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3章 他是不是,也认出了她?

第二十三章 他是不是,也认出了她?

“蓝烟,待在这里别动!”苏紫染连忙制止了身旁正要出手的丫头,怕她不听,故作不耐地蹙了蹙眉,添了一句,“不要给我添乱。”

蓝烟眼睫一颤,硬生生地收回了自己已经迈出的腿。

苏紫染看了她一眼,心下有些不忍,可近在眼前的黑袍男人让她无暇顾及其他,连忙飞身出去迎战。下一秒,但见眼前寒光一闪,几把银色的小刀直直向她袭来,苏紫染不意此人出手如此迅捷,原本见他用萧控毒物,只当他是西域那边不精于武功的“毒人”,可眼下看来,此人的武学造诣也根本不在她之下。对付她这么一个“不会武功”的人竟要出动这般人物,看来那幕后之人是铁了心要让她命丧于此了!

这几把刀的来势极快,每把又都正中身体大穴,苏紫染不禁皱了皱眉,脸色微变。她自知无法将所有的刀刃全都躲过,哪怕真的被她险避过去,那黑袍男人也会趁着那当口行至眼前,给她致命一击。

无法,她只好侧身先躲过廉泉穴的那一刀,却不想短短一瞬的时间,黑袍男人又已数刀齐发,银光乍现于金色的日晖之下,刺得她双眼一疼,不得不眯起。如此,胸腹那一刀便恰好落在她的视线死角,眼看着无论如何也躲不过了,蓝烟大惊失色:“小姐小心啊……”

闻声,苏紫染大敢不妙,可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只听耳边几道劲风袭过,而那刺眼的强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正想看看是谁救了她,然视线还未来得及流转,毒蛇疾起,而她则猛地撞入一个坚硬的胸膛,伴随着萦绕在鼻息之间的,还有一股散着冷幽气息的淡淡龙涎香。

皇家之人?

苏紫染心中一凛,正待推开眼前这个白衣男子,黑袍男人却蓦地出声:“阁下是谁,为何在此多管闲事?”

“路见不平罢了。”白衣男子口气淡淡。

话音未落,他放开了环在她腰上的右手,转身看着那个一脸煞气的黑袍男人。同时刻,苏紫染眼波一转,注意到了他金镶玉带的精细腰间挂着一块血色玉佩,中央龙纹栩栩,边角处还隐隐透着一丝玉白的光泽,赫然是一朵梅花。

熟悉的记忆窜入脑海,她愕然地抬眸看他。

狭长的斜飞入鬓的长眉下是一双清澈而深幽的凤眼,璀璨若漫天繁星熠熠闪烁,却又像千年古潭一般隐着风波与沉寂。鼻梁高挺,薄唇微抿,刀削的下巴棱角分明,曲线优雅。一看望去,他似乎温文儒雅得不染世间尘埃,可若探析进他深沉的眸中,还是能感受到一股掩不去的王者之风,好似一把隐于刀鞘之中的绝世宝剑,含而不露。此刻,他身着一袭月白色锦缎华袍,如墨如瀑的长发用一根白玉簪拢于脑后,长身玉立,飘然出尘。

如画的眉眼,冠玉般的俊颜,同她记忆中那张小小的脸渐渐重叠……

苏紫染两眼怔怔,薄唇抑制不住地颤抖,破碎地呢喃出声:“君、洛、寒……”

君洛寒!

眼前这个白衣男子,竟是她朝思暮想、年年日日念在心间的君洛寒!

可他此刻的注意力全被黑袍男人吸引,全然没有听到她这一声细弱蚊蝇的呼唤。倒是蓝烟满脸急色地朝她跑了过来,仔仔细细地将她打量了一遍,直到确认她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才终于松了口气:“小姐,你没事就好了。”

苏紫染的眼神完全定格在那两个迎面站立的男人身上,只听黑袍男人沉着嗓子道:“本座劝你不要妨碍本座办事!”

“对你的事,我毫无兴趣。可她……”白色的袖袍轻轻一扬,灿若琉璃的凤眸朝她掠来,“我要了。”

苏紫染呼吸猛地一滞,他是不是,也认出了她?

“好大的口气!”黑袍男人厉声一喝,双眉陡然间凌厉锁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次祭出碧玉箫,只是不同先前的是,这一次,他没有吹起碧玉箫引来那些毒物,而是在萧尾处轻轻一按,刹那间,如同暴雨梨花一般细细密密的银针飞夺而来,速度之快,根本令人措手不及。

君洛寒眯了眯眼,似玉温润的俊脸上闪过一道凌厉的锋芒,菲薄的唇角冷冷一勾,似是在嗤笑对面的人有多渺小。

苏紫染原本还担心他躲不过这密集的银针,可看着这样的他,悬着的一颗心竟莫名地安定下来。仿佛只要他在,即便是泰山压顶,她也可以面不改色。

果然,下一秒,君洛寒广袖下的大掌一动,内力凝聚成风,朝着面前那成百上千的银针挥去。只刹那,那些银针便忽然调转了方向,回旋着朝那黑袍男人射去。

那人瞳孔骤然一敛,立刻闪身去避,碧玉箫再次扬起,却是为了挡它自身发出的暗器。黑袍男人堪堪躲过了最前面那一簇,随后涌上的那一波却是险避不及,刺入胸腔。他脸色骤变,猛地喷出一口黑血,只好迅速封住身体几个大穴,脚尖一点,飞身上了屋顶。

他狠厉地道:“今日之事,本座一定不会善罢甘休,阁下好自为之!”

话音未落,屋顶上已不见了黑袍男人的踪影。

苏紫染抿了抿唇,几步走到君洛寒面前,袖中的小手紧握成拳。

脑中想象过几千次与他重逢的场景,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今,他就站在她的面前,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男人淡淡地一挑眉梢,似是不经意地问道:“姑娘刚才用了什么,竟能逼退那些毒物?”

姑娘?

他竟叫她姑娘?

苏紫染愣愣地看了他几秒,这个男人,就像是不认识她一样。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动了动唇,从咽喉深处挤出一句:“我……叫苏紫染……”

同时刻,她分明从男人的脸上看到一闪而过的愕然。

不知道她为何要在这当口说自己的名字吗?

她弯了弯唇,嘴角流出几许苦涩与自嘲。

看来,这些年所有的回忆完全是她的一厢情愿,这个男人,根本就不记得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