻诺仇恨蓝执盈所有的一切,也从不顾忌用最大的恶意去猜测那个女人。

可吴轻诺自己心里却比谁都清楚,这样的事情,不要说蓝执盈不会做了,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屑这么做。

害怕自己知道的太多,而不是嫌自己没有说的太多。

除了宋天卓那个心狠手辣想要彻底隐藏他的秘密的人,还能有谁呢?

‘嗵’的一声,当吴轻诺尖叫着被再次将脑袋砸到墙上之后,恐惧的冰冷感才真正的充斥了全身。

真的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