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0章 这叫什么办法啊!

第二十章 这叫什么办法啊!

只是君洛萧的话,还有后半句:“老太君一生为国为民,此番走得如此突然,本王甚是感伤,这才趁着今日无事前来看看相爷,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太子。”他顿了顿,忽而一笑,刚毅紧绷的脸部线条立刻呈现出一种柔和的美感:“太子果然忧国忧民,连老太君留下的苏家军都不忘替她老人家管制,实乃天阙之福。”

君洛羽皱了皱眉,觉得这话听在耳朵里实在不舒服,可八弟真诚的脸色又很难让人觉得这是讽刺之言,他只好淡淡地“恩”了一声,不予计较:“本宫只是想为相爷尽一份绵力,不敢当八弟这一句忧国忧民。”

“太子又何必谦虚?只是本王以为,太子此举虽无愧于天地,但毕竟人言可畏,若是有好事者知道太子帮助相爷管理苏家军,一定会借此大做文章。若是传到了父皇耳朵里,只怕不妥。所以本王以为,太子不如就在闲暇之时去看看苏家军的训练,此举必定会对他们起到很大的督促作用,如此,也算为相爷尽了一份心。但那兵符,太子却是万万拿不得。”

苏紫染听完就想笑,她原以为适才太子向她要兵符时的那番话就已经够冠冕堂皇的了,没想到这些生于皇家的,胡扯起来却是一个比一个强。就算太子依旧对兵符不死心,恐怕在良王的手下也是讨不了好。

接触到君洛羽暗示性的一瞥,苏陵川拧着眉头突然开口,神情显得有些凝重,“良王殿下,若是没有兵符,怕是苏家军不会听从号令。”

言下之意,是必须将兵符交给太子了!

苏紫染眼梢微微上挑,娇艳的红唇边敛出一丝瑰丽的笑意,却如那极北之地绵延千里的的冰天雪地,冷彻心骨。

君洛萧冷冷地递了他一眼:“难道相爷打算为了一己私欲,而陷太子于不义吗?”

声音不大,却沉缓有力,所述内容更是一字千斤重!

苏陵川哪里担得起这么大的罪名,眉目一凛,连忙沉着呼吸道:“老臣不敢,还请良王殿下明鉴。”

君洛羽紧紧地握起拳,手背上隐约可见青筋暴露,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八弟,相爷说话直了些,你莫与他计较。”

“本王只是为了太子的名声着想,也望太子莫怪。”

“八弟都是为了本宫,本宫又哪好怪罪?”话虽如此,他嘴角那抹嘲讽的弧度却显然诉说着他心里想的可不是这么回事!

苏紫染此时上前两步,眼波一转,娇俏笑道:“太子殿下,爹爹所说的问题根本不成问题……”见众人的视线都朝她看来,她嘴角扬得更高,继续道:“只要臣女这个兵符的持有者一声令下,还怕他们不听太子的话吗?”

君洛羽以为她这是要站在自己这边,面上一喜:“二小姐的意思是……”

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生怕她说出什么了不得的答案来。君洛萧的眉宇间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忧色。

苏紫染将他们的反应尽收眼底,浓而密的羽睫忽闪了几下,星眸中划过一道淡淡的流光,似烟波般浩渺浓幽,红唇微微张开:“明日臣女便去通知苏家军的统领,太子愿意亲自督导他们练兵,让他们切不可违背了太子的训练方式。”

众人心里一个咯噔。

这叫什么办法啊!

他们不约而同地去看君洛羽的反应,只见他嘴角的笑意僵住,面色铁青,双眼微微眯起,周身陡然涌现一股强烈的怒意。

苏紫染知道,哪怕她再装傻充愣,可她和太子的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一时间,厅中一片死寂。

此刻,甚至连苏琉年也看出了气氛很不对劲,动了动唇,却终是没敢开口。最终还是君洛萧轻声一笑,打破了这份诡异的沉默:“二小姐此法甚好,非但保住了太子的名声,还成全了太子那颗乐于助人的心,想必太子不会有任何异议。”

君洛羽凉飕飕地睇了他一眼,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八弟所言极是。”说罢,他的视线又落回苏紫染身上,菲薄的唇瓣缓缓勾起,与方才怒气横生的模样完全是两个人,唯有眸中冷色依旧,戏谑的声音响起:“传闻二小姐无才无德无貌,依本宫看来,传闻确实不可尽信。”

“太子说得没错,传闻虽不可不信,却也不可尽信。”

既然被看出来了,她索性也就不装了,累得慌。

君洛羽哼了一声,拂了拂袖袍站起身来,大步流行地往外走,头也不回:“行了,今日本宫就先回去了。若是哪天得空,会去看看苏家军的。”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太子走了……

太子竟就这么走了!

“恭送太子……”

苏琉月眸色微闪,冷冷地看了苏紫染一眼。若不是因为她,太子的心情也不会变得这么糟糕。若不是因为她,太子也不会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就离开。

不就是一块兵符么?

她一个女子,要这东西做什么?

很显然,她根本就是和自己过不去,这才不肯将兵符交予太子!

君洛羽这一走,君洛萧自然也没了留下的必要,只是他临出门口的时候,又顿住脚步,回头看着苏紫染,神色有些复杂,却是很善意地提醒了她一句:“二小姐,听闻最近京城不是很太平,若是二小姐没有什么要紧事,近期便不要出门了。”

苏紫染点了点头:“多谢良王殿下关心,臣女记下了。”

其实就算良王不说她也知道,太子此番没有得到兵符,定是对她这个罪魁祸首恨之入骨。哪怕不为那块兵符,仅仅为了他太子的面子,他也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地放过自己。

见君洛萧的身影淡出视线,苏琉年冷冷地哼了一声,朝她发难:“我说怎么那么嚣张呢,原来是仗着良王的袒护。只是没想到,良王的口味这般奇怪,竟会对你这种货色另眼相看。”

“有种你再说一遍。”清冷的话语没有一丝温度可言,苏紫染淡淡一眼扫去,却让苏琉年像是被摄了魂魄一般,当她回过神来,震怒地大吼:“本小姐还就偏偏不信,良王会为了你这貌不惊人的东西得罪太子殿下!”

“苏琉年,你没资格管我的事,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那本相有没有资格管你的事?”苏陵川意味不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苏紫染心底冷笑连连,面上却是宛若幽兰一般纯净乖顺的笑容:“女儿自是听从爹爹管教的。”

苏陵川眯了眯眼:“那本相让你将兵符交给太子,你为何不交?”

“因为老太君不让。”苏紫染垂着头,额前几根碎发自耳后滑落下来,她抿了抿唇角,一幅马上要哭出来的样子,“老太君说过,苏家军不会介入任何皇权之争,永远只作保家为民之用。”

苏陵川一怔,目光变得悠远深沉。

他想,不管这丫头有没有说谎,但她现在所说的,一定也是老太君的意思。

他疲惫地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吧……”

一边是太子,一边是逝去的母亲,他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