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9章 你有什么东西要给我?

第九章 你有什么东西要给我?

墨染院。

白衣女子垂着眼帘,秀眉微微拢起,仔仔细细地端详着手中的蓝色发带。

蓝烟拿着茶壶走到门口,见状,不由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了,小姐还是改不了这个习惯,只要一有心事,就会拿出这发带来看。也不知道这发带的主人究竟是何来历,竟让她念了这么多年……

“小姐,又有心事吗?”

“我……”苏紫染正要开口,就被夕暄火急火燎跑来的身影夺走了注意力,不由好笑,“夕暄,你就不能跟蓝烟学学吗?总是这个样子,以后还怎么嫁人?”

夕暄小脸一红:“小姐你就别拿我开涮了!”

“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事?”

“是小少爷!”闻言,苏紫染脸色一变,只听她继续道,“小少爷似乎是中毒了,现在昏迷不醒!”

夕暄话音未落,墨染院中却哪里还有苏紫染的影子?

蓝烟轻叹了一声。

小姐总是嘴硬心软,嘴里说着不想与赵姨娘有过多来往,心里却不知道多疼小少爷呢。

苏紫染大步流星地朝着赵姨娘的院子走去,双眉紧锁,脑中思绪纷乱。

刚踏入院子,正巧赵姨娘打开房门,看到她的瞬间,脸色大变:“你……你来干什么!”

苏紫染一诧。

这是什么反应?

“礼哲怎么样了?”

赵姨娘“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间的门,仿佛她就是那洪水猛兽一般吓人。

苏紫染蹙了蹙眉,眼波一转,顿时有种不好的设想在脑中盘旋,走到门口,也没敲门,就直接开门走了进去。

“你……”赵姨娘几乎要哭出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一脸哀求地看着她,“二小姐,妾身错了……妾身保证,礼哲他只是个孩子,他那么喜欢你,绝不会跟你争抢什么东西,求求你……二小姐,求求你放过他吧!”

果然!

“赵姨娘,你先起来。”苏紫染拧着眉头,赵姨娘却拼命地摇头:“不,二小姐,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赵姨娘,你真的觉得是我做的吗?”

一句话就让赵姨娘止了哭声,眼神茫然地看着她。

“赵姨娘因何怀疑是我做的?”

赵姨娘抿了抿唇,眼神闪烁:“礼哲他今日从二小姐那儿读书回来,就这样了……丫鬟说,礼哲吃了二小姐的糕点……”

“这样做对我有什么好处吗?”苏紫染走到她跟前将她拉起,眼神定定地看着她,“事情还这么巧发生在墨染院,莫不是我成心要告诉你,就是我下毒害了礼哲?”

“这……”赵姨娘略显迟疑。

苏紫染轻叹一声,软下了语气,安慰道:“礼哲是我的弟弟,与任何人无关,他只是我的弟弟。赵姨娘,这话,你可懂?”

赵姨娘一时怔了去:“二小姐……”

“至于这事是谁做的,不用我说了吧。”

“是……是齐环渊?……岂有此理!”赵姨娘愤愤地握紧了双拳,面露愠色,“我一定要去禀告老爷,让老爷……”

“有用吗?”苏紫染冷声打断,“没有证据的事,你以为爹会信你?你这么冒冒失失地去找爹,只会让他觉得你不但没能力照顾礼哲,还存了一颗妒妇之心空口诬赖当家主母。”

“难道就这么算了?”赵姨娘一脸不甘,愤愤绞着手中绣帕。

“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苏紫染扬唇一笑,“我早就跟你说过,要寻求庇护,是要靠脑子的。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快些解了礼哲的毒。”

赵姨娘听她这么一说,非但没有半分喜色,反而愈发的绝望。苏紫染眼神一闪,心中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迟疑道:“礼哲中的是什么毒?”

“大夫说……是明月楼的七步倒。”

苏紫染大惊。

明月楼,七步倒。

若是她找不到叶听风,此毒绝对无解。

“赵姨娘,礼哲中毒一事先别告诉爹,我去找解药。”

还未待赵姨娘反应过来,苏紫染身形一闪,片刻就不见了人影。赵姨娘垂泪看着她的背影,良久,嘴唇一翕一阖,说了句:“谢谢。”

出了宰相府的大门,苏紫染才意识到自己的任务有多艰巨。刚才只顾着让赵姨娘放心,可她能不能找到原来的路回去明月楼还是个问题。就算真被她找到了,若是崖下无人接应,她该如何下去?另外,叶听风与她不过一面之缘,若是不肯将解药给她又该怎么办?

艳阳高照,熟悉的景物让苏紫染看到了一丝希望。她快步走到崖边,冲着底下大喊:“叶听风……叶听风……”

毫无动静。

“叶听风……”

“楼主的名讳岂是你叫的!”一道清亮却带着怒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苏紫染一怔,缓缓转身,竟真是惜黛!

顿时有种天不长眼的感觉。

若是其他人还好说,虽然不认识她,可好歹能帮她通传一声,说不定叶听风就来见她了。可如今碰上这个女煞神,她会帮自己才怪呢!

“惜黛……”

“楼主不在。”

苏紫染无奈地抚额。

她就知道这女人会这样。但凡是个想靠近叶听风的女人,她都会是这个反应吧?

“我有东西要给你们楼主。”

惜黛半点犹豫也不曾有,口气强硬地道:“给我就行了,我帮你转交。”

“不行,是很重要的东西……”苏紫染不依,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答应过,一定要亲自给他!”

惜黛又是一脸愤恨地盯着她,但冰冷的神色总算出现了一丝裂缝,仿佛是在思考她话中的真实性。半响,就在苏紫染以为她会同意的时候,她却冷哼一声:“若是随便来个人说有东西要给楼主,我都随随便便地带她进了明月楼,那楼主岂不是忙死了?”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让我见了?”苏紫染勾了勾唇,面色却比惜黛更冷,“那就算了,东西我也不给了。若是你们楼主怪罪下来,反正也不是我的问题。”

说罢,她也不等惜黛回答,头也不回地走了。

惜黛的身形一动,差点就拦下了她,可又不想就这么认输。眼看着苏紫染一步一步地离开,天人交战之下,她还是没有将人留住。可回到明月楼之后,却怎么想都不好。万一那女人真的有东西要给楼主呢?若是因为自己耽误了什么大事,楼主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

万般挣扎之后,惜黛还是走到了明月楼的书房。

男人一身宽大的白色锦袍,金色祥云勾边,领口处针线繁复堆砌,衬得他气势非凡。听惜黛汇报完适才崖上发生的事,他始终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惜黛无法从他的神色中判别出一丝端倪,只好小心翼翼地问道:“楼主,她真的有东西要给你吗?”

良久,男人菲薄的唇瓣终于动了动:“以后若是她找我,就直接带她下来。”

惜黛身躯一晃。

男人却像没有看到一样,径直起身,“吱呀”一声推门,不一会儿就没了人影。

苏紫染走在回去的路上,一颗心始终高高地悬着。

她在赌。

她知道若是跟惜黛纠缠下去,一定不会有结果,所以她走了。她赌惜黛不敢不将此事禀告给叶听风。可若是那女人真的鬼迷心窍了怎么办?

“你有什么东西要给我?”

磁性的男音在背后响起,苏紫染终于松了一口气,高扬着唇角转过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