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6章 我怎么会骗我的阿紫呢?

第二十六章 我怎么会骗我的阿紫呢?

对面的女子眼睛有些不自然地闪烁了一下。明明只是个名字罢了,这男人却非要用这么暧昧的调调说来,让她此刻连自己的名字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闷了半响,她才说道:“苏紫染。”

“苏、紫、染?”雪炎一字一顿地将她的名字念了一遍,嘴角玩味的笑容甚至让人觉得没有什么事能够如得了他的眼,只是那双晶亮的黑眸中透出的的神色却又分明是那么真诚,“我记下了。”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么?”

“急什么,我现在有些饿了,不如……”

低沉的尾音缓缓上挑,与其说他是暗示,不如说他就是明着坑她。偏偏此刻是她有求于人,还不好发作。苏紫染无奈地抚了抚额,觉得自己摊上这么个人也真是够了!

“走吧……”

她惜字如金,雪炎的眸子却登时一亮,若不是他身上着的是锦袍华服,苏紫染真的要怀疑这人是几天几夜没吃过饭了。

雪炎跟在她的身后走着,似乎对什么东西都有兴趣的样子,一路上左顾右盼,惹来一片狂蜂浪蝶的艳羡惊呼。他却非但不知收敛,反而勾着一抹邪魅的笑靥,不知俘获了多少少女芳心。

“公子可是喜欢这支玉钗?”

闻得身后不知道哪位小贩的声音,苏紫染知道那个男人又不知道看上了什么,只得顿住脚步,回过头去等他。谁知她甫一转身,眼前墨蓝色锦袍扬起,遮挡了她看着他的视线,带起一阵轻风拂过她的额际,而后发髻被人碰了碰,极轻,却让她蓦地颊染红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四周便爆出一阵嬉笑呐喊之声。

“送你的……”面前的男人笑道。

“小姐可真是好福气,瞧瞧这位公子对你多好呀……”一旁卖玉簪的大婶儿笑得春风满面,还不忘推销自己的生意,“小姐戴上我这支玉簪之后,衬得那可叫一个肤若凝脂、美艳不可方物啊!”

苏紫染嘴角尴尬地一抽,要是一支玉簪就能把她这个“丑女”衬得美艳不可方物,那现代的整容技术可算是白发展了。她扬手就抽了头上的钗子,这才看到手中玉钗的色泽,似乎是血玉所制,握在手中还有一种暖润的手感。虽然她对这些玉器没什么深入的研究,可眼前这支钗倒真不像是这种路边小摊能找出来的东西,不由心中讶然。可即便如此,也不能成为她接受这玉钗的理由。

“大娘,对不起,这玉钗我不要。”

“小姐这是为何呀!我这可是上好的血玉钗啊!”那大婶儿一听送上门儿的生意就这么跑了,当然不肯干,“就算小姐不看在我这老婆子的份儿上,也得看在这位公子的一片痴心上接受了这玉钗啊!”

就是看在是这人送的份上她才不能接受啊!

苏紫染撇了撇嘴,阴测测地白了一眼身旁的始作俑者。

“大娘,我真的不能要。”生怕这人再做纠缠,她说完就立刻转了身,根本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

男人似乎若有似无地叹了口气:“她不要,我便要了吧,待往后……”后面的话,她走得太远,已经听不太清。

男人加快脚步跟了上来,苏紫染暗暗咬牙,不知翻了多少个白眼。这人也不知道发的什么疯,明明才认识那么一会儿,竟无缘无故送她这种小情侣用来定情的东西!

好不容易到了京城最大的酒楼天香楼,她赶紧跟老板要了一间雅间,也不管身后的人有没有跟上,脚下生了风似的跟着小二一路向前,终于走进了一间布置淡雅却高贵的房里。

小二见苏紫染走在前头,只当她的身份更高贵些,热情招呼道:“两位客官要点什么?”

“问他。”苏紫染指了指对面堪堪坐定的男人。

雪炎也不与她客气,对着小二微微一笑:“把你们这儿最贵最好的都来一盘儿。”

虽说天香楼的人都是见惯了大世面的,可碰上这么个玉树临风又出手阔绰的主儿,小二还是免不了眉开眼笑:“好嘞,还请二位稍作休息,饭菜马上就好。”

小二走后,苏紫染凉飕飕地瞟了他一眼。

雪炎眉梢微微一挑,含笑而视:“阿紫怎的这般看我?莫不是受宠若惊?”

苏紫染差点没被他那句“阿紫”惊得飙血。这辈子她最亲的人便是娘亲和老太君,可她们也不过是叫自己“紫染”,眼前这男人真不愧是个特立独行的,连给她的昵称都这么……“有水准”!

他自顾自地说着,竟还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其实阿紫不必如此,今日也算是我第一天与阿紫你正式相交,好好地请你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什么叫正式相交?

莫不是还有不正式的不成?

苏紫染撇了撇嘴,倒是没想到他说要吃饭却是他自己掏钱,倒是让她不好意思起来:“是你帮我忙,哪儿好再让你请我吃饭?”

“若是阿紫过意不去,我们大可再约个时间换你请我。”

“……”

“对了,关于哮喘,阿紫究竟有何事需我解惑?”

见他终于提到重点上,苏紫染面色稍霁:“你知不知道,在怎么样的情况下,可以使一个哮喘病人呈现自然死亡的现象?”

雪炎唇畔笑容不减,似乎这种问题根本难不倒他:“这个简单,服了红莲雪再辅以银针刺入承灵穴,哪怕不是哮喘病人,也可呈现哮喘死亡的症状。”

“红莲雪?”苏紫染心里一惊,即便是苏陵川也不一定能求到的奇药,齐环渊如何能有?为了加害老太君,那个女人究竟花费了多大的心思、计划了多少年!她犹自不信地喃喃:“难道……就没有什么别的药物可以代替红莲雪吗?”

“不过是区区红莲雪,阿紫这般惊讶做什么?”他云淡风轻地微微摇头,低敛的凤眸中却划过一道精光,只是快得让人根本捕捉不到,“若是你喜欢,我送你几株便是。”

苏紫染险些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区区红莲雪?

还送她几株?

这个突然出现的奇怪男人,似乎根本不知钱为何物。可即便如此,她也只当他是个纨绔的富家子弟,却没想到红莲雪在他眼中竟是如此不值钱?这样看来,他的权势地位应该都在苏陵川之上,莫不是哪个王府的小祖宗?

“你真的要送我?”

他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我怎么会骗我的阿紫呢?”

苏紫染面色一瘫。

从“姑娘”变成“阿紫”她也认了,可什么时候又晋升为他的“阿紫”了?